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陳默和Lily站在玄關,兩個人很認真地互相看了對方一眼,Lily悄聲道︰“你要是想說什麼,上車再說吧,我這也糊涂著呢。”

    這時只听門口傳來一陣熱鬧的寒暄聲,一個年輕女孩的聲音,很熱絡地和張明燕打著招呼,英語的語音語調直接而硬朗,然後是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張明燕手里捧著一個小箱子,帶著一個女孩走了進來。

    女孩看樣子是個中國人,個子很高,似乎有著歐美人的骨架,身材非常傲人,一身小麥的膚色曬得很亮,上身是一件白色的露臍裝,下身是一條短得不能再短的白色毛邊熱褲,光著腳穿一雙猩紅色的低幫跑鞋,恰到好處地顯示出她縴細柔美的腳踝。她披散著一頭長長的黑發,在她裸露的肩頭閃動著微光的,是她戴著的一對大的出奇的銀色耳環,而兩排潔白的牙齒,在一雙性感的嘴唇里時隱時現。

    如果用四個字,來形容陳默對這個女孩第一面的印象,那就是“天生尤物”,如果用六個字來形容,那就是“真是天生尤物。”

    張明燕笑著說道︰“克里斯汀娜是來給我送快遞的,她就是海斯堡你們見過那位何女士的女兒,這個快遞又搞錯地址了。”

    “這是我弟弟在北京的大學同學。”張明燕對克里斯汀娜說道。

    女孩熱情地“嗨”了一聲,伸出手來擁抱陳默,陳默一下有些呆住了,緊接著僵硬地抱住了克里斯汀娜,一股溫暖的熱帶香水的味道,弄得陳默的鼻子癢癢的,緊接著,女孩又去擁抱Lily,Lily比她矮了不少,只能雙手環抱住她的腰。

    這時只听車道上,響起了一聲關汽車門的聲音,可以听見一個腳步聲漸漸向門口走來,這腳步聲堅定而有力,不慌不忙地來到門前,直接開門走了進來,一個高個子的男人出現在了玄關門口,他看著陳默和Lily,輕快地說道︰“今天好熱鬧啊,有客人嗎?凱瑟琳?”他問著張明燕,聲音是男低音,悅耳而動听。

    陳默認出來這個男人,就是走廊上照片上的男人,看樣子他經常去健身房,剪裁合體的西裝下面,肌肉把襯衫撐得很鼓,他的兩鬢已經有些斑白,眼角也有了深深淺淺的皺紋,但還是顯得很有男性魅力。

    張明燕說道︰“真巧,你也回來了,這是張然在北京的大學同學,這次來加拿大玩的,想看看張然。”又對著陳默和Lily說道︰“這是我的先生,方醫生。”

    陳默和Lily向方醫生點頭致意,方醫生很熱情地說道︰“怎麼,這就要走了嗎?”

    “是的,我們也呆了不少時間了,也該走了。”陳默說道。

    說著,陳默和Lily就和方醫生和克里斯汀娜一一道別,往門口走去,張明燕把手中的小箱子,在玄關的一角小心地放好,說著︰“我送你們。”就和他們一起出來了。

    張明燕和他們來到匝道上,陳默看見車庫的門打開了,一輛藍色的沃爾沃S90停在那里。張明燕看著“北京雪人”,問陳默他們道︰“這就是你們的車?”

    陳默點了一下頭,說道︰“在機場租的,我們還說打算開著它,穿越整個加拿大。”

    張明燕不置可否地笑笑,看著陳默他們進了汽車,然後向著他們揮揮手,目送著他們離開。

    陳默看著後視鏡里的張明燕,禮貌地微笑揮手,再往後,是走出別墅門口的克里斯汀娜,她扭過頭,正在和走到門口的方醫生說著什麼,緊接著,隨著陳默駛出匝道,門口的人一下就消失不見了,然後是那幢灰色的別墅,最後是那棵巨大的懸鈴木,在陳默後視鏡的視野里,越來越遠,不一會兒,也消失不見了。

    Lily坐在陳默旁邊,兩個人似乎都話要說,卻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這下要想找到張然,可就困難了。陳默終于先開了口。

    “他姐姐,怎麼和他就沒有了聯系呢?而且,好像也沒怎麼去找過他。”Lily好像還是對張明燕剛才的話,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你覺沒覺得,張然和我們在一起時,是不是和他在家里,是不太一樣的?”陳默想了想說道。

    “其實,我去他家的時候,就隱隱地有種感覺,他們家里好像有哪里不對頭,沒想到,到他姐姐這里,那種感覺更強烈了,特別是,他姐姐在說起張然的時候,那種感覺——”Lily在找著一個合適的詞來形容。

    “就好像,不是自己的弟弟,是一個朋友什麼的之類的,是嗎?”陳默接著她的話道。

    “對,就是那種你可以說算是關心,也可以說,算是義務的那種。”Lily話音里有點迷茫。

    “算了,也許在國外呆久了,人家和別人相處的方式就是這樣的,只是我們不習慣而已。”陳默不自覺地聳了聳肩。

    “真是搞不懂,”Lily厭煩地玩著自己的發梢,“看來,你找張然這事,還真不是那麼容易的。”

    “不是還有他溫哥華的地址嗎?再說,他老婆的應該也在那邊的。”盡管陳默自己說得很篤定,但是他好像也沒有什麼把握。

    “算了,不想了,反正這次出來,主要是散散心的,找到他是我們運氣好,找不到,也沒有辦法。”Lily在副駕上坐直了身子,看了陳默一眼,笑著道︰“剛才你和那個姑娘擁抱的時候,心里突突亂跳來著吧?”

    “我?沒有啊,入鄉隨俗啊,得跟人家抱一下啊,要不顯得咱多不熱情。”陳默一本正經地道。

    Lily做了一個類似“見你的大頭鬼”之類的表情,“你們男的真的沒勁,得了便宜還賣乖。”她用不屑的語氣說道。

    “真的是很熱情啊,這個風俗習慣好。”陳默似乎還沉浸在和克里斯汀娜的那個擁抱之中。

    “好好開車吧你,”Lily用自己的小包,狠狠地拍了陳默一下,說道︰“美得你都不知道往哪開了吧?想想咱們接下來干點什麼?這聊了一下午,都聊餓了,也該找地兒吃飯去了。”

    “干什麼?咱們這是自駕啊,你想去那里咱們就去那里,想吃什麼就吃什麼,一句話的事。”陳默說得極為豪爽。

    “好,你說的啊,去湖濱區,看著夜景,看著湖,吃龍蝦。”Lily興高采烈地說道。

    “沒問題啊。不過啊,”陳默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听說這里麻辣口味的龍蝦做的不錯,尤其是小個的,你不嘗嘗?”

    “是龍蝦!龍蝦!不是麻小!”Lily氣得又拿起包要拍陳默,陳默笑著連連告饒︰“開車呢開車呢,注意安全。”

    陳默和lily開著車來到了多倫多的湖濱區,這里高樓大廈雲集,各式餐館林立,顯得十分繁華,也有不少中餐館,陳默他們看著店門口的中文招牌和進進進出出的人流,感覺還真挺像回到了北京的三里屯。

    Lily眼看著一家家的餐館從眼前駛過,不停地催促著陳默道︰“你趕快找個地方停車啊,這又過去一家。”

    陳默盯著前方的車,說道︰“我也得找得著地方啊,這邊停錯地方,罰的錢夠你吃好幾只龍蝦了。”

    最後,陳默還是在一個有著一只紅色龍蝦招牌的餐館附近,找到了一個停車位,兩個人停好車下來,陳默對Lily說道︰“今天就算是慶祝我們在加拿大的第一天了啊,我請你。”

    Lily微笑著道︰“反正咱倆的錢統一歸你保管,你就是記花賬也沒人審你。”

    陳默在那里叫屈,“都是會計啊,你這麼說,可太有損我的職業道德水平了。”

    “我相信你的職業水平,但是道德,”Lily把自己的墨鏡拉到鼻梁下邊,“可真是不敢說。”

    兩個人說笑著進了餐館,興致勃勃地地點了一個龍蝦牛排套餐,Lily吃龍蝦,陳默吃牛排。在兩個人等著上菜的時候,Lily喝了一口水,突然對陳默說道︰“你覺沒覺得,不單單是張明燕,我覺得她丈夫,還有那個什麼克里斯汀娜,好像也有點怪怪的。”

    陳默眨了眨眼楮,時差的影響,讓他感覺到了沉重的倦意,他打了一個哈欠,說道︰“回去你開吧,我這兒有點而犯困了。”

    “好,回去我開,哎,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是不是啊?”Lily窮追不舍地問道。

    “我們這是找張然,人家的事情,誰知道是怎麼回事呢?”陳默找侍應生要了听可樂,想提提神,“再說,這是國外,人家有人家的生活方式,就好比她們家門口那櫃子和大碗,看著不搭但是擺在一起,還是很有格調的。”

    “這話你說了就跟沒說一樣,有格調的東西,未必就是幸福的啊。”Lily擺弄著手里的刀叉道。

    “而且,你看到她們家牆上的照片沒有?”

    “怎麼了?”陳默強打精神地問道。

    Lily低聲說道,“她們家給我的感覺,好像,只有這些照片才能證明這是一個家,所以才排了滿滿一走廊,如果沒有了這些照片,似乎住在那里的就是陌生人一樣,每個人都太彬彬有禮了,感覺不太真實。”

    “你也有這個感覺?”陳默的困意頓消,拿起剛送過來的可樂,喝了一大口。“我就是覺得不自在,挺別扭的那種感覺。”

    “我現在覺得,張然離開這里,不是那麼簡單的了。”陳默又喝了一大口可樂,“你想啊,他和咱們在一起的時候,開心就是開心,不高興就是不高興,從來不藏著掖著的,而且他人也聰明,也知道如何與別人相處,不會到頭來,和自己姐姐處得,還不如咱們吧。”

    “那也難說,人都是會變的,”Lily說道,“那,咱們什麼時候去溫哥華?”

    “我這邊的行程,”陳默從包里拿出自己打印的行程,“溫哥華是最後一站了,咱們在多倫多呆兩天,然後去尼亞加拉大瀑布,接著呢,北上,走這里的‘楓葉大道’,經渥太華,蒙特利爾,然後南下,去哈利法克斯見江如畫,看完我妹妹,咱們就從原路返回,回到蒙特利爾,接著就是橫穿整個加拿大,經過班夫國家公園,卡爾加里,到達溫哥華,呆兩天,還要走一段那里的海天公路,然後就回北京了。”

    “听著這路就夠長的了,你覺得咱們倆能走下來嗎?”Lily心不在焉地,看著窗外已經開始華燈初上的街道。

    “我能堅持的東西不多了。”陳默看著她低聲地說道。

    “你去溫哥華,是不是還要見那個,莊羽?”Lily沒有听到陳默的回答,自顧自地問道。

    “嗯。”陳默看著侍應生端上來的大盤龍蝦和牛排,“我給她回了郵件,她還沒給我回,能不能見到,就看緣分了。”

    陳默和Lily這一頓吃得是心滿意足,Lily到最後連刀叉都放到了一邊,直接上手了。陳默看著她的樣子,說道︰“你說說,要不是這趟出來,我哪能看見你吃得這麼心花怒放啊。”

    Lily滿不在乎地說道︰“我現在想明白了,一個人呆著也有一個人的好處,不用考慮別人的感受,也不用顧忌對方的想法,自己開心就好,這樣的自己最真實,也最放松。”

    陳默點點頭,說道︰“是這個道理。”他一琢磨,又覺得不對,“哎,你這話不對啊,什麼叫一個人呆著啊?你對面這還一人呢。”

    “你?你就算了吧,反正我們倆都這麼了解了,懶得在你面前裝了。”Lily咬著雪白的龍蝦尾,偷偷笑著說道。

    “好啊,是這樣啊,”陳默無可奈何地搖搖頭,“不過這樣也好,大家都難得不用裝什麼大尾巴狼了。”他舉起面前的水杯,說道︰“預祝我們下面的旅途順利。”

    “嗯,祝我們旅途順利。”Lily笑著拿起杯子,和陳默踫了一下。

    “那,我們什麼時候去大瀑布?”問道。

    “你不是還想在多倫多玩兩天嗎?明天去登塔,去湖邊轉轉,看看博物館什麼的。”陳默還在對付他那塊巨大無比的牛排。

    “我想去逛逛這里的商店。”Lily看著陳默,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

    “世界上的商店各種各樣,只有逛商店的女人都是一模一樣的。”陳默笑著說道。

    “我想買兩件衣服,好像我的衣服帶的不太夠。”Lily的樣子很認真。

    “而且借口都一模一樣。”陳默繼續笑著說道。

    Lily笑了起來,“知道你還說!”她輕輕拍了一下桌子。笑罵著陳默道︰“結賬,走人,回去睡覺,我也得倒倒時差。”

    “我還沒吃完呢,等等我,你先讓他拿賬單。”陳默嘴里塞滿了牛肉,含混不清地說道。

    Lily要了賬單,侍應生拿過來帳單時,又拿來了兩塊元寶形狀的幸運餅給陳默和Lily。

    Lily看著幸運餅說道︰“真是想不通,咱們吃飯從來沒有這東西,偏偏國外吃飯,說給這幸運餅是中國的風俗。”

    “你看看你的餅里說了什麼了?”陳默很感興趣地問道。

    Lily拿起幸運餅,拿出里面的紙條,讀了一遍,不由得笑了起來,陳默看著她的表情,問道︰“上面說什麼了?”

    Lily笑著道︰“你看看這中國話的英語表達,這幸運餅也是絕了。”

    陳默拿過紙條一看,也笑了,因為上面寫的居然是中國的一句古話︰女子無才,便是德。

    “是這麼翻譯的嗎?”陳默笑著問她道。

    “不這麼翻還能翻成什麼?”Lily拿過陳默的幸運餅,說道︰“讓我看看你的。”她拿過幸運餅,興致盎然地打開紙條看了一遍,這回她沒有笑,又把紙條細細地看了一遍,好像這張幸運紙條,讓她想起了什麼。

    陳默拿過自己的紙條。看見上面寫著︰我以為,我永遠不會長大,我以為,可以永遠這樣任性下去,但是現實,就像一場你人生的棒球賽,轉眼之間,就到了,你向命運擲出最後一球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