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五百一十三章 橫掃陵墓!

    “這……這怎麼可能?”

    看到這一幕的信徒們目瞪口呆,實在不敢相信那仿佛鋼鐵堡壘般的怪物,竟然如同腐朽的房子一般坍塌。

    這可是鋼鐵怪物,不是紙糊泥塑的東西,又怎麼會如此不堪一擊?

    說來說去,還是自己實力太弱,又或者是唐震的實力太強了。

    “全都不要發呆了,咱們還是趕緊過去,將那些尸體收斂回去吧。”

    這會兒唐震正打掃戰場,從散落的金屬零件中撿起了兩樣物品,隨後便頭也不回的朝著前方走去。

    躲在後面的信徒見狀,連忙上前去收斂同伴的遺骸,不敢耽誤一點兒時間,免得再有怪物靠近。

    等走到跟前之後,信徒們才發現在散落的金屬零件上面,有很多地方都出現了裂紋。

    裂紋酥脆如同網狀,用手輕輕一掰,竟然如同風化砂子一般碎裂開來。

    信徒們滿臉詫異,湊上前去仔細觀看,發現這樣的裂紋到處都是。

    正是由于裂紋的存在,才使得機械傀儡的關鍵部件徹底失靈,最終在唐震的攻擊下崩潰碎裂。

    搞清楚原因之後,信徒們感嘆不已。

    “難怪好好的一具金屬傀儡,會突然間碎裂開來,原來是被硬生生的震碎了內部零件!”

    恍然大悟的同時,他們也對唐震更加敬畏,實在搞不懂他是如何做到的這一點。

    接下來的時間里,信徒們開始收斂同伴的遺骸,然後再將那些金屬物件整理分類,準備搬回制造基地。

    在材料緊缺的情況下,這一堆金屬零件在熔煉之後,絕對可以制造大量的武器。

    值得稱道的是,這種遠古金屬性能優良,即便是經歷了悠久的歲月,依舊保持著金燦燦的色彩。

    有些權貴喜歡花費大價錢收集這種名為精金的金屬,然後打造成精美的鏤空鎧甲,以此來作為身份的象征。

    雖然看起來華而不實,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只因這種金屬打造的鎧甲,擁有著讓人感覺震驚的防護能力。

    看似不堪一擊的鏤空戰甲,可以輕松抵擋戰錘等沉重武器的攻擊,輕易不會出現凹陷的情況。

    即便是因為重擊而破損,卻也可以在很短的時間里恢復原狀,效果非常神奇。

    說白了就是記憶金屬,而且還是很高級的那種,可以充當很好的符文法陣刻畫材料。

    至于弓弩的射擊,同樣不需要擔心,因為鏤空的鎧甲里面,都標配著一套金黃色的鏈甲。

    這種鏈甲可以抵擋弓箭的射擊,同樣也可以防護刀劍的穿刺劈砍,是真正可以救命的好東西。

    很多貴族在外出交際的時候,都會穿上一套古精金鍛造的鏈甲,目的就是防止遭遇突然的刺殺。

    這一批金屬價值極高,如果不是情況緊急的話,將其賣掉後換取大量的現金,才是最為理智的做法。

    如今被運回去,就只能用來制造普通的武器,而不是鍛造精美的戰甲。

    只是隨著浩劫降臨,這種精金打造的普通武器,或許會創造更大的價值。

    ……

    唐震走了一段距離,順手擊殺了幾十只變異巨鼠後,上古陵墓便出現在他的眼前。

    被腐蝕般的漏洞後面,是一座幽暗的空間,一道道流光在黑暗中閃現,透露出詭異陰森的氣息。

    看了幾眼唐震就能確定,流動的光芒其實是運行的符文法陣,擁有偵測預警等多種功能。

    當然這些功能需要特定的條件才能激活,或許是無人闖入的緣故,此時符文法陣正處于半休眠的狀態。

    看了幾眼之後,唐震微微一笑,跨步進入了陵墓當中。

    既然已經搞清楚了符文法陣的運行原理,此時唐震要做的事情,就是對其進行更改破壞,使其變得對自己有利。

    只要做到這一點,陵墓的防御系統就會陷入崩潰,可以讓唐震變得更加輕松。

    進入陵墓當中後,陰冷的氣息越發濃郁,證明這里存在著靈體一類的東西。

    唐震毫不在意,相比金屬傀儡來說,這些靈體其實更好對付。

    他現在只想尋找更多的金屬傀儡,因為這種怪物被干掉後,竟然有著非常豐厚的獎勵。

    縱身輕輕一躍,唐震就已經貼在了陵墓的石牆上,手中長劍在流光閃爍的牆壁橫劈豎砍。

    伴隨著一陣光芒閃爍,陵墓內部如同電線短路,很多地方都爆出刺眼的火花。

    “呲呲呲……”

    忽明忽暗的光亮中,讓陵墓變得如同鬼域一般,時不時還有朦朧的鬼影出現,飄向唐震所在的位置。

    “ !”

    如同鐵水炸裂一般,牆壁上爆出大團刺眼的火花,徹底照亮了這整座陵墓,更驅散了所有的黑暗。

    符文法陣由金屬絲線構成,原本嵌入牆壁和棚頂,此刻卻如同燒紅的燈絲一般,發出刺眼的光芒,將整座陵墓照得燈火通明。

    唐震用特殊的手段,將符文法陣變成了超級“燈泡”,照亮了整座陵墓。

    這種做法有著很強的破壞性,符文法陣到底能堅持多久,還要看自身的質量如何。

    因為多了一只超級“燈泡”,多少年來始終處于黑暗狀態的陵墓,如今變得亮如白晝。

    遠本隱藏在黑暗當中的怪物,如今徹底失去了掩護,機械傀儡倒是沒什麼,那些靈體和怪獸卻徹底亂了陣腳。

    它們發出不安的怒吼,在看到唐震之後,立刻蜂擁而來。

    “來得正好!”

    雖然怪物數量眾多,但是唐震沒有任何懼意,反倒是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似乎又重新回到當年,為樓城崛起而搏殺的歲月,那時心頭總是激蕩著一腔熱血,對于戰斗有著偏執的熱愛。

    似乎不染一身征塵,不啖敵人鮮血,就覺得生命沒有意義一般。

    接下來就見一道身影手持長劍,迎著成群的怪物沖了過去,雖然敵眾我寡,但卻氣勢如虹!

    刀光閃,劍影寒,威風懾敵膽。

    唐震縱躍如飛,哪怕是被一大群怪物所包圍,卻依舊毫無懼意,如入無人之境。

    手中長劍揮舞,帶起一道道寒光,如同死神的鐮刀,不斷收割著怪物的性命。

    怪物怒吼連連,卻被接連不斷的砍倒在地,血肉怪物被劈碎,金屬傀儡被震裂崩解,搞得滿地狼藉。

    就在戰斗變得越發激烈時,陵墓的入口處,那骨突然帶人出現。

    他後面跟著幾名修士,幾十名信徒,一個個全副武裝,顯然做好了戰斗的準備。

    當他將艾莉的事情告訴力特後,就立刻得到命令,必須要搞清楚前因後果,同時將所需的材料湊齊。

    顯然力特已經動心,迫不及待的想要嘗試一下,看看自己能否成為修士。

    那骨不敢耽誤,立刻調集一群好手匆匆趕來,試圖跟隨唐震一同清理陵墓。

    結果剛靠近陵墓,就發現原本漆黑一片的陵墓中燈火通明,同時還有刺耳的廝殺聲傳來。

    等到沖進來之後,他立刻看到了被怪物包圍起來,卻殺得怪物尸橫遍地的唐震。

    “這家伙,還真是一個怪物啊!”

    那骨被這一幕所震懾,若是換做他的話,根本不可能是這些怪物的對手,或許早就被撕成了碎片。

    其他幾名修士,早就處于震驚狀態,眼楮瞪得滾圓。

    原本還對唐震的實力不太了解,不過在看到眼前的景象之後,他們立刻明白了彼此之間的實力差距有多大。

    若是與唐震交手的話,他們就算是一起上,最後的結局怕也是一敗涂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