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入侵

    卡洛梅伊的西城門處激蕩起大片的灰塵,一個個巨大的鐵皮盒子像是憑空出現在那里。隨後,那些個盒子發生變化,變成了一個個巨大的魔法傀儡。

    這些傀儡一出現就開始對周圍的一切進行無差別攻擊,普通的王城守衛,哪怕他們是騎士也無法阻擋這些家伙的攻擊。這些魔法傀儡的戰斗力超越了城防部隊戰斗的總和,所以警報的鐘聲立即響起。

    不止在西門,卡洛梅伊的四個城門處都發生著這樣的事情,這毫無疑問是進攻,有人繞過了普亞王國的邊防,利用隱秘途徑攜帶這些魔法傀儡對卡洛梅伊進行了突襲。

    盡管現在不知道敵人是誰,也不知道他或者他們的目的是什麼,但在城防部隊無力抵御的情況下,便是駐扎于王都各大騎士團出手的時候了。

    魔法傀儡鐵錘般的手掌拍下,一名城防士兵來不及抵擋被硬生生的按入地面,扭曲的鋼鐵伴隨著骨折的脆響,哪怕不看那些四濺的鮮血也知道他是活不成了。

    “快避開,快!”

    “後撤,快點後撤!他們都沖上來了!”

    自從發現戰斗實力不是一個級別後這些城防衛兵就亂了陣腳,一名名同伴在自己面前被拍成肉餅,更加深了他們內心的恐懼。

    下一個是不是就輪到我了?這樣的想法在每一個人心中彌漫,戰況呈現一邊倒的趨勢。

    魔法傀儡在一名跌倒的衛兵面前舉起自己巨大的手掌,衛兵張大嘴巴汗液直留,卻因為太過恐懼而遲遲無法爬起身來。

    在這樣的混戰之中,沒有人會注意這樣一名馬上就會死去的城防衛兵。同樣,也沒有人在第一時間注意地面之上那些突然冒出的細小紅線。

    熾熱的烈焰沖天而起,魔法傀儡的鋼鐵身軀瞬間便被熱浪和沖擊摧毀了一般,那只半融狀態的鐵掌無力垂下,幸運的城防衛兵從死神手下撿了條命。

    直到這一切都消散,才有人注意到地面之上由細小紅線組成的魔法陣,以及一隊身穿赤紅色衣袍甲冑的人。

    “這就是所謂的敵襲,是誰想到用這種‘小玩具’來襲擊王都的?”

    在這隊人馬最前方是三名青年人,他們都穿著赤紅色的長袖衣袍,衣袍袖口處有著更為鮮紅的花紋,像是燃燒的火焰,胸口處印有一個徽章,更像是一大團躍動的火焰。

    烈焰騎士團,這就是這伙人的名字。而先前召喚出烈焰,摧毀掉一具魔法傀儡的是站在三人中間,那位滿臉不屑神情的青年人。

    “淡定些,幕蘭,這些東西也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麼好對付……你瞧。”有著半邊紅發的青年伸手向前指了指,因為剛剛的強盛火焰,其余的魔法傀儡都有朝這邊聚攏的趨勢。

    “哼,一群蠕蟲。”被叫做幕蘭的男子向前一步踏出,同時一道道紅線從他的腳下蔓延至遠處,滔天的烈焰接連涌現。

    解決完包圍而來的幾具魔法傀儡後幕蘭也沒有止步,他快步離開,朝著更遠處的戰場趕去。

    “你不應該刺激他的。”三人中剩下的一名青年無奈開口。

    有著半頭紅發的青年聳了聳肩︰“我知道。”

    知道你還刺激他,最後一人心中想著。

    隨著駐守王都的諸多騎士加入戰場,原本劣勢的戰局被逐步扭轉過來,魔法傀儡被接連摧毀,像是破碎的木偶般碎成一塊塊。

    “這些東西的數量也太多了,源源不斷的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的,剛趕出城門的時候也沒這麼多。”

    “大概有人早就把它們藏在地下了吧,地面之上的只是些幌子……你瞧,又有從地下鑽出來的了。”

    “不要管這些了,快點把這些魔法傀儡處理掉,這件事絕對會引起上面的關注的。”畢竟這是卡洛梅伊在近幾年來受到的第一次襲擊。

    魔法傀儡不斷從地面之下鑽出,不過這個趨勢已經是越來越緩,隨著圍剿的繼續,除了最後一部分魔法傀儡外其余的已經被系數摧毀。

    在卡洛梅伊城數公里外的一處小山坡上,一名全身裹在袍子里的人盯著一片水晶面板,嘴巴里咯吱咯吱的嚼著果子。水晶面板之上所映照出的正是卡洛梅伊城外的景象。

    “果然沒有釣到什麼大魚啊,那些巔峰水平的騎士都是烏龜嗎,一個個的全都縮在城里。算了,按照計劃來吧。”

    抖了抖自己棕色袍子上的沙土,這名全身裹在袍子里的人緩緩站起,將自己手中一塊墨色水晶舉起。

    “為了安拉爾大人的美貌與榮光。”墨色水晶被用力捏碎。

    黑色的屏障憑空出現,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雞蛋殼,將整個卡洛梅伊包裹其中。

    在將最後一個魔法傀儡摧毀後剛剛松了一口氣的眾多騎士,看到這一幕心就立馬又揪了起來。

    如此巨大的魔法屏障不可能是突然之間就構建完成,肯定早就有人在卡洛梅伊的周邊進行了魔法陣的布置,所以此刻才能一瞬間將整個屏障激活。

    看這份魔法屏障中所存在的充裕魔力,能做到這一點的肯定不是什麼普通團伙,他們有備而來。

    在黑色屏障將卡洛梅伊包裹起來的同時,無數張黑色卡片像是黑色的雪花一般從天空中飄揚落下。無論城內還是城外都是如此。

    卡拉米利用魔力牽引最早的拿到了一張黑色卡片,看到了卡片之上所存在的唯一一個圖案。燃燒著火焰的殘破大船,船底花著的是潔白的天空,另外一半傾瀉的船身觸踫的是頭頂的海洋。

    這樣的圖案他之前看到了,或者說這個圖案三大王國每一個王國的騎士團都不會陌生。它們來源于三大王國共同的敵人——“惡鬼之眾”。

    看到這里,卡拉米的瞳孔瞬間縮緊,嘴巴忍不住微微張大,露出一份震驚的表情。他用力的一拉自己身旁留有半邊紅色頭發的提勒克,朝著遠方大聲喊道︰“幕蘭,快回來!”

    但是有一樣東西比他的聲音還要更快。

    黑色的鋒刃一閃而過,幕蘭微微轉身,眉頭緊皺在一起,似乎對于所發生的一切還很是迷惑。不過更為鮮紅的東西已經染透了他的衣袍,他像是失去了提線支撐的木偶,貼著地面倒下了。

    卡拉米感覺自己的手腳冰涼,身子里原本有些沸騰的血液也漸漸冷卻了下來。

    幕蘭就這麼死了,自己朝夕相處的一個伙伴永遠的不在了,如果不談幕蘭那易沖動的脾氣,自己還是很喜歡他的。

    不僅如此,他微微轉動視線,黑色的屏障將他們和城內完全隔離開。從屏障上涌現出的魔力波動十分強大,哪怕是城中的最強者想要將其擊碎都要花上好些力氣。

    警報並不是最高級別的,所以不會有什麼強者離開卡洛梅伊,跑到這城外來對付一群鐵皮疙瘩。

    無論城內變成怎樣,但是這城外注定是一場屠殺,從剛剛幕蘭那干脆利落的死亡就可以看出來了。敵人很強大,而他們沒有足夠強大的人來應對。

    干脆閉上眼楮吧,對方隱藏在陰影當中,從被攔腰切開的幕蘭尸體上可以知道,對方的手段是一擊必殺,自己沒有任何可以抵御的方法。既然如此,那不如閉上眼楮來等待那冰涼的鋒刃或者是別的什麼,反正很快就要輪到自己了。

    這樣想著,卡拉米閉上了眼,閉上眼楮後他可以更清晰的听到一些接連的慘叫聲。不過意外的,慘叫聲逐漸停了,連原本設想的冰涼鋒刃也沒有刺到自己的身上。

    怎麼回事,對方停手了,還是就在我的面前,只是想要玩一玩貓戲耗子的游戲?

    後一種猜測讓卡拉米打了一個寒顫,盡管魔力感知中自己周圍並沒有什麼突兀出現的魔力變化,但是這個並不可信,如果對方是個頂級的獵殺者,那麼他能夠很輕易的隱藏自己的魔力。

    正當卡拉米猶豫著要不要睜開眼時,伴隨著一聲脆響,他的左臉頰變成火辣辣的一片。

    “喂,你這家伙干嘛呢,嚇傻了嗎!”

    卡拉米睜開眼,看到的是一臉怒氣的提勒克,從對方鞋的血跡可以推測他一定沖到了幕蘭的身邊,或者是有人在他的身邊死去了。

    “噗通”一聲重物墜地的聲響,一個灰色殘缺的人影跌落在他們兩人的不遠處,那個人影大部分被一種特殊灰色布料組成的衣服包裹,而且他殘破的軀體像是由植物組成的。

    不過這些不是重點,重點是一個閃爍著淡淡金光的人也落在了這片場地之中,他身上的魔力波動強大的讓卡拉米心顫。

    “你們都沒事嗎,沒有新的傷員吧?”阿伊爾出聲詢問。

    卡拉米搖了搖頭,心底突然涌現一個念頭,一句稱贊的再也止不住的泛上心頭。那澎湃洶涌又溫暖和煦的金色魔力光芒……

    “就像太陽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