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你是我的

    烏鴉從瘋狂的狀態中冷靜下來,他呆怔地望著前方, 眼瞳沒有什麼焦距。

    烏鴉

    【……我想起來了, 我是烏雲瀾。】

    一行淚流了下來,打濕了烏鴉黑乎乎的羽毛。

    烏鴉

    【謝謝你喚醒了我, 作為報答,我可以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幫你做一件事。】

    【你喚醒了烏雲瀾的記憶,獲得獎勵“烏鴉的報恩”】

    【名稱】︰烏鴉的報恩

    【品質】︰稀有

    【評價】︰殺一個人、開一扇門……烏鴉能做到的事情有很多

    『使用說明︰在對話框中打出自己的心願』

    『限制︰人心不足蛇吞象, 你只能提一個在烏鴉能力範圍內的願望』

    對話框浮現出來。

    何如歌最開始找烏鴉, 只希望得到烏鴉的權限來開門,不過現在這個大好機會擺在眼前,如果只提這麼簡單的要求就過于浪費了。

    支線任務的神助攻了解一下!

    擔心游戲的智能不高, 不能理解過于復雜的內容, 何如歌盡量用精簡的語言表達, 在對話框中打完願望後, 鼠標點擊確認。

    你

    【我想帶19號、20號、黃金蟒去看星空”。】

    烏鴉好像听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他甩了甩腦袋,詫異地望著何如歌。

    烏鴉

    【……如你所願。】

    何如歌得到烏鴉的承諾後, 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他一看時間,發現自己已經沉迷游戲一個多小時了, 快到超出自己規定的每日游戲時間。

    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

    何如歌退出了游戲, 把自己關進碼字軟件的小黑屋中, 鎖了兩千字, 從小黑屋出來後, 何如歌打開作者論壇摸魚,論壇首頁飄著一個神奇的帖子。

    #觸手怪在線發瘋#

    樓主

    0

    嗚嗚嗚嗚我現在真的太激動了,忍不住想要發帖慶祝一下,接下來的話,大家就當我在放P吧。

    你們可以叫我觸手怪,字面上的意思,我時速一萬,這個時速一萬不是我打字的極限是一萬,而是我腦速是一萬字。我筆耕不輟寫了十年,從一開始的狗P不通到現在的勉強能看。

    接觸網文前,我其實一直很自卑,因為我的外貌條件沒有身邊的朋友們好,身邊的大部分朋友都進娛樂圈了,我相貌平平,演技差勁,帶資進組強行空降,劇播出後被觀眾罵得狗血淋頭。

    娛樂圈這碗飯我吃不了,老天不賞飯,我之前想這可能就是命,慘淡地退圈了,荒廢了很長很長一段時間。

    有一天我無意中接觸到網文,當時只是覺得有意思,一時興起開坑了,然而我沒想到的是,這是我一生命運的轉折點。

    我收獲到了人生中第一個讀者的喜愛。

    很純粹的喜歡,無關色相,無關利益,這是我們這些妖怪一直苦苦追尋的,最為精純、純粹的信仰之力。

    我當時直接就傻了,說來也不怕你們笑話,我雖然是觸手怪,在最開始只有四根觸手能動,另外四根因為能量不足,一直是被當成擺設的。然而在得到那麼一點點的信仰力後,我的第五根觸手居然有了一絲反應。

    我抱住自己四根胖胖的觸手,哭得泣不成聲,我沒有天賦,演戲沒有,寫文也沒有,沒有一本成神,寫了七百萬字才開竅,我最慶幸的就是種族天賦,能讓我輕輕松松時速破萬。

    我撲街了八年,換了無數馬甲,今年忽然紅了!每天就算不碼字,也有源源不斷的信仰之力滾來。原來天道酬勤是真的。不說了我真的好激動,我要去日個十萬慶祝一下!

    1

    我還以為是性感樓主在線碼字

    2

    夢里什麼都有,做觸手怪真好

    3

    C個樓,,樓主拼字嗎

    4

    哈哈哈這個帖子這麼沙雕的嗎

    5

    樓主你當初演了什麼電視劇,說來听听唄

    ……

    與都在哈哈哈的大家不同,何如歌認真瀏覽完帖子,推鏡框的手差點沒扶穩鏡架。

    我竟然覺得這個帖子是真的?

    何如歌想到了自己身上神秘出現的紅紋,這些紅紋已經把他的世界觀沖擊得七零八碎,何如歌從善如流地接受“妖怪”、“通過寫文獲得信仰力”的設定。

    他把自己的企鵝小號放在帖子中,並且留言道︰“樓主,我最近大腿和腳踝上出現了神秘紅紋,這些紅紋能增加我的幸運值,比如游戲抽道具總是能抽中稀有道具,每當它運行時還會發光發熱,我對這些紅紋感到困惑,請問能加你的企鵝詳細交流嗎?”

    何如歌回帖後有些忐忑不安的等待著,樓主沒有出現,他/她可能是真的在狂野日十萬。倒是有很多吃瓜群眾回了何如歌的帖子,比如︰

    “驚了,層主你當初是不是發了一個覺得怪病是金手指的帖子?!都過了這麼久了層主你還沒有吃藥嗎?”

    “綠帖綠得有始有終,服。”

    “哈哈哈哈這位層主請問您是要認領錦鯉精嗎?”

    “親親,這邊的建議是早點吃藥哦,留企鵝號病是不會好的呢。”

    何如歌︰“……”

    我沒病,真的沒病。

    被群嘲的何如歌安靜如J地離開論壇,他吃完午飯後登錄游戲,給游戲里的實驗體投喂營養Y。

    小白虎的狀態不錯,而小兔子和黃金蟒的狀態卻很不好。

    黃金蟒拒絕進食。

    黃金蟒

    【進食對我來說是一種負擔,不吃東西,我活的時間也許能更長一些。】

    黃金蟒說話有氣無力,氣若游絲,何如歌忽然想起在做『神秘的醫務室』那個支線任務時,就有血紅的十五分鐘倒計時掛在屏幕上。

    『一起看星空』這個支線任務出來時,何如歌還有些慶幸沒有明確的任務時限,哪怕知道黃金蟒時日無多,要抓緊做任務,但這種急迫感沒有時間精確到秒的倒計時強烈。

    現在他發現自己錯了,錯的離譜。

    未知才是最可怕的,沒有明確期限的支線任務,就像懸掛在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也許下一秒劍就掉落下來,斬斷最後的希望。

    何如歌使用『萬能醫用噴霧』,對著黃金蟒的傷口再次噴了一遍,他想要讓這只大蛇在死前過得好一點。

    黃金蟒

    【謝謝你,但不用把珍貴的藥浪費在將死之人的身上了,不值得。】

    和拒絕進食的黃金蟒不同,小兔子是暴飲暴食,他喝完了一瓶營養Y又喝了第二瓶,咕嚕咕嚕兩瓶下肚後,還嚷嚷著餓。

    19號

    【餓、餓……好餓啊,我還想要。】

    何如歌一時間有些為難,游戲里小兔子的腹部明顯鼓了起來,如果再喝一瓶,何如歌擔心小肚子會撐到爆炸。

    20號

    【不能給他喝,喝下太多的營養Y,他會撐死的。】

    小白虎制止了何如歌。

    小兔子雖然是個小哭包,但是很懂事,小白虎和何如歌不讓他喝營養Y,他沒有哭鬧不休,而是抱住自己長長的兔耳朵,自己舔自己的毛毛。

    舔完毛毛的小兔子有些惆悵地望著自己鼓起來的肚皮,喃喃說餓。

    看著難受的小兔子,何如歌突然明白了什麼是孩子生病,父母心痛,他用一顆水果糖暫時哄好了小兔子。

    為什麼會覺得餓,是移植了蟲翼的後遺癥嗎?可是為什麼小白虎沒有出現這種狀況?

    何如歌百思不得其解,他點擊小白虎的狀態。

    【喜歡】︰20號很喜歡你,好感度82

    【未覺醒】︰還沒有人發現20號是個小怪物,除了你

    小怪物。

    這個游戲從一開始就明示小白虎是只小怪物,可現在都到第二個實驗了,何如歌只發現小白虎怪可愛的。

    還有這個好感度,現在只是第二個實驗了,好感度居然就刷到了82,太奇怪了,主線任務要求優秀的好感度是90,還差8點好感度,就能刷到優秀值,這完全不合常理。

    真的能這麼容易就刷到90以上的好感度嗎?

    何如歌隱隱覺得,這個游戲在憋著一個大招。

    好久沒有和小白虎進行對話了,鼠標點擊親密互動中的【對話】。

    20號

    【吼吼『我沒事』】

    【嗷『你不要擔心太多,有時候死亡反而是一種解脫』】

    【20號想要安慰你,可是他不太擅長安慰人】

    【20號對自己笨拙的安慰感到懊惱】

    小白虎的藍眸黯淡下來,尾巴圈住自己的四只爪爪,他沉默地盯著自己的爪子。

    這一刻何如歌很想摸摸小白虎的小腦袋。

    小白虎忽然抬起頭來,藍眸亮晶晶的,他神情堅定,步伐果決地走向何如歌,一只小爪子搭在了何如歌的手掌,小白虎側過身,那條毛絨絨的虎尾輕柔地落在了何如歌的手心。

    20號

    【嗷『我把尾巴給你摸,你會開心一點嗎?』】

    【玩尾巴】(已解鎖)

    何如歌的目光一瞬間柔和下來,他望著這只不自在的小白虎,輕聲道︰“會的。”

    鼠標點擊【玩尾巴】。

    修長的手小心觸踫尾巴,與何如歌的束手束腳不同,小尾巴大方熱情得多,雪白的尾巴尖搖了搖,這條小尾巴主動勾住了青年的食指,也顫巍巍地勾住了何如歌的心。

    20號

    【20號的尾巴纏住了你的手指】

    【吼『你是我的』】

    何如歌的心尖微顫。

    嗯,你也是我的,你是我家的小可愛。

    和小白虎互動後,何如歌又重新對這個游戲充滿熱愛。游戲虐他千百遍,他待游戲如初戀。

    何如歌想起之前抽到的稀有道具還沒有仔細查看,于是從背包里翻出了『命運卡牌』。

    【名稱】︰命運卡牌

    『限制︰雖然只能使用一次,但命運是可以改變的』

    這個卡牌是預言類的道具,一看就非常珍貴,而且還沒有使用人選的限制,他可以用命運卡牌預測小兔子、小白虎、黃金蟒甚至是烏鴉等其中一位的未來。

    就是不知道命運卡牌預測出來的結果有多詳細,會不會詳細到角色因何而死?

    游戲的劇情線撲朔迷離,如果他能知道一個游戲人物的命運線,也許能避免一些不幸,所以一定要決定好預測的人選和預測的時機。

    他要不要現在使用?要對誰使用?

    小白虎是游戲的攻略對象,關于小白虎的命運,其實游戲在開頭就簡略地提到過了。從小怪物變成大怪物,毀了星海孤兒院的一切。

    小白虎會遇到困難,但是困難肯定打倒不了他。

    黃金蟒的結局大概率是病死,這種已經猜得到的結局,沒有浪費道具的必要。至于小兔子,就算小兔子的死亡了,他也能使用小精靈球捕捉小兔子。

    而烏鴉……烏鴉報恩結束後,他和烏鴉之間就沒有什麼羈絆了,烏鴉的命運線是怎麼樣的,和他沒有太大關系。

    目前所有人貌似都沒有使用『命運卡牌』的必要,何如歌生怕自己漏了誰,他掰著指頭算游戲里出現過的角色。

    黃鼬、小白虎、小兔子、蠍、尋藥鼠、烏鴉、黃金蟒……

    烏鴉

    【鮫,你出來一下,我有事情要和你說。】

    打開214房門,烏鴉對何如歌喊道。

    回憶角色的何如歌猛然一怔,是了,他漏了一個角色,這個角色就是游戲中的自己——

    鮫。

    命運卡牌沒有使用對象的限制,既然任何人都可以使用,那麼“鮫”自然也可以。

    沒有任何一個角色的命運線,比“鮫”還要重要了,這個游戲給每個游戲角色都安排了結局,那麼鮫的命運線是什麼呢?

    何如歌難以平復激動的心情,他就像查破案文“凶手是誰”一樣,在姓名欄內輸入了“鮫”。

    鼠標點擊確定。

    深紫色的命運卡牌開始旋轉,神秘而璀璨的星光籠罩住卡牌。

    【身份】︰鮫

    【氣運】︰錦鯉命格,天賦吉運,福澤深厚

    有此氣運者,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福澤綿長,健全有德,秉性和順,動靜咸宜,求名得名,求利得利,旺夫宜家

    【戲言】︰你所失去的皆是虛無,你所擁有的才是未來

    何如歌︰“???”

    怎麼是一大堆文縐縐的東西,這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樣。

    何如歌關掉了命運卡牌的界面,走出214房間,C作人物跟在烏鴉身後。

    烏鴉帶何如歌來到了員工宿舍,他神情凝重。

    烏鴉

    【我之前對你說過,這條走廊盡頭的門不能打開。今天晚上我會為你打開那扇門,門後面的世界很神奇,你一直往上爬,就能到達一個看得見星空的地方。我只能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半個小時內你必須回來。】

    【如果回不來,那就永遠留在那里吧。】

    *

    席歸璨看著滴水未進的黃金蟒,又轉頭看向肚子鼓漲的小兔子,他閉上眼,嗅到了空氣中彌漫的死氣。

    過了今夜,黃金蟒和小兔子應該就要死了。

    黃金蟒的死是意料之中,他體內混淆著三種蟲翼的力量,蟲翼是蟲族的力量核心,在移植成功前,它們對待新宿主毫無憐憫之意,會瘋狂吸收宿主體內的養分。只有移植成功後,它們才會顧慮新宿主的身體健康,克制自己。

    三種不同的蟲翼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它們會激烈競爭,瘋狂進食,誰也不容許自己得到的養分是最少的。

    所以黃金蟒的死亡很早就注定了。

    死亡的實驗體毫無價值,然而移植成功的實驗體,哪怕是移植了劣等蟲翼的烏鴉,戰斗力也堪比聯邦的中級戰士。

    一個會開機甲、單體作戰優秀的中級戰士。

    聯邦培養出一位優秀的中級戰士需要十幾年的時間,期間要投入許多金錢和師資力量。

    而移植實驗批量制造出來的實驗體則不同,低投入,高回報。這個實驗花費的最大代價反而是原材料的運輸費用,因為星戰幾乎提供了一切——

    戰場上蟲族的尸體、因為星戰無家可歸的孤兒。

    蟲族是高武力低智力的蟲族,它們的蟲翼可以破開堅硬的戰斗機甲,蟲翼是它們的力量核心。哪怕一次“死神之翼”有99個實驗體死去,只要有一個活下來,這次實驗就是回本的。

    因為蟲翼可以多次使用。

    因為孤兒源源不斷。

    在戰爭時期,人命永遠是最不值錢的東西。

    小白虎有些累了,他趴在鐵籠的棉窩里,靜悄悄地看著何如歌。

    青年蹲在小兔子面前,有些為難地蹙眉,不知道是否應該把第三瓶營養Y喂給對方。

    “不能給他喝,喝下太多營養Y,他會撐死的。”席歸璨制止道。

    高等蟲翼需要的養分太多了,它們的胃口就是無底D,會唆使宿主進食,瘋狂地進食,那種刻入骨髓的饑餓感會一直存在著、折磨著,直到蟲翼徹底融合身體。

    席歸璨此時也是餓的,明明喝了一瓶營養Y,可胃里還是空蕩蕩的,像餓了三天三夜,這種饑餓感好似一把鈍刀,緩緩切割著名為理智的弦。

    可是呀……

    當他看到眼前那個人,看著那雙溫柔悲憫的黑眸時,無孔不入的饑餓感忽然消失了。

    不要煩惱,不要憂愁。

    小白虎想要撫平何如歌緊鎖的眉心。

    “我沒事。”我沒事,所以你不用擔心我。

    啊,可是你現在更擔心的好像是19號的那只小兔子。

    小白虎干巴巴地道︰“你不要擔心太多,有時候死亡反而是一種解脫。”

    面前人還是不開心。

    小白虎又煩躁又自責,他知道該怎麼傷害別人,卻不知道要如何去安慰一個受傷的人。生活教給他的從來都是傷害、以暴制暴,而不是溫柔以待。

    他就像熱鍋上的螞蟻,急得想要圍著眼前人轉圈圈。何如歌喜歡什麼呢?

    小白虎努力思考。

    ——好像是喜歡我的。

    ——喜歡我的爪子。

    ——喜歡我的尾巴。

    小白虎主動將尾巴交到眼前人的手里,不確定地問道︰“我把尾巴給你摸,你會開心一點嗎?”

    面前的青年笑了起來,笑意從他的眼角眉梢漾開。

    小白虎怔怔地望著青年的笑眼,他情不自禁地用尾巴勾住了這個人,好像把這份快樂也一並勾住了。

    “你是我的。”

    他那空蕩蕩的靈魂得到了滿足。

    一種終于吃飽的饜食感洗禮了他的身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