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戰“黑色山羊”

    “很不錯的故事。”听到這里,阿伊爾深吸一口氣之後給了右一一個這樣的評價。

    右一所說的一切,對于阿伊爾來說確實更像是一個精彩的故事,人類與巨龍或者是與其他種族之間的往事糾纏根本算不到阿伊爾的頭上,畢竟已經過了起碼一千年之久了。

    阿伊爾會對這件事情感興趣,如果未來有機會或者時間的話,他可能也會嘗試研究一下這方面的歷史。當然,也只是嘗試一下,眼下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無關人類、異獸種或者巨龍族那些不知名種族的命運,只關乎一個人,他的朋友——左零。

    “你話應該還沒有說完對吧。”因為說完前面的那些話,右一就陷入了沉默,不過他想要表達的意思已經呼之欲出了。

    如果人類和異獸種是源自同一種族,只是因為一些特殊原因造成了這樣的分歧,如果這一點能夠證明的話,那麼會極大的緩和一些地區人類和異獸種之間的關系。甚至隨著探索、研究的深入,異獸種重新變回人類也是存在可能的。

    當然,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建立在那個推斷是正確的基礎上。如果七百余年前的那名學者的推斷有誤,那麼右一所追求的一切都只是一場泡沫般易破的夢幻,眨眼間就會一無所有,一丁點痕跡都不會留下。

    “沿著這條線索,我們七個人踏上了旅程。”右一再次開口,“這段旅程很是嚴峻,因為長時間的地域分割,貿然前往一個別的地界會很危險,不過我們不怕這個。”

    “在旅途開始後的第四年,我最後一名同伴也死掉了,死在了一個雨後的山路上。山體出現了滑坡,大量的泥沙石塊貼著我的後背砸下,把我身後的最後一名伙伴給活埋了。”

    “在那之後我便心灰意冷,盡管旅途還是繼續了下去,但是總覺得沒有了方向。就在我快要放棄的時候,我遇到了莫亞特,在一段時間的相處之後,我把我的一切都和盤托出,在我的了解中,憑他那種偏執的性格絕對會對我所追尋的事情感興趣。”

    “之後,我們的合作就開始了,盡管出發點和目的可能都不盡相同,但是過程起碼我們能夠一起努力。”右一突然又開始啜泣起來。

    “左零,那個孩子的誕生讓我真正看到了希望,兩名異獸種的孩子是一個完完整整的人類。在發現這個東西之前,那個孩子就是我的全部了。”

    說著右一的視線看過去,一大團黑色的物質正在不斷的聚集涌起。

    “這個東西跟左零有關嗎,跟你追求的東西有關嗎?”阿伊爾邁開步子朝正在“復甦”的“黑色山羊”走去。

    “左零出生之時周身就滿是那些黑色能量,那些能量伴隨著他遲來的第一聲啼哭全都收縮到了他的身體里。”

    “隨著其余異獸種的身體研究,發現凡事異獸種,都會存在這樣一種同源的力量,只是存在量的多少罷了。除了這個怪物是這種能量的混合體,還沒有任何一名異獸種所擁有的這種能量的總量勝過左零。”

    听完右一的話語,阿伊爾嘴角勾起一絲微笑︰“看樣子,這次應該是找對東西了。”

    “喂,右一。”阿伊爾回頭對著右一呼喊了一聲,然後說道︰“你知道我進入‘那個地方’之後見到了什麼嗎?”

    阿伊爾的話語一下子吸引了右一的全部注意力,那是他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想要知道的。

    “那里什麼都沒有,擁有的只有無窮的黑暗。不過相信我,那里絕對是一個奇跡之地,一定。”

    話音落下,阿伊爾周身魔力光芒閃動,他一躍而起直撲已經重新聚集了不少的“黑色山羊。”

    “絕對是一個奇跡之地嗎。”右一輕輕念叨著這句話,“算是個不錯的答案。”

    “哇啊啊啊,阿伊爾啊!”

    維薇爾的驚叫傳來,右一才注意到此刻的阿伊爾去干了什麼。

    阿伊爾直撲“黑色山羊”而去,那團已經凝聚了不少體積的黑色物質立即浮現一個頭顱,山羊的腦袋朝著空中的阿伊爾狠狠咬來。

    “那個家伙瘋了嗎!他先前才剛被吞掉過,天大的運氣讓他逃了出來,他竟然主動去招惹那個怪物!”

    右一對于阿伊爾這樣的自殺性行為根本難以理解,只是阿伊爾的行為真的是自殺性的襲擊嗎?

    金色的魔力在阿伊爾的周身浮現,“強者姿態”全力開啟,他體內的魔力源瘋狂運轉。不過,不同的是這一次他運轉的不再是一個,而是兩個完完整整的魔力源。

    阿伊爾不會空口稱呼那個地界為奇跡之地,只會是真真切切的發生過奇跡,阿伊爾才會這樣稱呼那里。而在阿伊爾身上所發生的奇跡,就是那破損的魔力源竟然恢復如初。

    世間罕有力量能夠做到這一點,起碼在阿伊爾和絕大多數人的認知中便是如此。能夠做到這一點的,恐怕唯有神跡。

    魔力源已經恢復如初,但是其中所存在的魔力空洞卻不是那麼容易彌補的,那龐大的魔力量需要漫長的時間或者足夠的魔力水晶來補充。

    不過幸運的是,阿伊爾連這一點也不需要擔心,他的體內存在著另外一股力量可以幫助他彌補這份空缺。

    仁加哈爾的力量悉數催動,阿伊爾的體表泛起青色的光芒,這些光芒隨之快速轉變為金色。

    兩個魔力源同時催動,大量的魔力翻涌不息,現在的阿伊爾前所未有的強大,比以往他任何時候都要強大。

    “黑色山羊”重新凝聚出來的腦袋已經來到阿伊爾的近前,阿伊爾手中的鐵劍隨意劈下,原本能夠輕易餃住他鐵劍的黑色頭顱,就被他這樣給劈開了。

    斷裂的頭顱炸裂來成為一團團黑色能量向四周濺去,跌落在地上的“泥沼”中再重新向中心靠攏。

    “‘黑色山羊’……被劈開了?”右一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在他的記憶中,這個巨大的怪物除了利用莫亞特的辦法使其安靜以外,沒有任何一個人或者一個團隊能夠將其擊敗。或者說連擊破他的表層都很難做到,它的身體是由大量不祥魔力組成的,一般的魔力攻擊都會被其吞噬掉。

    而現在,阿伊爾就做到了先前從未有人做到的一點。

    更多的頭顱開始被凝聚出來,同時“黑色山羊”收縮的速度更快了,地上的黑色物質不斷的向它的中心靠攏凝聚,看樣子這個混沌的怪物也感到了眼前這個男人的不同尋常,它感受到了危機!

    十數個黑色頭顱吼叫著朝阿伊爾沖來,不遠處的右一和維薇爾因為它們的吼叫聲痛苦的捂著耳朵,微躬下了身子。

    “黑色山羊”打算故技重施,它要將阿伊爾再次吞噬一邊,或者是直接撕碎。

    “魔力攻擊技•花散華。”

    面對著襲來的數多頭顱,阿伊爾手中的鐵劍連揮,一個個光點化為一道道光線,它們彼此間相互踫撞在空中構建了一張巨大的網,這張網將那十數個“黑色山羊”的腦袋包裹,然後切成了粉碎。

    阿伊爾落地,腳掌重重的踏在“黑色山羊”還未凝聚出形狀的身子上。如果這個怪物有痛苦神經的話,這一下肯定也不會好受。

    在自己的十多個腦袋被切成碎片以後“黑色山羊”更加瘋狂,它收縮的速度更為迅速。

    “怎麼,害怕了嗎大家伙?”阿伊爾將劍尖刺入“黑色山羊”的軀體上,劍尖上的魔力爆開,一個巨大的空洞便出現在這漆黑的軀體之上。

    “黑色山羊”不再凝聚出新的頭顱,它開始組織自己的身體進行反擊,一波又一波的黑色物質像是海浪般向阿伊爾襲來。不過每一波都在侵襲到自身之前,被阿伊爾恰到好處的用劍斬開。

    一連串的攻擊全都沒有奏效,這個本就理智不足的怪物——“黑色山羊”徹底發狂了,它涌動起自己的全部身體從四周升騰上半空,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口袋一般,將避無可避的阿伊爾直接吞入腹中。

    “阿伊……”

    “喂,阿伊爾!”

    維薇爾呼喊出聲,但是她的聲音還沒完全落下就被另一個更加雄渾的聲音給壓了下去。

    哪怕是在這樣的慌亂中,維薇爾也不禁詫異的看向那只棕毛大熊,右一莫名的關心起了阿伊爾。

    “黑色山羊”將阿伊爾吞入腹中之後他的身軀就開始戰栗,先前它也有過類似的顫抖,不過那是在阿伊爾的逼迫之下。與現在相比更像是慌張、恐懼,現在的是喜悅,消滅敵人的喜悅。

    不過很快,它的這份喜悅也就戛然而止了。

    巨大的金色光束直沖天際,“黑色山羊”的身體就像是一個被撕破的布袋,伴隨著悲鳴散向四周。

    一個渾身閃爍著金色光芒的男人從其中走出。

    “龍牙擊。”阿伊爾的嘴里輕輕念叨著。

    絕對的實力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