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不對啊,這流程不對啊(第二更!)

    一陣風吹來。

    吹起了王矜雪的長發。

    王矜雪的臉依舊紅紅的。

    她宛如一個小女孩一樣看著陸遠。

    王矜雪的心跳漸漸加速。

    青澀之中,又有那麼一點點的期待。

    但是她認真地看著他。

    她的眼神之中全部都是真誠。

    她從未想過這這一句話竟然是如此艱難……

    明明陸遠就在眼前,但卻仿佛隔著萬水千山,隔著千難萬難。

    感情這東西確實很奇怪。

    第一次遇到陸遠的時候,她只是覺得這個人很奇怪,明明像一個騙子,但騙的手段實在是太普通太普通了,一眼就能看穿的那種。

    然後,她看了他的劇本。

    《活埋》確實有點意思,而且那首《致愛麗絲》確實令人極為驚艷。

    然後……

    她對陸遠稍微提了一些的興趣。

    後面……

    《活埋》票房大爆,賺了一筆錢……

    她本以為陸遠會像那些暴發戶一樣在接到了這麼多錢會胡吃海喝,會忘記自己是誰。

    事實上……

    陸遠並沒有。

    反而一切都很簡單,甚至連慶功宴都在旁邊的燒烤攤里度過的。

    他看起來像一個很容易滿足的孩子一樣,完全沒有喪失自我,反而活得很真實。

    他……

    和一般的人不太一樣。

    後來……

    陸遠出名了。

    頭條上幾乎每天都能看到陸遠的影子……

    那一幫看起來似乎是烏合之眾的人在陸遠的整合下,似乎重新煥發出了不一樣的光芒。

    公司團隊越來越齊全了,陸遠拍的電影也越來越好了。

    他的確是一個很有才華的男人。

    各方面領域都去沾了一沾,卻並沒有和其他人一樣各方面領域都不通泯然眾人,反而每一個領域似乎都做得有模有樣。

    才華橫溢或許已經不足以形容陸遠了。

    這個世界上有才華的男人其實很多。

    王矜雪並沒有覺得陸遠很有才華而喜歡他。

    有才華的人往往都是很高傲的,往都是目中無人,覺得自己天下第一的,特別是在陸遠這樣的年紀……

    可是。

    陸遠並沒有。

    他活得很真實。

    盡管這個人總是會掉線,總是讓人哭笑不得,但他確確實實是一個真實的人。

    從來都沒有因為自己的才華而覺得驕傲,也從來都沒有覺得自己是天下無敵的。

    就算接連電影大爆,歌曲大火,各方面領域都挺好的他,依舊是並沒有沾染上其他任何的東西。

    他活得很自然。

    其實……

    跟陸遠接觸了這麼長時間以後,王矜雪明白陸遠確確實實具備了許許多多讓人刮目相看的東西。

    雖然他看起來很咸魚,而且偶爾會偷懶,但他每天都會學英語,這麼長時間一直都是堅持著。

    同樣,王矜雪發現除非陸遠真的忙得很晚,否則第二天七點鐘之前都會準時醒來。

    雖然很多東西連陸遠自己都不曾發覺,但她看到了他的改變。

    都會一點點慢慢地改變。

    生活中有許許多多的細節都表明陸遠是一個很努力的人。

    喜歡一個人……

    真的是無緣無故的。

    有時候王矜雪也這麼奇怪地問著自己到底喜歡陸遠啥?

    才華?

    王矜雪曾經想過,就算陸遠真沒這麼多才華,真的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王矜雪也會陪在他身邊的。

    她其實很簡單。

    她不需要陸遠有多少成就,也不需要陸遠才華橫溢,惹得這麼多人驚嘆,賺多少錢……

    錢?

    她有錢。

    她的錢就算給兩人好好地過一輩子都可以了。

    可是她知道這些話沒辦法說。

    因為她覺得陸遠是一個有夢想的人。

    所以她決定來陸遠的公司。

    沒什麼其他想法,也不是所謂的投資方案……

    事實上她只是想幫陸遠,單純地想幫幫他。

    她知道陸遠管理方面和規劃方面的天賦似乎很差,而她恰好對這些東西得心應手。

    今天,陸遠就要走了。

    這一走,大概是兩三個月左右。

    兩三個月的時間能改變什麼東西呢?

    她想到了安曉……

    她突然有了危機感。

    盡管陸遠是一個鋼鐵直男,但安曉並不是。

    同樣的,除了安曉以外,還有其他人……

    她本來以為自己可以慢慢等待著的。

    可是……

    她突然怕了。

    這些日子里,她每天都在看那些表白類的書籍,每天都會看《如何與一個鋼鐵直男》相處。

    所以,今天她糾結了這麼長時間終于跟陸遠表白了。

    幸福總主動一點去追求,陸遠是一個鋼鐵直男,但是她不能當鋼鐵直女不是?

    ………………………………

    飛機場旁邊很空闊。

    看著碧藍的天空,陸遠產生了一種渺小的感覺。

    陸遠面對著王矜雪真誠的眼神以後再次有那麼一點點熟悉感。

    夢中的人……

    嗯?

    似乎王矜雪重合了?

    風再次吹了過來。

    陸遠搖了搖腦袋。

    他想了很多很多的東西,這些東西全部結合在一起……

    自己來到這個世界遇到的第一個人是王矜雪。

    王矜雪的一百萬改變了自己……

    然後……

    每一段記憶之中似乎都有王矜雪的影子。

    她一直都呆在自己身邊……

    有時候,是半夜里的一杯咖啡。

    有時候,是一句看似乎無關的話……

    有時候,又是那種無法形容淡淡的感覺。

    陸遠知道自己其實也是喜歡王矜雪的,只是很多時候都沒有往那方面想。

    但是現在……

    “我知道了。”陸遠收起了笑容,整個人變得很認真︰“我也喜歡你!”

    陸遠發現自己開竅了。

    鋼鐵直男如果再不明白任何東西的話,那真不是情商有問題,那是智商絕對有問題。

    “呼!”

    王矜雪听到陸遠的聲音,並且很認真地點頭以後,本來忐忑不安的眼神之中瞬間就變成了驚喜。

    她舒了口氣。

    這一刻……

    她感覺陽光瞬間變得如此燦爛,一切都變得很美麗。

    “那個……”

    陸遠不知道該干啥了……

    接下來做什麼?

    就在陸遠覺得茫然的時候,王矜雪突然又咬了咬牙,二話不說就抱住了陸遠……

    陸遠一個不穩。踉蹌地撞在了車上。

    “彭”

    他整個人有些發懵。

    “你干啥……”陸遠看著眼前的王矜雪以後一愣。

    剛才發生了啥?

    我……

    似乎……

    那個……

    初吻不見了?

    “沒干啥……就是表示一下……”

    “哦,這大庭廣眾的,不太和諧……”

    “你早上吃大蒜了?”

    “吃了點,最近不是熱嘛,我想著吃多點大蒜健康……”

    “怪不得……”

    “我感覺我好像被你壁咚了?這不對啊……就這麼沒了?”

    “別胡思亂想。”王矜雪臉依舊通紅。

    “哦。”

    陸遠茫然地點點頭。

    夢境中那個女孩子似乎更加清晰了。

    似乎……

    真的和王矜雪重合在了一起?

    “我也是第一次……總之,我會對你負責的……”王矜雪看著陸遠。

    “不對,這不應該是男的說的話嗎?怎麼越听越不對頭,我似乎被逆.推了?”

    “快吧,再不走的話這些記者們都要過來了。”王矜雪松開了手,微微整理了一下頭發。

    “哦,好。”陸遠點點頭摸了摸腦袋“以後那啥的,你能不能打個招呼,突然來那麼一下我沒準備,萬一摔著了怎麼辦……”

    “別胡思亂想,這沒有以後了。”王矜雪努力讓自己恢復之前的那種淡淡表情。

    但是臉……

    還是紅紅的。

    大家都沒啥經驗。

    但是……

    她不後悔。

    作出了決定的事情就不會後悔。

    “哦……”

    陸遠彎腰提了提行李,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有那麼一點點小尷尬。

    越想越覺得這流程似乎不太對。

    按照一些戀愛的理描寫,似乎不應該是這麼一個流程啊。

    “在那邊每天給我一個電話……不要像以前一樣總是我打給你……”

    “哦,知道的……”

    “不要無緣無故關機……”

    “我不會的。”

    “吳婷婷來了,一路順風吧,注意安全,行李箱里有一張那邊的地圖,還有一些注意事項,有空的話多看看……”

    “行,會看的。”

    ……………………………………

    “陸總……”

    “怎麼了?”

    “那個……”

    “啥?”

    “這里擦擦。”

    “擦?”

    飛機上。

    吳婷婷尷尬地看了看陸遠,然後拿出鏡子。

    陸遠照了照,隨後立馬擦了擦。

    臉上似乎有口紅印……

    這一時間就有那麼一點點讓人尷尬的感覺。

    他連忙用餐巾紙擦了擦。

    吳婷婷則看了一眼窗外的朵朵白雲。

    她有一種由衷的欣慰與開心。

    陸總終于……

    挺好。

    真的。

    一切挺好……

    “還有嗎?”

    “沒有了。”

    “哦……”

    ……………………………………

    寧夏。

    按照飛機時間陸遠下午要過來。

    當然倒是挺希望這部電影能早點拍的。

    她安安靜靜地看著劇本。

    她演的是白骨精。

    她的戲份不少。

    雖然很多劇情看起來挺無厘頭,但實際上安曉卻覺得挺有意思。

    特別是在末尾紫霞仙子的台詞。

    “我的意中人是個蓋世英雄,我知道有一天他會在一個萬眾矚目的情況下出現,身披金甲聖衣,腳踏七色雲彩來娶我……但是……”

    安曉突然覺得這句台詞真的很深。

    她閉上了眼楮。

    陸遠看似對啥都不在乎,但很多地方都很細膩。

    她能看得出來里面的後悔之意。

    劇本如人。

    那麼……

    陸遠在後悔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