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五百一十四章 你們旁觀吧!

    “咱們要不要上去幫忙,就這樣在旁邊看著,似乎有些不太好啊?”

    一名警鐘教會的修士回過神來,對著那骨說道,只是語氣有些猶豫。

    他感覺應該去幫忙,可是那些凶悍的怪物,卻讓他望而卻步。

    這可不是玩樂,稍有不慎就會丟掉性命,弄不好還會死無全尸。

    其他警鐘教會的修士,基本上也是相同的態度,如果能選擇的話,他們實在不願意跟這些可怕的怪物交手。

    “必須上前支援,不管是否對唐震有幫助,至少要表明咱們的態度!”

    那骨考慮的更多,用果斷的語氣說道。

    眾人聞言不再猶豫,立刻沖入陵墓當中,並從外圍對怪物發動攻擊。

    原本圍攻唐震的怪物見狀,立刻調轉方向,朝著那骨等人襲來。

    看著氣勢洶洶的怪物,那骨等人自發的聚集到一起,對抗怪物的瘋狂攻擊。

    唐震敢于單槍匹馬的獨闖陵墓,他們卻沒有底氣敢于單挑一群怪物,那簡直就是在找死。

    結果就在這時,耳邊卻傳來了唐震的聲音。

    “你們怎麼回事,馬上給我離開!”

    聲音雖然平淡,卻帶著不容置疑的態度,讓那骨等人有些不知所措。

    自己好心過來幫忙,唐震怎麼還會生氣?

    心里正在疑惑,懷疑自己是否听錯時,唐震的聲音再次傳來。

    “如果你們不想死的話,就最好退出陵墓,因為最可怕的怪物還沒有出現。

    你們面對那種怪物,根本沒有任何還手之力,這回听懂了沒有。”

    听到唐震的警告,那骨等人心頭一驚,顯然是沒想到還有更厲害的怪物存在。

    單單眼前這些怪物,就讓他們心驚膽戰,如果再出現更強悍的怪物,那簡直就是要人老命。

    意識到這一點,那骨不再遲疑,立刻招呼眾人且戰且退。

    怪物領地性很強,只要退出陵墓的範圍,它們就不再繼續追擊。

    看著怪物調轉方向,重新涌向唐震後,那骨等人長長的松了口氣。

    只是再看獨戰怪物的唐震,眾人的眼神都有些復雜,同時還有一陣陣的汗顏。

    唐震讓他們退出,本身是出于好意,可又何嘗不是信不過他們的能力。

    雖然心中滿是不甘,可是一想剛才面對怪物時的壓力,再看唐震戰斗時的從容自如,他們當真無話可說。

    “咱們還是老老實實的呆著,等候唐震閣下的召喚,免得冒冒失失的給他添亂。”

    那骨憋出一句話,算是緩解眾人的尷尬,等于有了袖手旁觀的理由。

    看到那骨等人撤離,唐震這才收回注意力,繼續對戰那些陵墓中的怪物。

    先前那骨等人突然沖進來,確實讓唐震有些措手不及,這幫家伙試圖幫忙,不過在唐震看來就是搗亂。

    如今怪物就是寶貴資源,唐震自己獵殺還來不及,又怎麼可能讓別人搶奪?

    其實唐震並非危言聳听,在這座陵墓當中,確實有更厲害的怪物存在。

    唐震已經發現對方,就在陵墓前方的主墓室入口,只是並沒有被激活而已。

    這是兩尊武士造型的傀儡,外形跟天墟城兩側大山的雕像十分相似,紋飾風格也同出一源。

    如果那骨等人胡亂行動,提前激活了兩只巨型機械傀儡,唐震就算是有三頭六臂,也必須要避其鋒芒。

    一番廝殺之後,怪物已經被唐震干掉了一半,他的等級也隨之提升。

    那種力量逐漸回歸的感覺,其實並不會讓人興奮,反而是非常的憋屈。

    就仿佛水龍頭只開一條縫,水流滴滴答答,偏偏本身已經習慣了暢快淋灕的感覺。

    唯一能做的,就是慢慢適應而已。

    他感覺很不爽,旁邊觀戰的那骨等人卻是滿臉震驚,他們發現戰斗了這麼長時間,唐震竟然沒有絲毫疲態。

    或者說是越戰越勇,隨著獵殺怪物的數量增多,唐震的攻擊力似乎也在提升。

    剛開始的時候,唐震需要多次攻擊才能干掉怪物,可現在只需一招,就能夠將怪物干掉。

    “難道是某種特殊的戰技,可以讓人越戰越勇?”

    那骨等人心中冒出這個念頭,雖然感覺有些離譜,可是唐震的狀態又如何解釋?

    即便是修士也會感到疲憊,尤其是傾盡全力的生死搏殺,對于身體的負擔更大。

    即便是透支體力,那也有個限度,絕對不可能像現在這樣,戰斗半天還生龍活虎。

    “難道樓城修士都是如此強悍,果真如此的話,那當真是要提高警惕了。”

    那骨心里暗暗說道,看向唐震的眼神也變得越發凝重。

    他在警鐘教會中擔任要職,並且還是那骨的心腹,自然了解力特對于樓城修士的態度。

    按照力特所言,當初就是因為樓城修士,所以他和族人才會被逐出天墟城,最終慘死于怪物的利爪下。

    只是在那種特殊的情況下,樓城修士的做法並沒有錯,要怪只能怪力特和自己的族人太過弱小,根本沒有能力守護自己的家園。

    否則就算樓城修士不出手,他們也抵擋不住怪物的攻擊,最終依舊會成為怪物的美餐。

    所以那骨始終堅信,只要自己擁有足夠的實力,就可以與樓城修士平等合作,甚至佔據更多的優勢。

    不過在接觸唐震之後,他的這種想法正在逐漸發生改變,只因樓城修士的強悍,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

    那骨的信心變得越發不足,如果樓城修士都是如此的話,警鐘教會根本不可能是對手。

    既然如此,合作又是否要繼續?

    心中突然冒出這個念頭,讓那骨陷入沉思,不過很快就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

    如今情況不同,已經不是他們願不願意合作的時候,而是必須要合作,否則就會面對怪物和樓城修士兩大強敵。

    無論是哪一方敵人,警鐘教會都無法對抗。

    所以力特才會選擇與樓城修士合作,因為這是唯一的選擇,畢竟雙方有著共同的敵人。

    反正不能與怪物合作,只因對方的目標是毀滅世界,與對方合作的結果就是自尋死路。

    就在那骨胡思亂想時,唐震已經將剩余的怪物全部解決,然後又迅速的清理完戰場。

    不等那骨等人回過神來,唐震已經提著長劍,直奔主墓室而去。

    距離墓室入口不到十米時,只听一陣“ 嚓”的聲音響起,兩尊渾身金光閃閃的雕像發出聲音,突然間從休眠的狀態中甦醒過來。

    一頭傀儡揮舞著手中金錘,朝著唐震狠狠砸來,速度快得如同閃電一般。

    至于另外一尊傀儡,則舉著類似法杖的武器,接連不斷的射出幽綠火球,如同鬼火一般追著唐震。

    遠處的那骨等人見狀,立刻想起了唐震的警告,心中暗自慶幸不已。

    陵墓中果然有著強悍的怪物,若是他們踫上的話,怕是早就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