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畫只是線索(1更)

    看薛銀歡的樣子不像在撒謊,宋元寶又問︰“他臨走前可曾說了什麼話?”

    “沒有,他只是來向我討了一壇酒便走了。”

    宋元寶若有所思,“我能否冒昧問一句,齊老為什麼會喜歡薛姑娘釀的酒?”

    薛銀歡不再隱瞞,“我生母是江南人,先祖曾在宮中擔任過釀酒師,後來告老還鄉,把一手釀酒絕活傳承下來,小的時候我母親教過我,再加上我自己改良了一下,可能味道跟別處的多有不同。”

    宋元寶了然,“多謝姑娘解惑。”

    薛銀歡不著痕跡地看了趙熙一眼,見對方坐得像尊雕塑,她收回目光,“宋少爺問完了吧?”

    “呃,對,問完了。”宋元寶點點頭,“明天我就讓下人把孤本送來給姑娘。”

    薛銀歡面色歡喜,“有勞了。”

    ……

    走出尚書府,宋元寶抬頭看看天,“听起來,齊老似乎有意躲著咱們,找還是不找?”

    趙熙有些遺憾沒能讓那只機關獸入宮,聞言搖搖頭,“罷了,先回宮復命。”

    入了皇城,宋元寶回玉堂宮,趙熙去乾清宮見光熹帝,如實秉明齊老連夜走人的事。

    光熹帝听皺了眉頭,“這麼說來,他是因為機關獸暴露才會突然離開京城的?”

    “兒臣也不明白個中緣由。”趙熙沒敢胡亂猜測。

    “馬上安排錦衣衛去查。”光熹帝勢在必得,“一定要將此人毫發無損地帶回來。”

    “父皇……”趙熙急道︰“齊老性子古怪,不是肯輕易低頭的人,咱們這麼做,恐怕會適得其反。”

    光熹帝看著他,“這麼說,熙兒還有別的想法?”

    “兒臣以為,當務之急是咱們先找到機關獸圖譜,到時候放出風聲,齊老自然就會出現。”

    “照理,是該這麼做,可機關獸圖譜……”光熹帝突然想到什麼,把崔公公叫進來,“宣武安侯入宮面聖。”

    崔公公小聲道︰“皇上您忘了?前些日子才說過禁止老侯爺再出入皇城。”

    光熹帝確實沒想起來,伸手捏捏眉心,“那這麼著吧,你去傳朕口諭,讓武安侯府交出那四幅畫。”

    趙熙听得雲里霧里,忍不住出聲問︰“父皇,什麼畫?”

    “你不是要神兵圖譜嗎?圖譜就在柳先生的畫中。”

    趙熙更懵了,“神兵圖譜?在畫中?”

    “此事說來話長。”光熹帝干脆長話短說,“晉朝劉氏家族被滅時,有一個人幸存了下來,他就是後來以書畫聞名于世的柳先生,柳先生傾盡畢生所學,將劉氏神兵圖譜嵌入了四幅畫,而現在,那四幅畫就在武安侯府陸老侯爺手里。”

    這樁秘辛趙熙從未听說過,當下十分震驚,“難道那些圖譜真的還存在?”

    “真不真,把東西找出來就知道了。”

    機關獸出現之前,光熹帝壓根就不相信陸老侯爺的一面之詞。

    而現在,他滿心滿眼都想將劉氏神兵圖譜據為己有。

    此等神兵利器,相信沒有哪個上位者見了不動心。

    ……

    崔公公很快去了一趟武安侯府,結果被告知陸老侯爺不在京城,他立即打了回轉。

    光熹帝得知陸豐帶著四幅畫離開,臉色很不好看,“問沒問清楚他去了哪?”

    “奴才挨個兒問了。”崔公公答︰“上到老太太,下到打雜的小廝,全都說不知道。”

    光熹帝冷笑,“是不知道,還是不想說?”

    崔公公身子抖了抖,“皇上是否要安排人去找?”

    “當然得找,那四幅畫是先帝讓找的,不是他們陸家的,敢私藏,便是謀反大罪!崔福泉,你去通知錦衣衛指揮使,即刻帶人去把陸豐找回來。”

    趙熙出言阻止,“父皇,既然知道畫在老侯爺手上,咱們跟他談條件讓他割愛便是,出動錦衣衛,未免顯得有些嚴重了,老侯爺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

    光熹帝沒听進去,擺擺手,“這事兒你就別摻和了,等畫拿回來,朕再讓人傳你過來解密。”

    “兒臣還是覺得不妥。”趙熙堅持己見,“錦衣衛每次辦的都是大案,陸老侯爺本身並未犯什麼罪,您大張旗鼓地讓錦衣衛去抓他,必然引起百姓非議,屆時,只怕咱們很難收場。”

    “那他要是死活不肯交出畫呢?”光熹帝看向趙熙,“你就那麼了解陸老侯爺?沒錯,他是忠心耿耿,可他忠的是先帝而不是朕。

    那些畫,是先帝讓他找的,在圖譜現世之前,他怎麼可能輕易拱手相讓?你說,朕是該任由他自己破解圖譜秘密暗中鑄造機關獸來謀反,還是該先發制人,趁著他暫且沒弄到圖譜,先把畫搶過來?”

    這番話已經充分說明光熹帝對陸家的防備深入骨髓。

    趙熙意識到,自己說什麼都改變不了父皇的決定,只好閉了嘴,不再規勸。

    ……

    由錦衣衛出動,要想查到陸老侯爺的行蹤便不難。

    數日後,錦衣衛指揮使帶著手底下的人出現在寧州。

    陸老侯爺被發現時,正在黑風山附近莊子上的農舍里,跟他在一塊的,正是前些日子連夜走人的齊老。

    齊老是先帝留下襄助陸老侯爺的機關大師之一。

    趙熙之所以能順利見到齊老和那只機關獸,全都是陸老侯爺設的局,目的是讓光熹帝相信劉氏神兵的存在,以便他接下來尋找圖譜能不受阻礙。

    可陸老侯爺千算萬算,怎麼都沒算到光熹帝得知劉氏神兵真的存在之後,不僅不支持他繼續查下去,還直接讓錦衣衛來搶畫。

    錦衣衛指揮使跟陸老侯爺是熟人,不好一上來就動手,客氣地問了個安。

    陸老侯爺警惕地望著他,“是什麼風把楊指揮使給吹到寧州來了?”

    楊毅莞爾,“是皇上的口諭。”

    錦衣衛出現的地方,還能有什麼好事兒?

    齊老滿心憤懣,“怎麼著,你們這是打算明搶?”

    “若是兩位前輩肯主動交出畫,我帶來的人便派不上用場。”

    齊老瞪了瞪眼,“我們要不給呢?”

    楊毅拱手,“那本使就只能秉公執法了。”

    他們倆又沒犯罪,來搶人東西還打著秉公執法的名義?

    齊老面色變差。

    陸老侯爺怕他沖動,伸手攔住,“算了,把畫給他們。”

    “可咱們……”剛有點苗頭。

    對上陸老侯爺的眼神,齊老只得把後半句話咽回去,轉身進茅屋,將四幅畫卷成軸裝進盒子里,抱出來遞給楊毅。

    楊毅接過,面上是半笑不笑的表情,“多謝兩位前輩。”

    陸老侯爺見他直接把盒子遞給手下,開口提醒︰“指揮使不打算驗驗真假?出了這道門,我們兩個老家伙可不會認賬。”

    “無需驗。”楊毅神情坦然,“本使相信老侯爺不敢欺君,不敢拿家人性命開玩笑。”

    齊老青著臉目送錦衣衛走遠,回頭時問陸老侯爺,“咱們都已經找到破解圖譜的線索了,為什麼還要把畫讓出去?”

    陸老侯爺說︰“找到線索不等于找到最後的圖譜,讓他們拿走也好,皇上想必能尋到更能耐的人破解其中奧秘。”

    “更能耐的人?誰?”

    陸老侯爺笑而不語。

    還能有誰?

    鑒寶能力與他相當的,只有一個宋巍。

    畫交到徒兒手里,他不會不放心。

    ……

    光熹帝在除夕夜拿到四幅畫,都沒等宋巍在家吃完團圓飯就把人宣進宮。

    宋巍在來的路上已經大致听崔公公說明了光熹帝臨時召見他的原因。

    進了御書房,果然見四幅畫已經被並排掛著。

    光熹帝免了他的禮,直入主題,“宋學士在這方面是行家,能否看出來朕的畫是真是假?”

    今日之前,這幾幅畫宋巍見過不止一次,已經很熟悉辨別真偽的關鍵點,隨便一上眼就得出結論,“回皇上,都是真品。”

    光熹帝滿意地笑了笑,“據說這四幅畫里面藏著晉朝劉氏家族的神兵圖譜,這個任務,朕就交給你了。”

    宋巍走近幾幅畫仔細看了看,轉頭望向光熹帝,“微臣以為,這幾幅畫只是關鍵線索而已,真正的圖譜並不在畫里。”

    他這麼說,勾起了光熹帝的興致,“那麼,你認為圖譜會在什麼地方?”

    這個問題,從上次師父帶著畫來找他破譯他就一直在想,“晉朝隔現在幾百年,這期間滄海桑田的變化並不小,藏圖譜的人必定選了個歷經幾百年都不會有變化的地方,以便後人能根據線索找到準確的位置。”

    光熹帝想破腦袋都想不出來,再次看向宋巍,“什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