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鎖妖塔,朝不保夕!

    陳天一邊期待著新的小龍寶模樣,一邊將靈值灌注在龍蛋之上,隨後便是一道光芒亮起,陳天趕緊用被單包住正在發光的龍蛋,畢竟在這晚上還用著蠟燭的小巫仙之中,這光亮實在是太過于刺眼了。

    剛將龍蛋包裹起來,整個小巫仙所在的山頭猛地一顫,一股磁場之力猛地升起,隨後一聲龍吟震天!

    與此同時,所有蠱蟲皆是躁動起來,在盒子之中亂跑亂叫著。

    苗梓涵被龍吟震起來,隨後看著她身邊的雪蟾,眉毛一挑,此時的雪蟾,一動不動,趴在那里,兩只前爪努力前探,仿佛膜拜而下一般。

    她把雪蟾抓起來,用手戳了戳,卻見雪蟾奮力拜托了苗梓涵的手,落下之後仍舊朝著一個方向膜拜而下,苗梓涵從來沒有見過雪蟾這麼怪異的動作,當下也看向另一邊,當下雙眼瞪大,這是……什麼感覺。

    忽然間一股壓力壓下,那種感覺,竟然讓她的身子不受控制,腦袋低下,久久不敢抬頭。

    幾分鐘之後,那股壓力才退散,與此同時,苗生也是松了一口氣,看向另一邊,那個方向,整個陳天房間所在,不用說,整個小巫仙之中能夠散發出這種氣勢的,恐怕也就是陳天了吧,雖然苗生不知道這是什麼力量,但是還是著實震驚了一把。

    剛才就是他,也有一種頂禮膜拜的感覺。

    這還是他平生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

    在陳天房間之中,一條棕黑色的小龍浮現而出,盤在陳天身上,龍首更是寵溺地蹭著陳天。

    陳天摸了摸小龍,那小龍松開陳天,墨光一閃,化成人形。

    這一下倒是讓陳天眼前一亮,因為站在他面前的,倒是一個小公主,一身古裝,頭上還帶著不少頭飾,要是讓別人看見,恐怕會認為是從哪個劇場跑出來的呢。

    此時小公主看向陳天,眼楮一亮一亮的,雙手重疊置于右側腰間,雙膝微曲,埋頭,對著陳天行禮,口中叫道,“父皇吉祥!”

    這下倒是把陳天逗笑了,他什麼什麼變成了皇上了,當下他把小丫頭抱起來,捏捏她的臉,“要叫爸爸,不用叫父皇,知道了嗎?”

    嗚……

    小丫頭吶吶兩聲,最後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接著陳天幫她換了身衣服,正好小曦的一些衣服還放在系統空間之中,換好之後,小丫頭也像是現代的人了。

    接著陳天便把小丫頭抱到自己身邊,一邊給她講著現代的故事一邊教她一些知識。

    “小丫頭,以後就叫你龍瑤怎麼樣?”陳天仰面,把龍瑤舉高高,逗得龍瑤嘻嘻直笑,隨後用力點了點頭,被陳天擁入懷中。

    第二天,陳天一大早便起床,幫龍瑤洗漱完之後就把她放進系統空間之中。

    畢竟憑空多出一個孩子,不管怎麼說都會讓別人起疑,更何況昨天龍瑤出世,肯定引發了異象,這很容易把他們聯系在一起。

    他現在雖然有實力,可是還不能讓小龍寶的秘密泄露出去,你永遠不知道,華夏甚至全世界對龍這種聖靈有多大的興趣。

    否則的話當年龍骨也不可能被別人差一點盜運出去。

    早餐格外的豐盛,可能是為了慶祝剿滅湘尸盟以及出世吧。

    當然,這里的豐盛也不過是相比于小巫仙之前的早餐,在外面,也不過就是早上路邊攤的水平。

    不過陳天沒有任何嫌棄,吃了不少。

    隨後他便和苗生以及幾個長老準備啟程,陳天現在也想要帶著龍瑤早點回家了,並且苗生和幾個長老听了昨天陳天的話,心中也癢癢起來,那可是天鼎門,其中藏書閣之中還不知道存了多少煉丹秘籍,要是再能夠整合當初天鼎門的弟子,那小巫仙重現天鼎門的輝煌也不無可能。

    畢竟小巫仙之中本來就是煉蠱出身,本來就傳承了一些醫術,他們本來就精通藥理,習練煉丹應該不是什麼難事,這樣一來,小巫仙必定成為當地甚至周圍幾個省市富豪的青睞,恐怕要不了多長時間,天鼎門廢墟便會被清理,重新蓋起新的道觀。

    一時間,小巫仙上下對于以後的生活都充滿著向往,只不過苗生卻知道,如果不確定規矩的話,那小巫仙必定會惹出亂子,好在他已經定下了嚴格的規矩,就等著實施了。

    想好這些,陳天便帶著苗生和小巫仙幾個長老朝著十萬大山之外走去,後面還帶著兩個長老幫陳天扛著石棺。

    苗生走了不遠,朝著小巫仙看了一眼,隨後安下心來,畢竟這十萬大山之中,會對小巫仙出手的也就是已經被滅了的湘尸盟,現在就算是他和幾個長老不在小巫仙之中,也沒有人敢來犯,至于那些反叛的長老,苗生更不擔心,畢竟沒了苗柳亮這個領頭人,他們還沒有那個膽子反叛。

    就在陳天出十萬大山的時候,此時龍虎山正一天師府之中。

    張晉忠老天師正盤腿坐在鎖妖塔所在的道觀之中,下一刻,一道脆響猛地傳來,讓他一雙眸子猛地睜開,他看向外面的鎖妖塔,心中升起一道不好的感覺,自從上次陳天離開龍虎山之後,這鎖妖塔是安定了不少,可是最近,這鎖妖塔呈現出一股詭異的寧靜,仿佛暴風雨之前的安寧一般,讓張晉忠心中擔憂不已。

    雖然他加持了幾遍封印,可是他知道,憑借他的術法之力,如果其中的四大鬼寇、十面妖王全都甦醒,沖破陳天布下的封印的話,他根本沒有絲毫的抵御之力,甚至連正一天師府都保不住,更不必說將他們重新封鎖進鎖妖塔。

    當下他拿出手機,準備打給張懷瑾,這般情況,還是讓陳天來看看吧,畢竟要是鬼寇妖王出世,那華夏可就危矣了。

    就在張晉忠打電話的時候,又是一道細微的響聲響起。

    天道靈音鎖鏈再度出現一道小小的裂縫,就是下面的八卦陣也有裂縫外延。

    鎖妖塔之中的鬼寇妖王感受到逐漸減弱的封印之力,全都來到了黑影之前跪拜而下,“大人,我們何時才能出去?”

    “快了。”

    兩個字,如同曠古而來,讓所有鬼寇妖王身子更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