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9 多麼熟悉的台詞

    我和葉致遠的朋友簡單溝通幾句後,讓小綠毛去幫著繳納保釋金,隨即在問詢室里見到了王影。

    看得出來這丫頭絕對受到了不小的驚嚇,頭發胡亂散落在肩頭,臉上的妝也哭花了,尤其是兩只眼圈黑黑一片,估計是眼影掉的色,穿一套精致的粉色運動短裙坐在問詢桌的後面微微發抖,陡然間給人一種弱不禁風的感覺。

    葉致遠的那個朋友,沖著王影對面的民警使了個眼色︰“小虎,讓這位女士簽下調解書走人吧。”

    王影條件反射的扭過來腦袋,當見到我時候,她的眼眸里閃過一抹異樣的神光,驚詫中帶著七分委屈。

    我擠出一抹微笑,朝她低聲安慰︰“沒事哈,就是個誤會,警察同志都已經調查清楚了,他們怕你情緒不佳,才讓我過來接你的。”

    我沒有提繳納保釋金的事情,更沒有說是托人幫忙才能這麼快帶她走,她畢竟是個女孩子,面皮薄而且又沒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我也不想讓她留下什麼心理陰影。

    王影輕咬嘴皮,抽吸兩下鼻子沒有作聲。

    這時候,對面的年輕輔警拿出一張印滿字跡的A4紙,“啪”一下拍在桌上,粗聲粗氣的呵斥︰“調解書,在底下簽名按手印,我告訴你昂,如果不是你態度良好,又是初犯,光憑你砸爛水果店一條就夠刑事拘留十五天。”

    本來還扭頭看我的王影瞬間被拍桌子的動靜嚇了一哆嗦。

    “簽字就簽字唄,你吼什麼玩意兒!”我立時皺著眉頭看向民警。

    那小輔警也沒慣著我,直接皺眉呵斥︰“你干什麼?誰允許你擅自進問詢室的?出去!”

    “不是,你特麼跟誰對話呢。”站在我身後的小綠毛“蹭”一下躥上前,指著對方鼻子就喊︰“這地方不是講法講證據的嗎?哪寫我們不能進來了?一個小姑娘無非推搡幾下,砸了點爛水果,你還要判誰死刑是咋地!”

    “小虎,注意你的態度。”葉致遠那個朋友趕忙走到中間,一邊推著我和小綠毛往門口走,一邊朝著王影不停念叨︰“姑娘,你抓緊時間簽了民事調解書,就可以走了。”

    把我和小綠毛推出屋子里,我听到那小輔警氣鼓鼓的跟中年人理論︰“領導,基層工作不好干啊,這事兒本來就是王影尋釁在先,按照治安條例..”

    不知道那中年言語了幾句什麼,屋里面的吵吵聲漸漸平息下來。

    我深呼吸兩口,側脖看向小綠毛笑罵︰“你特娘的也是夠虎的,剛剛還要跟他動手啊?”

    “嘿嘿..”小綠毛沒有回應,只是傻乎乎的抹著後腦勺憨笑兩下。

    七八分鐘後,中年人帶著王影走出問詢室,王影耷拉著腦袋一副做錯事的孩子模樣。

    “王總,事情就這樣吧,回羊城以後替我跟小葉帶好。”中年人友好的跟我握了一下手,隨即若有所指的呢喃︰“佛S這邊和羊城不太一樣,我們這兩年的工作重心就是打非除惡。”

    “誒,多謝您了。”我微微一愣,听懂了對方的潛台詞,他這是委婉的警告我,這回放王影走是看在葉致遠的面子上,如果我們還沒完沒了的話,可能就得有點說道了。

    “那我就不遠送了,有時間來佛S,請你喝茶。”中年客套的擺擺手道別。

    我也沒多說任何,帶著王影和小綠毛快速走出警局。

    我替王影拽開後車門,輕聲道︰“我先送你回去吧,不叫什麼大事哈,你也不用往心里去,我讓人送你爸去上海看病了,你要是想去探望他的話,我可以把地址給你..”

    王影站在車門旁邊沒有動彈,很突然的抬頭問我︰“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我被問的一懵,迷瞪的低聲道︰“你是說我為什麼要送你爸去上海嗎?我覺得老頭太固執了,明知道自己身體有毛病,就一個勁捂著,所以幫他下下狠心,再有就是他確實對我不賴,我也希望他能..”

    “你為什麼要來?為什麼要管我?”王影秋水一般的眸子閃過幾滴晶瑩的淚花︰“我都差不多快要忘記你了,你為什麼又好端端的出現,是不是看到我狼狽,看到我過的不好,你心里才舒坦。”

    我呆滯的張大嘴巴,磕巴道︰“小影..你想多了,我不是要看你笑話,只是一听說你這邊出事了,所以才..”

    “才憐憫我是嗎?”王影昂起腦袋,淚水順著面頰緩緩蔓延︰“你和王莽都一樣,不!準確的說,你們從根上就是一種人,他也是這樣,在我自己都快忘記我還有爸爸的時候,他突然出現,各種噓寒問暖,還要把打拼了半輩子的產業全都送給我,你同樣還是這樣,明明和小雅都有了孩子,卻給我留幻想,讓我像個傻子一樣去勾畫我們的未來,好不容易我走出了你帶給我的陰影,你又出現了,你是不是非要看到我死才罷休啊,嗚嗚嗚..”

    話沒說完,王影就蹲下身子嚎啕痛哭起來。

    看著她的歇斯底里,我梭動嘴皮沒有吭聲,站在她的角度來說,這段時間確實承受了很多不該承受的委屈,也確實經歷了常人無法感受的起伏。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沒有爸爸,好不容易有了爸爸,又要和你分道揚鑣。”王影不停拿手背擦抹著眼淚,可剛剛才擦拭干淨,淚水又迅速蔓延出來,越哭越傷心的哽咽︰“我始終不明白,兩個注定不會在一起的人,老天爺為什麼還要安排他們相遇,嗚嗚嗚..”

    我重重嘆息一聲,扭頭背轉過去身子,我能理解她心底積壓的那些不快,也能感受到她的無助和委曲,不讓她哭出來、發泄出來,她早晚得把自己憋出毛病。

    十多分鐘後,王影漸漸停止了哭泣,抽泣著拽開車門坐了進去。

    “回羊城嗎?”我也坐上去,朝她溫柔的問。

    “我車還在賓館附近。”王影紅著眼圈,指了指路口道︰“你往前一直走,大概兩三公里左右就能看到。”

    “嗯,行。”我沖著站在車外的小綠毛揮了揮胳膊。

    坐在車里,我和王影彼此都很沉默,她托著下巴看向車外,我透過車窗的倒影細細打量她。

    沉寂了差不多一根煙的功夫,王影聲音干澀的開口︰“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我沒想讓警察通知你的。”

    “沒事兒,撇去莽叔的關系,咱們也是朋友。”我脫口而出。

    “朋友嗎?”王影抿嘴回過來腦袋,目光在我臉上停留兩秒後,擠出一抹笑容︰“嗯,還是要說聲謝謝。”

    我本來想解釋的,可話到嘴邊又不知道該說點什麼,我和王影屬于什麼關系?不就是朋友嗎,往前一步,大家心底都有芥蒂,退後一步,彼此又不可能做到真的素不相識。

    接著,我倆再次陷入沉默。

    車子一直開到一家名為“寶順”的快捷酒店門前,王影指了指前方道︰“我車就停在前面,在路口把我放下吧。”

    “誒。”小綠毛馬上踩了一腳剎車。

    王影“ ”的一下打開車門,半個身子探下去,半個身子還在車里,朝我眨巴兩下眼楮道︰“真的謝謝你了王朗,等回羊城以後,我請你和小雅吃飯,咱們就從這兒分開吧,我自己開車回去。”

    “好啊,不要再惹事了,也不要想不開。”我佯做無所謂的模樣也朝她笑了笑。

    “咯咯咯..”王影發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掩嘴輕喃︰“多熟悉的台詞啊,以前你每次出去,我也總這麼囑咐你,不要惹事,結果咱倆現在身份對調啦。”

    我鼓動兩下喉結,朝她揮揮手道別。

    目送王影朝著一台酒店方向走去,我長長的吐了口濁氣。

    “朗爺,咱們回去嗎?”過去兩三分鐘左右,小綠毛扭頭問了我一嘴。

    “等等吧,等她開出來車,咱們跟在她後面。”我想了想後示意。

    “啊!”

    我話音剛落下,突兀間听到酒店門前傳來王影的尖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