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騎盟會”

    在普亞王國邊境處的一座小鎮,這一日的清晨天色才剛蒙蒙發亮,早起的人們就被一個奇怪的事物完全吸引住了視線。

    一個巨大的木質推車在地上緩緩行進著,拉車的足足有八匹高大的磷甲馬,在推車周圍護衛著一整隊的騎士,他們盔甲的胸口處都有著星芒騎士團的標識。

    而在那推車之上,一個巨大的有著好幾個腦袋的黑色怪物安靜的站在那里,它的身上纏繞著一些成人手臂粗細的金色魔力鎖鏈,不過與它那龐大的體型相比就顯得太過于渺小了。

    阿伊爾和甘利古美跟在這一支隊伍的後面。再跟維薇爾、康古倫等人道別之後,阿伊爾一行人即刻踏上了征程。

    “星屑”的成員協助阿伊爾打造了這樣一輛大推車,將“黑色山羊”轉移到了這上面,經過數日的行程,這一支隊伍終于來到了普亞王國的境內。

    “接下來咱們需要繞一個大彎,要盡量避開任何一處人口密集的請看。阿伊爾閣下請看,這條路線就是經過推算後的最佳路線了。”在阿伊爾的身側站著一名手拿地圖的男人,這名男人就是精銳部隊“星屑”的隊長——貝格穆瓦。

    阿伊爾低頭看地圖上那一條歪七扭八的紅線,皺了皺眉頭︰“怎麼這麼繞,這樣下去時間來得及嗎?”

    阿伊爾口中所說的時間是讓“黑色山羊”能夠保持安靜的時間,這一路上右一也與阿伊爾他們一行人同行,有他在可以隨時對“黑色山羊”進行一定程度上的“安撫”。

    只是右一身上所攜帶的藥劑十分有限,最終如何救治左零也需要從“黑色山羊”的身上下功夫,那時候也要盡量保持它的冷靜。如果在這個基礎之上再在路上浪費大量時間,情況會變得越發嚴峻起來。

    貝格穆瓦欲言又止,然後湊到阿伊爾的身前輕聲說了一句︰“阿伊爾閣下,請你跟我找到一旁來。”

    此時阿伊爾他們的隊伍已經離開了那座小鎮,貝格穆瓦拉著阿伊爾來到路旁的一處偏僻地方。

    “阿伊爾閣下,這並非是唯一的路線,事實上原本推算的路線要比這個短上一半還多,只是……”

    “只是什麼?”阿伊爾分外疑惑。

    “只是團長給我傳達了命令,讓我們的隊伍盡量在外面兜一兜圈子,晚些時間再進入卡洛梅伊。”

    ……

    普亞王國的權力系統很奇怪,統治著整個國家的卡洛內家族擁有著政治、外交、軍事方面的全部權力,卻唯獨沒有對自己國家首都的掌控權,如果不是存在著一定程度上的授權,王族——卡洛內家連卡洛梅伊城內任何一個衛兵都無法調動。

    卡洛梅伊城內所有的官方武裝力量,上至各大騎士團的團長,下至一名看守城門的守衛,所有的人都隸屬于一個組織或者說是機構——騎士總盟。

    能夠決定調動全國軍隊的王族無法調動卡洛梅伊城內的任何一支武裝力量,能夠決定國境開放以及戰爭與外交的王族同樣也無法決定卡洛梅伊的城門開放,人員進出,以及騎士團之間的“戰爭”。

    這樣的奇特情境是在一個事件之後造成的,但是王族暫時沒有辦法改變這個局面,畢竟在這個充滿魔力的世界里,個人與個人之間有著絕對巨大的差距。卡洛內家可不想因為一些無聊的事情,失去普亞王國里最頂尖武裝集團的支持。

    而後今天,在騎士聖殿總部的最大一座宮殿里,這里是騎士總盟的總部所在,在這宮殿中的一座會議室中,幾個人正在爭執不休。

    “不行,絕對不行!不能就這麼放任你們把這樣一個巨大的威脅帶回卡洛梅伊!”尼特萊恩大力的排著自己身前的桌子,那堅硬的白色大理石桌被他拍的嗡嗡作響,似乎隨時就要崩塌了一般。這個男人哪怕只剩下獨臂氣勢也依舊那麼十足。

    “尼特萊恩閣下,這件事可不是你一個人就能夠決定的,如果你一個人就做的了主,咱們這個會議也就沒有召開的必要了。”杜蘭德輕描淡寫的懟了回去,今天的會議場上,星芒和銀輝之間的火藥味依舊很濃。

    “安萊瓦訥先生,他們這是在吵什麼?”一名看起來青年模樣的年輕騎士向自己身側的安萊瓦訥出聲詢問道。

    安萊瓦訥側了側頭,看了對方一眼後說道︰“怎麼,今天換你來充數了。沒什麼,就是星芒的人想要把前些年從王都里趕走的那個大怪物給迎接回來,而銀輝的人強烈反對罷了。”

    “誒,大怪物?什麼大怪物?”那名模樣年輕的騎士看起來對此很感興趣。

    “沒什麼。”安萊瓦訥把雙手放在腦後枕著,兩只腳疊在一起放到桌上︰“就是前幾年有個叫‘黑色山羊’的怪物在王都大鬧了一場,之後就被星芒的團長尼飛蘭德給趕走了。”

    “哦哦,那個啊,那段時間我不在王都,但是還有所耳聞。”年輕騎士一副了然的模樣。

    “我做不了主,你也同樣無法做主。”尼特萊恩繼續拍著桌子,“既然是你們團長提出的建議,為什麼他到今天還不來會場。”

    “你們團長不也一樣沒有來到這里?”

    “這段時間‘惡鬼’舉動頻繁,我們團長正在致力于相關事宜的研究暫時抽不開身,但只要你們的蘭德團長來到會場,我們團長也一定會前來!”

    “別蘭德團長,蘭德副團長的叫,王都這里可是一個尼飛蘭德,一個杜蘭德。”杜蘭德糾正尼特萊恩的措辭,這句話也有可能是尼特萊恩故意說出來刺激他的。

    “這樣的會議已經進行了快要十天了嗎?”年輕的騎士忍不住再次開口向閉目養神的安萊瓦訥問道。

    “差不多吧,今天是第九天了。每天都差不多,跟菜市口的小販吵架一樣,麻煩死了。”

    “每天?”年輕的騎士突然對安萊瓦訥流露出同情的目光,然後小聲說道︰“安萊瓦訥先生每天都要過來嗎,那可真是太辛苦了。”

    听到這話,安萊瓦訥的眼楮睜開一條縫,看著那名年輕人說道︰“但也不是這麼說,我本來就整天無所事事的,所以這種充人數的會議根本逃不掉。弗藍崗托,既然成為了位號騎士就好好干,以後不要在這種無聊會議上浪費時間,雖然你現在是第十位,但是加油,爭取將來把我這個老家伙也趕下來,好讓我養老放松。”

    “不不不,這怎麼會。”弗藍崗托連連擺手︰“安萊瓦訥先生你也就大我不到十歲而已,你怎麼會老呢。我會努力的,我也有很多東西需要向前輩們學習!”

    “嗯。”安萊瓦訥從鼻子里半哼半嗯了一聲之後就不再理會他了,只剩下弗藍崗托在那里正襟危坐,看著兩大騎士團的副團長激烈爭吵著。

    普亞王國的騎士總盟有著絕對的自治權,而決定騎士總盟的決斷的是三方勢力。

    星芒騎士團、銀輝騎士團,以及騎士聖殿。

    三方分別負責各自的事宜,但是一些關乎王國利益與命運的較大事宜,一般都是通過三方以會議的形式決定的。

    星芒騎士團團長——尼飛蘭德,銀輝騎士團團長——班羅夫特,騎士聖殿位號騎士第一位——亞里恩。這三位就是能夠決定騎士總盟命運的男人,也是今天這場會議的最終決策者。

    不過目前來看,這三位決策者都沒有來到會場的意思,哪怕身為提案發起人的尼飛蘭德也一樣。

    他們三方因重大問題而組織的會議被稱為“騎士總盟會議”,簡稱“騎盟會”。

    每一項會議的議程都會由三方協商,最終達到三方都滿意的結果才會結束會議。兩位團長和首席位號騎士他們三位也不用親自來到會場,他們可以把自己的想法交由自己的手下,由自己的手下進行協商交談,然後將商量後的結果在轉交給他們。

    這樣的情況是普遍現象,因為能夠提上的議程很多,但不是每一件都值得讓兩位團長和首席位號騎士親自前來。不過這樣也就造成效率低下的問題,不過好在這一切都在可接受範圍內。

    當哪一方的代表人(團長或者首席位號騎士)不在的時候,每方勢力必須要有三名核心成員出席才能進行會議。

    于是乎,便有了現在的這一幕。

    “無論如何,你們的提案絕對會被駁回的,這點想都不用想!”

    “結果還未出現之前不要這麼武斷尼特萊恩閣下,咱們可是商量了九天都沒有商量出結果。”

    “那麼今天也就該出結果了,徹底否定你們的結果。”

    “拭目以待。”

    白瓷的茶杯被放下,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個放下茶杯的淡藍色頭發男人的身上,就連一直閉目養神的安萊瓦訥也不例外。

    諾夏的嘴角一直掛著一絲微笑,他把自己喝掉一半的紅茶放到桌上以後便開口說道︰“看來兩位交換意見,已經討論的差不多了,那麼我就插一句話,來說說我家的意見了。”

    騎士聖殿位號騎士第二席,諾夏•阿娜雅拉開口︰“我們騎士聖殿的意思時,只要星芒保證能夠鎮壓住‘黑色山羊’,不讓其引起騷亂,那麼我們便允許將其帶到卡洛梅伊城外任何一處位置。這是最大的讓步。”

    諾夏的這番話,出乎了在場所有人的意料,沒有任何一個人設想到這個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