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類似的東西

    強烈的沖擊卷起大片的沙塵,旋風呼嘯著沖向天空四周,當一切塵埃煙瘴消散,但澤弗爾遍體鱗傷的軀體便呈現在了阿伊爾和安德里的眼前。

    奏效了!

    七朵飄零的兩生花散落一地,其中兩朵迅速變得漆黑,然後就像是被火焰灼燒過一般化為灰燼。另外的五朵飄散在四周,有一根半透明的線將它們與但澤弗爾連接在一起,此刻正在緩慢的像他挪去。

    “他的身體沒有恢復,這是為什麼,明明我的劍只給了他一處傷口。”安德里疑惑的低頭看了眼自己手中的劍,“能力更進一步了?可以擴散到敵人的全身?”

    “不。”阿伊爾一步踏出直接越過但澤弗爾來到了他的身後,揮劍朝著一朵兩生花揮去,“他那強大的自愈能力來源于這種花朵。”

    半透明的絲線被一劍斬斷,阿伊爾身前那朵緩緩挪動的兩生花停留在原地,像一朵普通的花朵一般,隨著微風吹襲微微晃動著。

    “原來如此,那現在可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機會啊。”安德里來到阿伊爾的身旁,接連的三劍斬斷了三朵兩生花與但澤弗爾之間的聯系。

    “鐺——”但是第四劍卻被阿伊爾攔了下來。

    “你這是什麼意思?”安德里不解的看向阿伊爾,眼神中帶有迷惑和絲絲不善。

    “給他留一朵,你給他造成的傷勢無法恢復,這樣下去他會死的。”

    安德里無奈的吐出一口氣︰“好吧,畢竟是隸屬于正規騎士團,現場的秩序和決斷理應有你來決斷。”

    “你能理解就太......”

    “但是。”安德里神色認真的看著阿伊爾︰“像這樣強大的敵人,還是直接殺死比較好,給予他預料之外的力量和機會,很容易造成意想不到的結果。”說著,安德里嚴厲的口氣一轉。

    “嘛,這當然也只是我的個人看法,再強大的人,沒有一些特殊能力的話,受了這麼嚴重的傷勢也應該是瀕臨垂死了。”安德里走到但澤弗爾的身前,“ ,表皮都沒了,一朵花的恢復能力怎麼樣,需要我再給他來一劍嗎?”

    阿伊爾考慮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那拜托了。”

    “好好。”在最後那朵兩生花回到但澤弗爾脊背上的時候,安德里又是一劍刺出。

    但是隨著鏘的一聲脆響,安德里的劍刃刺到了一層淡藍色的屏障,然後便再也無法前進分毫。

    “喂,你怎麼又反悔了啊。”安德里不滿的朝阿伊爾喊了一聲。

    阿伊爾連連擺手︰“這次不管我的事,我根本沒動手啊。”

    “哦?”安德里湊到藍色屏障之前,仔細觀察了一會兒說道︰“確實不是你,這層東西是這個家伙放出來的,看,他的胸口埋著個藍色的東西,瓖嵌在血肉里面,好像就是這個玩意發散出屏障,給他擋了我這一擊。”

    “但澤弗爾現在的意識清醒嗎?”阿伊爾忽然開口問道。

    “昏著吧,這東西防御能力不錯,但是剛剛他卻沒有使用,看起來像是在自己無意識的時候對自己進行保護的機制。”安德里用手指敲擊著藍色屏障,砰砰的聲響隨之傳來。

    “這麼一來也就沒有我什麼事情了,話說你叫什麼名字?”安德里將自己的劍收回腰間的劍鞘中,然後開口向阿伊爾詢問他的名字。

    “阿伊爾。”

    “安德里。”他朝阿伊爾伸出自己的右手,隨後兩人的右手握在一起以示友好。

    “那我先走了,我還有些別的事情要處理呢。”安德里隨手敲了敲但澤弗爾體外的這層屏障,轉身就徑直向城內走去。

    待到安德里走進城門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中,阿伊爾才收回目光,接著打量著但澤弗爾。

    此刻的但澤弗爾已經開始恢復自己的形狀,不再是先前那種殘破不堪的形態。也是在這時候,阿伊爾不再約束自己,放肆的干嘔起來。

    這般模樣的場景他還是第一次見,表皮幾乎被魔力噴薄產生的高溫燒灼殆盡,內髒和肌肉骨骼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損,而且裸露在外。如果沒有兩生花這種奇妙事物的存在,但澤弗爾此刻已經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先前阿伊爾之所以忍受住自己的情緒,只是不願在安德里面前弱了自己的風度,因為他現在屬于星芒騎士團的“十芒”,阿伊爾那認真的性格令他在外發自內心的想要維護自己和騎士團的形象。

    【卡洛梅伊城內】

    安德里走進城門,走出一段路後就轉身拐進一條小巷,七拐八繞就到了一處僻靜處,隨後他把自己手中的長劍一扔,就坐在地上大口喘息了起來。

    “怎麼了,喘成這樣?”一個身穿紋有藍色條紋的紅衣袍男從牆壁中走出。

    “真是惡魔般的戰斗啊,墨息。那兩個家伙魔力量都大的驚人,戰斗中海量的魔力如潮水般肆意洶涌流淌,他們根本不會擔心魔力虧空。”

    “這不是必然的嗎。”紅袍男墨息接話道︰“‘惡鬼之眾’可是被挑選出來的戰力,‘十芒’中的強者肯定也不會差。”

    “哈哈。”安德里仰著頭望向天空︰“只能說‘惡鬼’不虧是‘惡鬼’,阿伊爾不虧是阿伊爾啊。”

    墨息有些驚疑的看向安德里,問道︰“那個叫阿伊爾的‘十芒’你給的評價這麼高嗎,與‘惡鬼’相提?”

    “當然了,他足夠特別。”安德里的模樣很是興奮。

    “要知道,‘惡鬼’的眾人可都是在‘魔’的幫助下經歷過七王的洗禮了,也就是說在一般情況下他們是‘不死’的。能夠殺死他們的只有七王的力量,或者說是類似的東西。”

    “什麼七王或者類似的力量,你直接說龍不就行了。”墨息撇了安德里一眼,轉身走進牆壁內,“跟上來,安德里。”

    安德里一骨碌爬起身,一邊搖頭說著一邊跟墨息走進了牆壁內。

    “墨息啊墨息,你還真是不懂委婉和含蓄啊。”

    不過,那確實是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