第250章 潛入

    一塊兩人高的巨石被拉瓦比從山崖之上推落,同時維薇爾一方除她以外的四人加上康古倫全都選擇了正面出現在基地之前。

    從右十三的口中,阿伊爾還得到了最後三點十分重要的信息。

    一是不要試圖和基地之中的人進行談判,基地中一切事宜都是由“父親”決定的,而這個領導者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基地中的人一致對外,從右七當時要抹殺阿伊爾他們以保守基地的秘密就可以看出他們的行事風格。

    二是基地中的實力分部,右七的實力可以排進前三,但他卻是前三中最弱的那一個。右十二的實力排名第二,而最強的右二卻在接受實驗,一旦實驗成功他就能夠接納整個“黑色山羊”的力量,從而獲得右零這一稱謂。

    最後一點就是實驗場所的所在,也是掌管基地一切的“父親”的所在——進行最終實驗的那一大片空地,這段時間“父親”和右一右二一直待在那里。

    “只需要制造出騷亂,然後把人引來就好了對吧。”拉瓦比將自己手邊的一塊石頭拋出打在一名沖來的異獸種身上,最後一遍向康古倫問道。

    康古倫點了點頭,拉瓦比等人已經從探索南安峽谷南麓的向導隊,完美的蛻變為給阿伊爾打下手的了。這一切都要歸功于他們那貪財好色的花痴領隊,哪怕這種闖入別人營地的危急時刻維薇爾也依舊跟在阿伊爾身邊。

    或許跟在阿伊爾的身邊是最安全的也說不準。

    異獸種們源源不斷的從各處涌了出來,除了極少數的人類偏獸化的異獸種,大多數都是獸類偏人化的異獸種。不知不覺就湊齊了二十多數,這里的護衛隊是三十多人的總量,由右字編號的一些異獸種和接受實驗失敗卻本身擁有不俗實力的異獸種組成。

    其中還夾雜著少量人類偏獸化,或者說是左字編號開頭的,這便是基地護衛隊的全部成員了。

    這樣的護衛隊對于誤入這片區域的野獸具有極大的殺傷力,但是對于闖入的這些外來者則顯得有些經驗不足。

    “差不多都吸引過來了,咱們也該撤退了……”拉瓦比看著圍過來的異獸種們,跟自己身旁的康古倫商量道。

    “還不行,得把他們的視線更往這邊吸引一些才行,這樣才沒保證阿勇士和你們的領頭能夠趁亂混進去。”阿伊爾在康古倫心中的地位不知不覺又提升了一個檔次,所以這個分外耿直的漢子直接沖去了人群中,來為阿伊爾和維薇爾爭取時間。

    “真是瘋了。”拉瓦比冷哼一聲,這樣直接沖去敵人的包圍中無疑自尋死路,但是他除了冷哼一聲卻沒有後退,而是緊隨著康古倫沖去敵人的包圍里。

    這個家伙莫名的跟康古倫較上了勁。同樣是來給人幫忙的,我們團隊的人一定別你這個木訥的大塊頭要強。

    于是乎,一場混戰就開始了。憑借拉瓦比和康古倫幾人完全戰勝基地的這一支護衛隊並不可能,但是他們確確實實做到了吸引視線,這便給在這處深谷裂縫懸崖上的兩人爭取了時間。

    “我說,你沒問題吧?”阿伊爾在岩壁上攀岩行進,他的手掌加持著魔力,手指像是鋒利的刀子般能夠輕易的刺入岩壁之中。這樣行進起來方便快捷,如果沒有這唯一的一個麻煩的話……

    維薇爾緊緊抱著阿伊爾的脖子吊在他的身後,這個小姑娘臉色煞白煞白的,緊閉著雙眼不敢睜開絲毫。很明顯,她恐高了。

    “要不,你先去外面等我一會兒,我應該很快就能解決完。”阿伊爾提議道,但是立馬便被維薇爾給打斷。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維薇爾的腦袋搖的像是個撥浪鼓,“說好了來給你幫忙的,怎麼能讓你一個人去那麼危險的地方,我必須跟著一起去,誰讓你是有錢的雇主呢。”

    說著,維薇爾悄咪咪的睜了一下眼楮,但是當她看到自己懸空的腳掌距離地面的距離時,她又立馬閉上了眼,同時更摟緊了阿伊爾的脖子幾分。

    阿伊爾暗自搖頭,在心里默默說道︰“算了,隨她吧。”

    就這樣,阿伊爾的身上掛著這麼一個樹袋熊似的怎麼勸也勸不走的丫頭,一步一步的往基地內部挪去。

    在右十三離開之前給了阿伊爾那片最終研究的空地的精確位置,如果從岩壁之上行走,就可以避開地上的各處崗哨和錯綜復雜的各處通道,是行進到那里最為快速的一個方式。

    就在阿伊爾背著維薇爾在岩壁之上挪動著的時候,一個人影突然出現在阿伊爾的感知中,伴隨著人影出現的還有一道凌厲的氣刃和那道急促的破空聲。

    “抓緊了!”阿伊爾對著自己背後的維薇爾說了一聲,然後整個人松開岩壁向下滑去,下滑一段距離以後再重新抓住岩壁。

    一抬頭,在阿伊爾剛剛所在的岩壁位置,一道深深的切痕出現,看樣子對方的攻擊沒有絲毫留手的打算。

    “有點麻煩。”阿伊爾皺了皺眉頭,如果沒有背著維薇爾,他可以直接開啟金甲流防御術硬抗過對方的攻擊。但是現在他卻不得不一邊躲避對方的攻擊一邊思考應敵的對策,掛在岩壁之上戰斗太被動了。

    “咻咻。”

    又是兩道破空聲響起,阿伊爾在躲避過對方攻擊的時候,也終于是看清了對方的長相。

    “壁虎?”

    一只巨大的壁虎趴在阿伊爾頭頂上的岩壁之上,他的那張大嘴鼓鼓囊囊的,時不時還蠕動幾下,就像在咀嚼著什麼東西。

    “壁虎,什麼壁虎啊?”听到阿伊爾的自言自語,維薇爾睜開了眼楮往上一看,隨後這位世界觀收到沖擊的姑娘又叫了起來。

    “啊,阿伊爾,他他他……他也是那什麼異獸種嗎,怎麼看都像是普通野獸啊。這只是一只壁虎長得特別大而已吧?”

    “嗯?”阿伊爾這時候才突然意識到,最初出現在自己感知中的是一個人形的敵人,這只壁虎顯然和那個身影對不上。

    就在這時,那只壁虎的嘴巴一張,一大口綠色還冒著熱氣的粘液就從他的口中被吐了出來。

    腐蝕性極強,阿伊爾第一眼看到那一大口粘液的時候就意識到了這一點。雙腳在岩壁上一蹬阿伊爾就背著維薇爾向一側閃去,而就是這個時候,兩道急促的破空聲重新出現,那個人形的敵人也重新進去了阿伊爾的感知之中。

    “這下是真的麻煩了,避不開了啊。”

    ……

    右一听著入口外那越發嘈雜混亂的聲音,正猶豫著要不要出去看看,一只手掌就排在了他的肩膀上。

    “怎麼了,在看些什麼?”

    右一轉過頭來,看到的是那張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臉龐,干瘦卻稜角分明,灰白的頭發和黑色的頭發像一叢亂糟糟的雜草一般生長在一起。

    莫亞特•多拉格,這個基地的主人,也是右十三口中的“父親”。

    “沒什麼?”右一搖了搖頭,“有些敏感過度了,總感覺要發生什麼不太好的事情。”

    “確實啊,這次的動靜有些大了。”莫亞特揉了揉自己發白的一縷發絲︰“不過右十二已經去了,局勢應該就可以穩定下來了,來吧,先進行今天的實驗吧,這頭東西又快要醒了。在他醒來之前,看看咱們的小寶貝能把他吞下去多少吧。”

    “黑色山羊”像是睡著了一般安靜的站在那里,粗壯的鐵鏈正封鎖著他。而在他那漆黑的肚皮底下,正有著一只同樣被粗壯鐵鏈封鎖著的蜥蜴人。

    莫亞特走過去輕輕拍了拍似乎也在睡覺的蜥蜴人的腦袋,對他說道︰“要開始實驗了,準備好了嗎,右二?”

    蜥蜴人微微抬首,睜開他那雙猩紅的眼眸,嘴里說道︰“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