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8章 閔月如想不通的事

    殷主任背負著兩手,靜靜立于空中,夜風吹習習,吹起他的袍袖,從閔月如這個角度看過去,空中那人真有些仙風道骨的感覺。

    今兒可是有點兒飄了啊!殷主任暗自感慨,自打他魂穿蠻墟荒原以來,一直游走于生死邊緣,大大小小的殺陣也經歷了不少,哪次不是被人削得斷手斷腳?哪次不是吐血三升,全靠大姨媽後援團才能強行續命?更別提花狸峰上那些在小寒潭畔,被花雲裳按在石頭上反復摩擦的日子,哪回不是脫層皮,需得讓人抬回去才行?

    可是,今非昔比了!誰能想到,如今對上閔月如這般金丹老祖中的頂級戰力,殷主任不但與之周旋了好一陣子,更難得的是,周身上下竟然一點兒傷都沒有。連雲裳老祖都被對方的劍星打殘了,閔月如也被火雲龍紋轟得灰頭土臉,唯有殷主任硬是毫發無損!

    兩人對峙一陣,閔月如抬手理了理雲鬢,一字一句道︰“你到底是何來歷?”

    “小倉山,殷勤。”殷勤淡然一笑,“許多人背地里喚我殷蠻子。”

    “死到臨頭,還遮遮掩掩的,有意思麼?”閔月如不屑道,“你既然不肯露底,我也不稀罕打听。”

    殷勤朗聲道︰“殷勤為人,從來是光明磊落,何來遮掩?我說我來自小倉山,你不肯信,又能怪誰?”

    閔月如仔細思索她從各方得來的有關殷勤的線索,此人的來歷真還真是沒有什麼值得推敲之處。可她怎麼也想不通,一個出身修仙小族的蠻子,怎麼能夠使用大蠻巫才能精通的圖騰秘術?要知道,整個蠻墟荒原能夠施展此種手段的,不過一掌之數啊!而且,據她所知,那幾個老蠻子,全都躲在南疆的老林子里,連面兒都不敢露。

    至于坊間流傳的所謂蠻族七皇不久就將匯聚南疆,定會卷土重來的說法,閔月如是根本不信的。像她這種即將登上人族修士之巔的存在,自然是知道一些內幕的。所謂七皇重聚,不過是有些居心叵測之輩散布的謠言而已,南疆蠻人真正的情況,怕是比大多數想象中還要淒慘的多。這一點,僅從每年從南疆流出來的那些蠻奴其血脈品階越來越差,就能推測出來。

    閔月如腦海中閃過種種念頭,嘴角泛起冷笑道︰“光明磊落?就憑你與花雲裳算計本尊的種種手段,也當得起這四個字麼?”

    殷勤瞪眼道︰“你這婆娘,說話好沒道理!修士斗法,如同兩軍對陣,道法心機各逞其能,許你用冰凌偷襲,就不許咱們想辦法引雷劈你?”

    閔月如被他左一聲婆娘,右一聲婆娘喊的心頭火氣,沉下臉來,抬起手,指尖星芒閃爍,遙指殷勤道︰“偷襲?我今日就用這冰凌劍星零碎了你!”她這劍星的攻擊範圍在十丈以內,可是配合上她迅若閃電般的遁速,殷勤只要沒能遁出百丈之外,便根本逃不開她的攻擊。

    殷勤忽然抬起手,晃了晃從雲裳腕子上褪下來的乾坤環道︰“你還有多少冰凌子,干脆一並發來,正好被我這乾坤寶貝一起收了!”

    閔月如愣了一下,望著殷勤手上的乾坤環,一時遲疑起來。她一直想不通,她的劍丸是如何被雲裳收了去?直到殷勤亮出乾坤環......閔月如就更想不通了。

    乾坤環是空間類的法器沒錯,問題是從來沒听說此種法器,能夠收人劍丸的!莫說是她金丹後期的劍丸,就算是築基劍修的劍丸,也沒有被乾坤法器收走的先例。莫非......難道這蠻子手中所持,實際是出自天機子之手?

    “天機子”三字,已經成了鑄劍谷修士的夢魘,雖然劍修之路,講究的是苦苦磨礪,不但磨練肉身,對于心境的要求也是相當高,但天機子給鑄劍谷造成的損失實在太大了些。

    當年鑄劍谷得到密報,不但找到了隱藏于墜星海的旁氏余孽所在,還確定了天機子引動雷劫,肉身受損的機密。鑄劍谷當機立斷,精銳全出,以為能夠輕松拿下旁氏余孽,哪知天機子以各種機關法陣,花樣百出,使得鑄劍谷遭受到了山門立宗以來,最嚴重的一場重創。

    雖然對外宣布的是兩位元嬰受傷閉關,實際上不但金丹老祖死了一半還多,而且當場就隕落了一位元嬰太上,另外一位元嬰閔承真也是身負重傷,回到宗門便不得不奪舍求生。閔月如已經將近百年沒听過閔承真的消息了,她甚至懷疑這位太上師叔也已經隕落了。

    相比之下,倒是那天機子,雖說也丟了肉身,近百年來卻屢有行蹤偶顯,閔月如不得不懷疑,殷勤手中那貌似普通的乾坤環,其實就是天機子這些年來,專門煉制的,用來對付劍修的法寶?

    殷勤沒想到,他隨口吹牛,竟讓閔月如疑神疑鬼,心思一動,就想明白其中奧妙,他趕緊趁熱打鐵,身形一晃,空中竟然顯出龜蛇虛影。殷主任控制著龜蛇虛影,在空中扭動交/\纏,哈哈笑道︰“你這婆娘!才真是癩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氣。想要殷某人的性命?來來來,你我干脆做過一場!”

    “玄武臨西!”閔月如倒吸一口涼氣,叫出聲來。

    “不錯!哈.......哎呦!我/\操......”殷主任玄武虛影尚在空中晃動,閔月如已經身形如電,沖了過來,比她劍丸般遁速還快的,則是指尖激而出的點點星芒。

    殷主任的氣機牽引術也在瞬間發動,手腕一抖,那枚乾坤環打了出去。

    嚓!空中傳來一聲詭異的聲響,乾坤環竟然被星芒洞穿,緊接著閔月如身前出現一片光影閃動的鏡面大小的扭曲空間,這是空間類法器被毀之後的引起的小規模的空間縫隙。只是這點兒縫隙實在太小,持續的時間更短,幾乎就是一個閃電的樣子,便泯滅不見。

    隨著乾坤環的損毀,空中 里啪啦掉下一堆東西,全是雲裳的私人物件,有首飾,也有貼身的衣物,還有就是一顆暗紅色的圓滾滾的劍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