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遺跡門外

    “好,我們到了,這里就是這顆星球上隱藏的那座上古神人遺跡的入口所在位置了,大家簡單準備一下,我們這就進去好好游覽一番,看看其中到底有些什麼與眾不同的物品或情況存在。”

    決議既定,眾人自然再不做半點遲疑,當即便收拾好心神,然後全速行動起來。如此這般,也沒有花費幾分鐘時間,他們很快就穿過那道不知道是自然形成,還是因為遭受外力沖擊而突然斷裂開來的幽深峽谷,順利出現在其底部。放眼打量一下周邊的情況,葉秋離也不做半點猶豫,當即便點頭招呼道。

    這里,是他們想要探索的那座上古神人遺跡的入口所在位置了,不是有著極為明確的指示,或者,機緣巧合,正好踫到了,還真沒有多少可能發現,其超強隱蔽性,絕不是一般言語可以形容。

    當初,那些魔帝、魔尊等級高手也是因為修為實力確實太過強大,同時,經驗見識也足夠豐富的緣故,才意外發現些許有關那個地方的蛛絲馬跡,然後順藤摸瓜,成功發現和挖掘出了那個地方。

    換一個人過來,就算注意到了這道幽深峽谷,並且順利深入其間探索、查看一番,也未必可以發現那座上古神人遺跡的存在,其外圍布置的那些防護和隱匿陣法,絕非一般人可以發現或破除。

    修為實力不夠,經驗見識不足,就算入了寶山,最後也難免空手而回的下場。那些上古時代流傳下來的遺跡或秘境,絕非一般人可以輕易接觸,中間不知道有多少機緣巧合或苛刻要求存在。

    當然,那只是對一般人而言是那樣的,放在他們那里,情況就又是另外一番截然不同的模樣了。有那些魔帝、魔尊等級高手的探索和游歷札記存在,他們卻是再不用在那些東西上多花費什麼心,直接按照自己得到的信息與資料的記載,小心行動一番就可以,中間諸般情況,那些人一早就已經完全摸清。

    此番,也正是有那麼一種依仗存在,葉秋離才敢絲毫不作半點準備,直接便帶著二人前來這個地方探索、尋覓一番。而此時,看場中的情況,他們顯然沒有做錯,確實成功找到了那座上古遺跡。

    這顆星球上殘留的那座上古神人遺跡,雖然隱藏得極為幽深,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但是其外圍,到底還有些蛛絲馬跡存在,可以順著其指引,成功找到那座不知道隱藏在什麼地方的古老遺跡。

    更不用說,當初發現和開啟這座上古神人遺跡的時候,那些魔帝、魔尊等級高手一樣做了一些特別的處理和布置,將其進出通道完全固定了下來。那一樣在這個地方留下了不小的痕跡。

    現在,放眼打量一番周圍的情況,他們很容易就能看出,周圍有不少極為隱晦的人為活動痕跡存在,而那些東西,就是標記那座上古神人遺跡存在的最鮮明標識了,只要遵從其指引,他們很容易就能找到那個地方的真正入口,然後順利深入其中探索、游歷一番,看看其間到底有些什麼非同尋常之處。

    “哦,這里就是那座上古神人遺跡的入口位置了?看起來還真是蠻隱秘的,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听到葉秋離的招呼,同時,同樣放眼打量一下周圍的情況,慕容嫣然不由詫異感嘆了一聲。

    這道峽谷,雖然看起來沒什麼特別之處,就好像是一道再普通不過的地下裂谷,但是,其深度還是十分驚人的,完全不是一般地方可比,那座上古神人遺跡隱藏在其中,確實十分隱秘、安全。

    一般人,不是有著極為明確的目標作為指引,就算到了這道峽谷附近,也未必可以發現其中隱藏的那座上古神人遺跡,那個地方,絕對比她們想象的還要隱秘幾分,不是一般言語可以描述。

    “當初,留下這處遺跡的那位上古神人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想的,竟然將自己的修煉洞府給隱藏到了這個地方,那種事,不是親身遭遇或經歷一下,我們可能無論如何都無法想象了。這個地方,無論怎麼看,都不像是一處高等級神人洞府或駐地存在的地方,周邊的環境和氛圍,也實在太過遜色了一些。”

    輕聲感嘆一句,慕容嫣然也不做什麼停頓,很快又話題一轉,接著說道。此番,如果不是有葉秋離特別指明,她們可能無論如何都無法想象,那座上古神人遺跡就隱藏這里,那也實在太令人意外了。

    他們此時所在的這個地方,絲毫沒有半點引人注意的地方,所有的一切,全都與其他峽谷或裂縫沒有半點二樣,中間沒些特別原因存在,那座上古神人遺跡絕不會如此突兀地存在于這個地方。

    “想必也是為了最大程度地保護好自家洞府,防止其被外界發生的戰斗或變故給波及到,否則,以那些上古神人的眼光與驕傲,絕不會將自家洞府的門戶給開在這麼一個暗無天日的地方。

    這種事情,我們已經不是第一次踫到了,當初在地球上發現的那座上古水府,不一樣是被人給沉入地火岩漿內部,然後又在劇烈地質變動中,被重新震蕩出來,被我們給意外發現的東西。

    此番,我們面前這座上古神人遺跡,怕也一樣經歷過類似的情況。為了避開混亂形勢或其他危險情況的影響,擁有它的上古神人專門施法將之給沉到了無盡幽深的地殼深處,而後,在漫長無比的時間流逝和堪稱翻天覆地的天地大變中,其周圍地殼又被重新震裂開來,然後意外露出了那座遺跡的一個角落。

    現在,我們面前那個進出門戶,也未必就是設計和建造這個地方的那位上古神人特別留下的正統門戶,而是後來發現它的人,另外在其防御和隱匿陣法上開闢出來的通道,暫且充當了其進出門戶。

    那種情況,還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以當初來過這個地方的那些帝級、尊級高手的修為與手段,想要在其防護陣法上打開一個可供外人進出的缺口,完全就不是什麼難事,很容易就能成功做到。”

    慕容嫣然話音剛落,慕容飄雪當即便應聲接上一句,將自己的看法和猜測給說了出來。這顆星球上幸存的這座上古神人遺跡,之所以會被隱藏在這個地方,最大的可能恐怕就是為了保證其安全了。

    不是有那數以千米厚的岩石地殼保護,將絕大部分蔓延到自己附近的風波和危險都給阻擋在外,那座上古神人遺跡,無論防御屬性有多麼出眾,都不可能抵擋漫長時間的侵蝕和環境劇變的影響了,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被浩大且磅礡的外部力量給攻破自身的防御,然後將其中諸般遺留給全部一掃而空。

    那種事情,放在葬神淵中,完全就不是什麼事,不說司空見慣,俯拾皆是,但也絕對不罕見了。但凡稍稍有點經驗或見識的人,恐怕都曾親身經歷或者親耳听聞過,對其有一個比較深刻的了解。

    此番,他們想要探索的這座上古神人遺跡,之所以能在無數風波和變故中,基本完好無損地保存下來,原因恐怕就在這里了,正是有其外部那層厚重岩石的保護,才沒有遭遇太大的損傷或破壞。

    “嗯,這倒也有不小可能。不是為了最大程度地保護好自家洞府,那些上古神人怕也不會花費巨大手腳將之給挪移到這個地方,那看起來沒多少特別之處,但也絕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事了。”

    聞听慕容飄雪所言,同時,默默比對一下自己等人曾經在地球上發現的那座上古水府的情況,慕容嫣然也沒有多做半點異議,當即便點頭輕應一聲,算是認可那她剛剛提出的那個說法。

    他們此時所遭遇的這種情況,確實與當初發現那座上古水府時的情景十分相似,一樣是一處隱藏極深的上古修士遺跡,因為某種未知的原因,意外暴露出一角,最後被有緣之人給幸運發現和擁有。

    如果要說兩者有什麼區別,那恐怕也就是一者隱藏在無限幽深的大海深處,一者座落在一道並不起眼的峽谷內部,同時,兩處遺跡的規模和等級也有著不小的區別,除此之外就沒什麼其他差距了。

    而既然有如此之多的相似之處存在,那自然也不妨參照一下那座上古水府的來歷,推衍、判斷一下這處上古神人遺跡的經歷,那中間,雖然會有些差距存在,但是,整體情況應該差不到什麼地方了。

    這顆星球上幸存的這處上古神人遺跡,之所以會座落在這道幽深峽谷底部,不是有人特別指引,或者機緣巧合,正好踫到了,根本就沒有半點機會發覺,那顯然是有人特別安排的,不是其最初模樣。

    而其目的,也肯定就像她們之前猜測的那樣,乃是為了最大程度地保護那處遺跡,防止其被外界存在的各種風波和危險給波及到。現在,經過無數年的時間流逝,其又在滄海桑田般的天地劇變中,重新暴露出自身存在的痕跡,被有緣之人給意外發生,然後順利深入其間探索、查看了一番。

    那種事情,雖然說起來十分神奇,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但是,放到整個修煉歷史上,也算不上什麼東西了,可以與之相比擬的事例,雖然沒有多少什麼地方,但也相當不少了,從來都不絕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