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2章 走走

    說了兩句話,在阿姨不斷的眼神催促下,傅懷城約青雨去屋外走走,曬一下太陽。

    “有台階...”

    青雨攙著傅懷城來到了屋外。

    和阿姨說的一樣,草都綠了起來,也有一些花開了。

    照料花草的嬸子大概是去忙了,本來澆花的水管放在原地,傅懷城拿了起來,澆了一下,看看青雨。

    “你要試試澆花水嗎?”

    青雨愣了一下,“好。”

    她以前看得見的時候,好像拿小噴壺澆過花水,可是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記憶了。

    “來,從這邊拿著。”

    傅懷城拉過青雨的手,避開水讓她拿著,拉著她的胳膊上前,“這邊,這邊有花...”

    “他們做了一個花架,花架上不少花,現在開了一半,很漂亮,不過還有一半沒開。”

    傅懷城說明著,拉了一下青雨的手,“澆這一棵。”

    “哦。”青雨忍不住問,“這棵開花了嗎?”

    “沒有,這是蘭花,沒花。”傅懷城這次沒動手,“換下一棵。”

    青雨試著往旁邊挪了一下。

    “不對,再回去一點,漏了一棵。”

    青雨往回挪,“好了嗎?”

    “沒有,又是剛才那一棵了,你動作小一點。”

    青雨又往前,傅懷城還是搖頭,“不對,在兩盆花之間,在偏右一點。”

    青雨有點惱,“你說這麼多不如幫我一下,你走那麼遠干嘛。”

    “我修剪修剪。”傅懷城沒過去,“你自己試著做做看。”

    他覺得青雨有點壓抑自己了。

    她明明看不到,可平時卻總是做能看到的樣子,為此好像什麼都不做。

    這樣其實不太好。

    來到外面,在太陽的照射下,傅懷城發現青雨皮膚很白,而且是那種常年不見陽光的白。

    他覺得青雨該曬曬太陽,她也該走出來一些。

    接觸得久了,很多人都覺得青雨厲害,覺得青雨走出來了,只有他感覺青雨還是沒走出來。

    還是將自己封閉著。

    她小心翼翼的在那個自認安全的範圍內,從沒踏出來過。

    這樣不好。

    傅懷城看著青雨咬著唇,難得幼稚的沒再開口,水卻澆在花盆之間,笑了笑也沒糾正。

    “好了沒?”

    青雨自己生了一下氣,發現傅懷城沒說話,忍不住開口。

    “好了,往左一點...”

    傅懷城才說著,青雨就驚呼了一聲,“啊...”

    腳下一動,手一亂,水也濺到了身上,“好涼。”

    傅懷城猛地站起身來,看了一眼又停下腳步,“沒事,沒事,就是水澆了流出來而已。”

    流出來的水流淌下來,濕了青雨的鞋子,她才會叫。

    青雨將水管遠遠拿開,又後退了兩步,“傅懷城你快過來把水管拿開,我不澆了。”

    “還有幾盆呢,你再澆。”

    “不要,有水,我要進去換衣服。”

    “水是干淨的不髒,你澆完吧。”

    傅懷城讓回來的嬸子回去,靠近青雨,將她拉到原位置,“有太陽水濺得也不多,不會著涼感冒,你再澆一下。”

    “我不澆了,我看不到,你又不幫我。”青雨有點懊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