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你好毒

    “你……你是誰?”

    見到眼前突然容貌大變的沈長老,金冢六人一聲驚呼,旋即同時驚的想要站起身子!

    然而,六人剛剛撐起身子,還沒站起身,人就紛紛軟倒了下去!

    “嘖嘖嘖……別動別動,各位听我的勸告,千萬別動,否則你們會後悔的!”

    “放肆!”

    金冢一聲暴喝︰“快……快拿下這小子!”

    眾人根本不听項雲的勸告,紛紛掙扎著想要起身!

    然而,眾人這麼一掙扎,就只覺得天旋地轉,全身的骨頭如同被抽離了身體一般,爬都爬不起來,像一趟爛泥一般軟倒在地。

    眾人連忙想要調動體內的雲力,卻驚駭的發現,丹田仿佛空空如也,竟是一絲雲力也調動不起來。

    如此也就罷了,此刻眾人忽然覺得全身發燙,而且是由內之外的發燙,就好像體內忽然升起了一把熊熊大火,燒的他們五髒俱焚。

    而且這股炙熱感,從五髒蔓延,一直抵達了後……hou庭,誒……他們這里不僅發燙,而且發癢,極度的癢!

    癢得令人抓心撓肝,偏偏六人身體軟如棉花,根本沒力氣伸手撓癢,簡直是欲仙欲死的折磨!

    “嘶……啊!”

    六人頓時滿臉漲紅,發出陣陣如野獸般的低吼!

    “你好卑鄙,你……你在酒水里給我們下了毒!”

    “哎……”項雲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金冢身前。

    他蹲下身子,笑眯眯的望著金冢。

    “嘖嘖……金長老,你現在才知道中毒了?還真是有些遲鈍呢。

    不過你沒有完全猜對,不光是酒水里有毒,剛才的食物、蔬果、還有你們用的酒碗、甚至你們拉那啥……用的草紙,呼吸的空氣,都有毒!”

    “你……”

    項雲此言一出,六名鬼門長老,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真的是又驚又怒!

    感情剛才他們在山洞里,完全就被毒給包圍了,自己卻渾然不覺。

    “不……不可能,你也喝了酒,吃了這些東西,呼吸了口氣,你怎麼沒有中毒!”

    項雲嘿嘿一笑。

    “金長老你忘了,剛才我不是先喝了一壇子酒嗎?那就是解藥呀,呵呵……”

    “呃……”

    六人齊齊目瞪口呆,原來這小子竟然先服下了解藥,難怪他竟然沒事!

    隨後,金冢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項雲,將他手中的儲物戒取下。

    “你……”

    項雲自顧自的拿起儲物戒,強大的神念強行攪滅了,金冢留下的一絲神念烙印。

    項雲的神念只是在儲物戒內略一打量,頓時發現了大量的雲晶,以及十幾本鬼門的功法典籍,還有剛才他分給金冢的那批雲器。

    最後在儲物戒的中央位置,項雲看到了一方玉盒,里面放置著一朵淡紫色的花朵。

    感受到其中驚人的靈力,項雲嘴角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千年曼陀花,終于到手了!

    “你……你究竟是誰,為什麼要假扮沈長老?”金冢見到儲物戒被奪走,頓時是目眥欲裂!

    “我就沈長老念念不忘,做夢都想要殺掉的人,你說我是誰?”

    金冢先是一愣,旋即忽然低呼一聲。

    “你……你是風雲書院的那小子!”

    “嘿嘿……看來你還不算笨!”

    金冢心中震驚,他強忍住身上的痛苦,盯著項雲道。

    “你……你到底想要干什麼,沈長老他人呢?”

    項雲冷笑︰“沈長老他已經下去等你們了,至于我要干什麼,我是來拯救你們的。”

    六人聞言先是心中一冷,旋即差點沒氣得吐血,你他娘的一個連上廁所的草紙都下毒的,沒人性的變態,你還說是來拯救我們的,就不怕挨雷劈嗎?

    “嘿嘿……”項雲毫不在乎眾人鄙夷怨毒的目光,自顧自的說道。

    “金長老呀,在下有些事情想要請教您,還請您老實回答,如果你肯配合我,我就給你們解毒,放你們離去,你看如何呀?”

    聞言,金冢臉色雖然依舊是鐵青無比,但還是問道。

    “你想要知道什麼?”

    項雲略一沉吟,隨即盯著金冢道。

    “你們是怎麼知道,千年曼陀花的藏身之處的?”

    聞言,金冢眼中閃過一抹隱晦的精芒,但很快就開口回答道。

    “這是大長老下達的命令,我們只需要執行便是,千年曼陀花的具體位置,也是大長老告訴我們的。”

    “大長老?你們鬼門大長老很厲害呀,人沒親自來,卻能夠如此精準的告訴你們,千年曼陀花的藏身之處,難道他之前來過飛羽門的遺跡?”

    “哼,我鬼門大長老神通廣大,知道這些事情有什麼奇怪!”金冢不屑的冷叱。

    “神通廣大?呵呵……看來金長老是不打算說實話呀。”

    項雲冷冷一笑,目光有些陰冷下來。

    然而,金冢此刻雖然內髒如焚,某處瘙癢難耐,卻依然是目光怨毒而堅決,顯然還是很有天雲境強者的氣度和風骨。

    “金長老,你可知道,你們已經身中十幾種天下奇毒,如今激發出來的,只有兩三種而已,其他的毒藥,還需要一些別的手段來激發。

    若是我將這些毒藥都激發出來,你可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呃……”

    金冢等人聞言,立刻面色有些發白,他們根本不用質疑項雲的話,因為眼下的遭遇已經告訴他們,項雲的毒藥絕對是天下奇毒。

    否則,以他們的修為豈會完全檢驗不出來,而且一中毒,就完全失去了行動能力,這種毒藥定然非同小可。

    然而,金冢臉上的恐懼之色只是一閃而逝,旋即他便冷笑道。

    “小子,金某可不是被嚇大的,天下間什麼奇毒我沒有見過,我鬼門的毒藥多如牛毛,“腐尸化骨”、“殺人無形”也不在話下。

    你想要憑借這個威脅我們,未免也太小覷我們了!”

    “沒錯,黃口小兒,爺爺見過的毒藥,比你吃過的飯還要多,你也想來威脅我們!”其他六人也是怨毒無比的叫囂著。

    “小家伙,你最好立刻放了爺爺,否則等我們鬼門的強者殺到,必將你碎尸萬段,挫骨揚灰!”

    ……

    項雲听到眾人的鄙夷和唾罵,臉上的笑容卻是絲毫不減,反而是緩緩點頭,起身鼓掌,一臉敬佩的望著眾人!

    “啪啪啪……”

    “諸位不愧是鬼門的強者,果然是氣節清高,意志堅定,既然如此,那我就滿足各位的要求。”

    說著,他將六人中的兩名鬼門長老,直接拎著衣領,拖了出來!

    “小子你想干什麼?”

    兩名鬼門長老剛才還很有傲骨,此刻被項雲拎了出來,頓時就慌了。

    心說自己剛才只是從眾,跟著嚷嚷兩句,分明是金冢先開口的,為什麼要拿我們開刀呀!

    項雲卻是根本不與兩人廢話,直接從儲物戒中取出了一粒丹丸,將其塞進了兩人中,體格更為壯碩的那名鬼門長老口中。

    “咳咳……小子,你……你給我吃了什麼?”那名鬼門長老頓時有些驚慌的嚷道!

    “嘿嘿……別急別急,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隨後項雲便站起身靜靜的等候起來,對另一名鬼門長老,他也並沒有做任何舉動。

    這名面相猶如青年,模樣還有幾分俊俏的鬼門長老,不由心中暗暗慶幸。

    幸好這小子沒有喂自己吃什麼古怪東西,雖然他現在身上的疼痛和某處的瘙癢,雖然依舊難以忍受,但他卻還能夠堅持下去。

    看來“長相決定命運”這句話還是有根據的,自己長得帥一些,受到的傷害也更少,這位鬼門長老一時間,竟有些感謝自己的父母了,把自己生的這麼人畜無害。

    而就在此時,他卻也忽然感覺有一只手,在自己背上磨蹭了幾下。

    青年艱難的轉頭,頓時看到,身旁那名被項雲服下丹藥的鬼門長老,此刻不知道怎麼的,就有了力氣,竟然半撐起身子,用手在他的後背撫摸起來。

    而且此刻這名鬼門長老的臉色紅的嚇人,就像是涂上了一層厚厚的胭脂一般,他的目光也是有些詭異,迷茫中……仿佛有帶著幾分炙熱!

    而且他看自己的樣子,就好像是在看……

    就像是青樓里喝醉酒的嫖客,在看床榻上被剝的一絲不掛的絕世美人,燃燒著赤裸裸的欲huo!

    “咕嘟……!”

    青年干咽了一口唾沫,旋即又激靈靈打了一個寒噤,他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起來。

    而此刻,那名鬼門長老在他背後撫摸的手,幅度已經是越來越大了,按壓揉搓……甚至隱隱有向著下三路而去的趨勢。

    “汪長老,汪長老你……你干什麼,快……快停下來!”

    青年有些驚懼的大喊!

    “嘿嘿……沒用的,他現在可听不清你在說什麼。”

    一旁的項雲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了邪惡的笑容,幽幽的說道。

    “你……你到底給他喂了什麼東西?他要對我做什麼?”青年驚恐無比的望著項雲。

    項雲嘴角一勾,淡淡的說道。

    “沒什麼,只是用藥物激發了他體內的某種毒藥的成分,讓他某方面的欲望被增強了,數十上百倍罷了。”

    “什……什麼欲望!”青年顫聲問道。

    “嘿嘿……明知故問,你還真是調皮,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說著,項雲的目光順勢望向了青年身後,某處飽滿挺巧的部位。

    “你不是正好有些地方不能自救嗎,一定很難受吧,我替你找了個幫手,他會好好服侍你的,你好好享受吧。”

    “啊……”青年聞言,嚇得全身亂顫,頭皮發麻,差點就直接暈厥了過去!

    “不,不……你放了我,你快放了我,我不要……我不要!”

    項雲對于他的哀求,卻是根本不予理會,直接將令人再次拎起來,丟盡了內洞,旋即轉身就快步走了出來。

    項雲剛一走出來,內洞就已經傳來了布帛撕裂之聲,以及某種古怪詭異的聲音。

    隨後,內洞便傳來了一聲聲淒厲的慘叫,一浪高過一浪,一聲慘過一聲,經久不息的回蕩在山洞中!

    項雲听到這慘叫聲,都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心中一陣惡汗,他耳邊好像又听到了,前世一首經典的流行歌曲。

    “菊花殘,滿地傷,你的笑容已泛黃……”

    而洞外的金冢等四人,听到洞內傳來的一聲聲淒厲慘叫,原本鐵青的臉色,此刻早已經是毫無血色。

    他們全身都在微微的顫抖著、手腳開始抽搐起來,眼中早已寫滿了極度的驚恐!

    他們早已經想到過,項雲可能會對他們施以酷刑,可卻從來沒有想到過,對方竟然會用如此邪惡!如此歹毒!如此沒有人性的方式折磨他們!

    這對于肉體上的折磨已經不算什麼了,最重要的是心理上的折磨和屈辱,簡直讓他們有立刻自殺的沖動!

    可此刻他們體內絲毫雲力調動不得,全身毫無氣力,連咬舌自盡都做不到,真的是生死不由自己。

    “嘿嘿……這下該輪到你們了。”

    項雲望著驚恐的四人,臉上露出“天使”般溫暖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