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白二十八章 盧李輝和蚊子

    性格跳脫的盧李輝,臉上保持著僵硬的笑容,跟在一位大約三十多歲的中年人身後,心情盡可能保持鎮定,步伐盡可能保持穩健,反正整體形象絕對不能丟了他們網紅警局的臉面。

    對了,他現在走在潮海市政府辦公大樓內部。

    眼前這位給他帶路的男子,是潮海市市長同志的專屬秘書。

    話說,盧李輝從小到大,還就沒接觸過這一層面的領導,心里難免忐忑,但好歹注重面子,靠著一口勁撐著,沒露底。

    盧李輝也養了一只花腳蚊。

    前陣子秦旭這小子,給長陽分局弄來了十只花腳蚊,戈一華在警局內部選了十位骨干民警,各自負責飼養一只花腳蚊。

    盧李輝可不像秦旭的師父黃正浩,二話不說,伸出手臂給蚊子叮了一口,面不改色心不跳。

    盧李輝非常嫌棄蚊子。

    因為他打小就屬于那種被各路蚊子偏愛的體質。

    夏天走在路上,腦袋上回盤旋環繞十幾二十只蚊子。在人群中,那就是屬于舍了身上血,免費給其他人驅蚊的那種

    與別人站在一起,蚊子就老喜歡吸他的血,而對別人視而不見。

    也不見他的肉特別嫩,血特別香,怎麼就這麼招蚊子呢!

    每到夏天,盧李輝從早到晚,第一件事情,就是往自己身上狂噴驅蚊液。夏天在值班室里,有事沒事就揮動著電蚊拍當健身。

    受了二十多年蚊子的虐待,他怎麼可能會喜歡這種生物呢?

    可是,盧李輝就算把蚊子當成十八輩子的仇人,他也得養這只花腳蚊。

    警局里的青壯年數量有限,這種養了大蚊子,鐵定要負責外勤排查工作,總不能將這種事情,交給快退休的張長江這樣的老人吧?

    向秦爺確認了幾十遍這些蚊子身上沒有攜帶亂七八糟的細菌病毒之後,盧李輝只能忍痛含淚主動讓這個小不點咬了一口。

    尼瑪,腫得紅包包真大。

    被咬完之後,警局的任務布置下來,盧李輝和盧明亮一組,負責的轄區內,幾家快捷酒店和美容館是關注的重點。

    盧李輝一處一處跑下來,跟著這只小蚊子,就像小時候玩海盜挖寶藏的游戲一樣,在各種邊邊縫縫,奇奇怪怪的地方里,找到了一個又一個隱形攝像頭。

    在這次行動之前,這些地方並沒有針對這些設施,進行過專項的查處和治理,所以經常泡在網絡上看各種新聞的盧李輝,其實一點也不意外會找到這麼多的針孔攝像頭。

    監管疏漏的地方,自然張牙舞爪的妖魔鬼怪就囂張起來。

    跟著小蚊子跑了幾圈,就算對蚊子這種生物深惡痛絕的盧李輝,也難免覺得這只小家伙,應該是同類生物中的例外了。

    有它在身邊,它的飼養者簡直就是人形監控探測儀,再也不怕被人瞎拍拍了。

    完成自己轄區內所有單位的排查工作之後,盧李輝原本還以為能喘口氣,休個假,跟女朋友討論討論明年結婚的事情,誰料到,長陽分局管轄區域內排查工作完成,遠遠不是結束,僅僅是開始。

    盧李輝記得,他也就在辦公室,跟剛剛干完活的秦旭瞎胡扯幾句,放松一下心情,他們分局老黑臉的戈局長就拿著一疊A4紙進門了。

    然後……

    然後從那時候開始,盧李輝也就回自家分局拿一套更換的警服,其他時間都在外面幫別人干活了。

    最初幾天,還是潮海市其他分局轄區內的酒店商場這樣的單位。

    等這幾天,他們這伙專門養蚊子的警察專屬聊天群,畫風已經變成這樣了。

    黃正浩︰被派去花城出差了,嶺南省的政府辦公樓,剛剛從咱們省老大的辦公室里出來。

    秦旭︰據說某部隊的機密駐地,我不能透露行程,也不能透露結果,我只想吐槽一句,好遠啊!

    盧明亮︰嶺南省生物工程研究院啊,我這輩子估計也就這一次有機會進去了,感覺進去就沾了一身的學問出來,真香……

    盧明亮︰我去,剛才研究院的院長親切跟我說話,據說與我們局里達成友好合作協議,以後每個月不定日期幫他們整個研究所排查一次。補充一句,間諜真猖狂。

    ……

    他們聊天的聯系群,是警方與軟件商達成合作,為警方辦公聯系特殊渠道開通的聯系群。

    它們比其他普通人使用的聊天群,信息安全更強,雖然不能討論一些特別機密的內容,但是一般的言論,還是能夠自由說。

    盧李輝想到去了軍事基地的秦旭,去一省老大辦公室的黃正浩,去了研究院的盧明亮,他也沒那麼緊張了。

    想一想自己,咱們市的領導,總比前面三者來得親切吧!

    走在盧李輝前面的張秘書,負責給他帶路,盧李輝雖然腦子里想法很多,但真正干活的時候,還是很靠譜的。

    有張秘書的帶領,盧李輝基本上這棟大樓里任何一間辦公室都能進入。

    “誒,等一下。”他們從一間三樓的一個房間走過時,盧李輝看到半空中飛著的蚊子從門縫里鑽了進去。

    “我們去這里面看看。”

    並不是異化花腳蚊發現的所有監控設備,都是違法安裝。

    那些正常途徑安裝的監控設備,也會吸引它們的注意力,這就需要盧李輝他們這樣的飼養者,根據具體情況,進行判斷和引導。

    剛才一路上,盧李輝身邊的小蚊子,就不斷撲到安裝在角落,外形圓滾滾的監控探頭上。

    這些監控探頭,是大樓內正規安裝的監控設備,所以盧李輝確認無誤之後,就迅速讓小蚊子撤走。

    張秘書手里擁有大樓內,所有監控安裝圖,所以听到盧李輝說準備進去,他有些疑慮地愣了一下,然後才點點頭,開門讓盧李輝進去。

    小蚊子體型很小,那些看似嚴密的縫隙,根本擋不住它的行動,不過,盧李輝走進這間看起來像是一個小型會議室的地方,發現這只小家伙,居然跑到了一個特別不好找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