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披歷

    任何一次回首,看到的、感受到的,都不會是當初所看到和感受到的。

    昔日漫漫雪野中的徐亦山,和今朝湖畔草堂中的徐亦山,不止隔著時間,隔著經歷,同樣也隔著修行層次的巨大差距。

    也因此,回首當初,這一刻,徐亦山看到的,感受到的,其實比當初要多得多。

    只是,某種東西,依然像是深埋在地下的種子,缺少了某些條件,無法破土而出。

    徐亦山並無絲毫沮喪,身為天階弟子,老師教導他的,不止是修行,更是生活。

    從一種難以言喻的靜定中回過神來後,徐亦山再次動筆,在紙上寫著這樣的話語︰

    “師者,道也,無師則無道。”

    “修者,首重緣法,師,是緣,是法,也是道。”

    這是徐亦山對“師道尊嚴”的理解。

    這理解,從親身經歷而來。

    他和家族內外的那諸多同輩子弟,出身相似,稟賦相似,其它亦相似,唯一的區別,就是他被老師收為了弟子,而其他人沿著正常的方向,在家族的傳承中向前走。

    走著走著,慢慢地,就彼此路遙。

    凝氣的時候,他比他們快了幾年。

    通脈的時候,他們反超了他幾十年,也居高臨下了他幾十年。

    只是彼時,不論是他們,還是他徐亦山自己,都不知道,他們雖同在修行,但其實,登得並不是一座山。

    所以高和低的對比,其實並沒有太多的意義。

    彼者,越走越艱難。

    通脈境,可能是他們的整個修行過程中,走得最順暢的一段路。

    而徐亦山這邊,通脈境,卻是在打基礎,在開拓和拓展根基。

    在老師的指引下,他走的是一條當初老師都未曾有機會去走的路。

    幾十年的起伏和浮沉,起伏伏伏伏伏,浮沉沉沉沉沉,徐亦山的一切矜高和心氣,都被消磨殆盡。

    其間經歷,以及心境上的種種來回反復,實在是一言難盡。

    類似這樣的經歷,在煎熬中,要麼是化為渣滓,要麼就是百煉成鋼。

    看的不止是挺沒挺過去,更看的是在那個煎熬的過程中,有沒有獲得一種上升。

    只有不斷的上升上升再上升,才能化煎熬為熔煉。否則,煎熬永遠都是煎熬,就算咬著牙拼著命地死挺過來了,也廢了大半。

    幾十年的時間里,那個絕對能算得上是“漫長”的時間里,特別是後面的那二三十年。

    親負。

    友負。

    甚至連徐亦山自己都有點負了自己。

    但是修行沒有負他。

    或者說,老師所給他的指引,沒有負他。

    徐亦山背著越來越重的包袱,彎著越來越直不起來的腰,艱難地,也漠然地,低著頭,一步一步地蹣跚而上。

    直到那一夜,在不知不覺中,他居然就那麼地,登到了山頂。

    在一片漫漫無邊的黑暗中,突然而來的亮光,驚醒了他一直閉著的眼,也喚醒了他一直封閉著的心。

    當他在漠然和茫然中抬起頭來。

    那一刻。

    群星燦爛,明月璀璨。

    無邊亮麗的蒼穹,仿佛為他一人而設。

    徐亦山站在山頂,愣愣地看著。

    同樣是在不知不覺中,他那已經彎了不知道多久的腰,一點一點地直了起來,而背上一直背著的那個包袱,也早已在不知不覺中,融入了他的生命之中。

    曾經,是不堪背負的重擔。

    而現在,已經變成了支撐著他的脊梁和力量。

    那一刻,是悲是喜,是哭是笑,現在的徐亦山已經回想不起來。

    不是真的回想不起來。

    而是當時,他就不知道。

    或許,是悲也有,喜也有,哭也有,笑也有吧。

    悲著,也喜著,哭著,也笑著,迷茫著,也清醒著,癲狂著,也平靜著……

    而當那些所有的情緒漸漸止息,站在山頂上的,是一個通脈大成初入開竅的修士。

    也就是在那一刻,徐亦山真正領略了,什麼叫修士。

    用一些話本中的說法,晉入了開竅境之後,徐亦山仿佛是獲得了奇遇。

    其實沒有什麼奇遇,他擁有的,只是之前的遭遇而已。

    而就是那些遭遇,讓徐亦山在開竅境中,突飛猛進,像是駕著一個小舟,在滾滾而下的怒江中順流而行一樣。

    他要做的,只是掌舵而已。

    修行,修行,別人都是越修越難,越行越慢。

    而他熬過通脈的那一段路之後,卻是突然,變難為易,變慢為快,以一種快到他自己都難以相信的速度,嗖嗖嗖地,就人階大成,然後更是半點也不停歇地,一沖而過。

    直接沖入了地階。

    轉身下望。

    家族內,家族外,曾經,那些以高傲的姿態走在他前方的同輩又或長輩,此刻,早已被他甩在了身後。

    身前,再無一人。

    徐亦山沒有下望太久,或者說,只是轉過身隨意地淡淡一瞥?

    一瞥之後,前塵俱散。

    重新轉過身來的徐亦山,還沒待怎麼沉吟,就被他的老師拎著,拎去了靈境。

    大瑤山靈境。

    被一個天階大修士收為弟子,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可惜這個世界沒有知乎,不然徐亦山大概就可以站出來回答了。

    答案是︰

    給你最高明的教導。

    給你最高深的傳承。

    除此之外,給你最好的外部條件。

    靈氣豐富之地,是為靈地。

    凡山水集聚,靈地數不勝數。

    靈境本質上也是靈地,但超出靈地太多太多,靈境中,“靈氣自生匯聚,自生流轉。”

    整個南洲,跨越不知多少萬里,不知多少國度,也不過就是五大靈境而已,也是五大聖地。

    靈地中的靈氣,卻是發散的。

    所以,別看靈地中,草木韶秀,但其實,人在其中,獲益並不太大。

    當然了,這是相對靈境來說。

    在大瑤山靈境中,徐亦山非主非客,而單純是以一種寄居的方式,深居簡出,甚至只有深居而沒有簡出。

    二十年靈境生活,他認識的大瑤山的人,沒有超過兩個。

    那是真正的潛修。

    靈境中,徐亦山的修行,如魚得水。

    而且是干渴了很久的魚,跳入了無邊無際的水。

    放量地飲。

    恣意地游。

    大抵世間修士,進入地階,便皆如身陷泥淖,前行一步都難,而于徐亦山而言,進入靈境之後,卻是以比之前開竅境更順利的方式,完成了地階的前段和中段。

    “師道尊嚴。”

    “地德如海。”

    “天恩浩蕩。”

    前兩者,徐亦山都已經領略。

    而最後一個,尚有待他去體驗。

    這一天,草堂中,徐亦山慢慢地寫著這幾個字,慢慢地寫,慢慢地回憶,慢慢地思索。

    曾經,他有慢過。

    曾經,他也有快過。

    而現在,快也好,慢也好,都是修行,都是人生。

    徐亦山已不太計較快慢。

    一個地階大成的修士,距真正的“大修士”,也不過就是一步之隔而已。

    這一步,徐亦山既相信老師,也相信自己。

    從開始修行到現在,老師為他安排好了一切,從凝氣到通脈,從通脈到開竅,也從人階到地階。

    “從地階到天階,這一步,完完全全地需要你自己來跨了。亦山,能跨過去嗎?”當日,老師這麼對他說道。

    徐亦山當日的回答是,“老師,我可以!”

    而今日,一天將盡時分,離開書屋草堂之前,徐亦山所寫的最後一幅字是︰

    一路平灘接險灘,一路披水與登巒。

    若無千山萬水艱,何來閑覽與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