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我和他之間什麼都沒有

    季梟堯的態度也很堅決,將她拽到了停車場之後將她又給塞進車內,隨後發動車子扭頭問她,“地址。”

    狄櫻活動了下手腕兒,明白自己是無法甩開這個人了,忍不住翻了個白眼︰“xx碼頭。”

    說完之後季梟堯蹙眉,一邊發動車一邊問,“紀凌宇讓你去這個地方做什麼?”

    那個碼頭是用了很多年,現在還有很多貨物是從那邊走的,不過那地方魚龍混雜紀凌宇到底是做什麼要去哪里?狄櫻覺得他麻煩得很,“你廢話那麼多做什麼?現在只管開車送我過去就行了,閉上嘴巴,不該說的話不要說。”

    她低聲警告。

    碼頭上,海風烈烈的吹著,不過今天跟往日不同,今天這邊比往常更加熱鬧一些,但是也夾著一種低氣壓,狄櫻和季梟堯停下車之後便看到了旁邊有不少的警察,拉著警戒線,她按照紀凌宇說的地方找過去,她踩著高跟鞋走過去的時候不小心摔倒紀凌宇忙過來扶著她。

    “你小心點,小心摔倒了。”

    “我沒事。”狄櫻的目光已經望向了不遠處,季梟堯過來看到紀凌宇和狄櫻親密的姿態,微微的別過視線去,而紀凌宇也自然是看到了跟過來的季梟堯,兩人雖然不說話但是紀凌宇從那種細微的感覺里還是察覺出來一些不同的東西。

    相愛的人,哪里有那樣容易遺忘掉?

    “現在是什麼情況了?”她詢問紀凌宇,“剛剛你說找到了沈萬海……”她有些不明白,為什麼紀凌宇叫自己來這里。

    “剛剛我接到消息,孫蔓蔓去見過沈萬海了。”猛地,季梟堯想到了之前放出來的片段,那些東西是紀凌宇和狄櫻弄出來的,“約好了讓沈萬海今天到碼頭,沈萬海到了碼頭之後便被孫蔓蔓的人給帶走了,我猜測的如果沒有錯誤的話,應該是想將沈萬海弄到國外去。不過,沈萬海知道孫蔓蔓太多的秘密,所以沈萬海想要離開……”

    “只有死人不會說話。”狄櫻接了紀凌宇後面想要說的話,想要讓沈萬海閉嘴那就只能夠讓沈萬海的嘴巴給閉上。

    要知道,沈萬海這個人是見錢眼開的,而且,心腸太黑,人心不足蛇吞象,所以是自取滅亡。

    “那現在沈萬海人呢?死了?”她心底有些不好的預感,難道他們又來遲了?

    “那艘船翻了,現在警察和搜救隊的人都在全力的搜索附近的海域範圍,現在有一些人生還,不過沈萬海還沒有找到。”紀凌宇壓低聲音說道,“沈萬海那人很賊,或許是在船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狄櫻的眼底也微微一沉,點點頭。

    話音剛剛落下來便看到了一個穿著襯衫的男人走過來,是紀凌宇身邊的助理,走過來看了季梟堯之後欲言又止,不過狄櫻點點頭問︰“有什麼發現嗎?”

    “剛剛有個人被我們找過來了,是和孫蔓蔓之前有聯系的人,我把他帶過來了。”

    紀凌宇低頭看了一眼狄櫻,助理轉過身去便看到了兩個保鏢壓著一個穿著灰色短袖的男人過來,身上有些泥土,臉上還有些傷口汪汪的往外面冒出血跡,狄櫻眯著眼楮看著那男人走上去,伸手便捏住男人的下巴︰“孫蔓蔓讓你來的?”

    “誰是孫蔓蔓啊?我听不懂你到底是在說什麼。”那人看著狄櫻粗鄙的聲音吼著,還不認,看著幾個人便大鬧起來,“我知道你們有錢有勢力我惹不起,但是你們別想拿著我怎麼樣,要是你們敢動我,我就大鬧。”

    那人依然是一副不肯服輸的樣子,要是往常狄櫻會就此罷休,但是,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了她若是再退步那她的仇什麼時候才可以報?狄櫻冷笑,“你不肯認?”

    “我認什麼啊?你們說的我完全都不懂到底是什麼意思。”他咬著牙齒說著,狄櫻則是冷笑,但是面部表情卻依然是風輕雲淡,那男人看著狄櫻清透水潤的眼眸好似帶著一絲少女的天真,越發不將她放在眼底,眼底似有輕蔑的味道,而狄櫻則是看著他忽然間笑起來。

    縴細的手指捏著他的下巴,微微的用力,那男人依然是一臉輕蔑,紀凌宇則是過去遞給她手帕,道,“交給他們去處理吧,別髒了自己的手。”

    “不用。”她搖頭,好似一朵美麗的罌粟花一般,搖頭,“這個仇我當然是要自己來報的。”她說完之後便走到了那人身後去,一腳狠狠地揣著男人的大腿處,男人吃痛大叫雙膝跪在堅硬的地板上,仰頭大罵著。

    “你再罵一句試試?”季梟堯已經听不下來,蹙著的眉峰間有一抹凶殘。

    狄櫻則是淡淡的說,“不需要你來插手,我自己可以搞定。”

    季梟堯看她一眼,瘦弱的身子……能夠做什麼?狄櫻則是過去從保鏢哪里抽出來一把小刀,鋒利的小刀上面泛著冷冷的光,她緩緩地蹲在了男人的跟前刀子在他的大腿處踫了踫,隨後,只听到一陣皮肉被刺穿的聲音,男人叫了聲,狄櫻微笑著聲音卻好似魔鬼一般的無情,“現在記起來了?”

    “……”他男人咬著牙齒還是不肯說,“我什麼都不知道。”

    “敬酒不吃吃罰酒?”她嗤笑,季梟堯已經震驚了,她微微的眯著眼楮便問︰“說不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別以為我會對你手下留情,大腿處有很多的大動脈,我要是下一刀子下錯了地方,你會很快因為失血過多而死的,你敢不敢繼續賭?看我下一刀還是下下一刀能夠要了你的命?”

    說完狄櫻已經將刀子從他的大腿里拔出,噴濺而出的鮮血將她的白色裙子弄髒了,手中的刀子也在往下滴血,她眯著眼楮看著旁邊似乎是在尋思著下一刀子往哪里下。

    狄櫻變了。

    要是以前她從來不敢動刀子,哪怕是見血也怕。

    到底,一個人做了什麼才能將一個人逼的去改變呢?

    “還要繼續賭博嗎?”她好似在說今天的天氣如何。

    那人吸著一口氣好像還打算繼續扛下去,狄櫻的紅唇淡淡的吐出一句話,“你以為你可以為孫蔓蔓抗下那些,但是你想過了嗎?沈萬海跟孫蔓蔓是什麼關系?她可以要了沈萬海的命,當有一天你對她沒有任何作用的時候,不過就是下一個沈萬海罷了,況且,你得罪我也沒有什麼好處,想一想你的家人,你的朋友……”

    她歪著頭,那人臉上都是痛不欲生,極力在隱忍著,大概心底的害怕已經到了一個臨界值,他仰頭痛苦的說道,“我說,我全部都說……”

    “你是怎麼跟孫蔓蔓認識的?”她問︰“把你和孫蔓蔓的事情全部都給說出來。”

    “以前我們是跟著徐家的,徐家倒下來之後碼頭這邊就亂了,所以兄弟們都是跟著我混的,都只是勉勉強強在碼頭上面討個生活。”那人咬著牙齒說。

    徐家?竟然還跟以前的徐家扯上了關系,季梟堯走上來和狄櫻並列而站立,那人則是不慌不忙的說道,“你們也知道這幾年碼頭上面的日子不好過,我家里還有一家子人等著我養活呢,也是幾年前突然有個女人找上門來,那就是孫蔓蔓,那時候她說給我們事兒干,然後讓我們去帶走一個女人……”

    “女人?”季梟堯和狄櫻同時發出疑問。

    那個點點頭說,“對啊,是一個女人。”視線落在了季梟堯身上,隨後說,“那個女人跟著孫蔓蔓還有幾分相似,好像是姓沈……”

    “沈夢瑩?”狄櫻已經脫口而出,她蹙眉才說道。

    “對。”那人點點頭,“那時候她給了我們一筆錢,讓我們把她帶走,然後解決了她。”

    “沈夢瑩的死跟她有關系?”季梟堯十分震驚!也就是說,孫蔓蔓其實是早就已經回到了香城,而那時候她是蓄謀已久才回到自己的身邊的?一陣悔恨之心再次從心底升騰而起。

    “是。”那人點點頭,說道,“我就是只是拿錢辦事的,什麼都不知道,這次她給我錢讓我去把沈萬海帶上船,等到時間合適就把沈萬海給推進海里面,弄死了。誰知道沈萬海那廝察覺到了,上船之後就逃出去,現在船也翻了,他自己跳了海已經跑上了岸,剛剛我在岸邊就是在找他。”

    “……”听到他說到了這里,他們的心底還是松了口氣,只要沈萬海沒有死就好,紀凌宇則是問道,“這個人怎麼處理。”

    “先把他關起來,人算不如天算,誰也不知道沈夢瑩還死在了她的手里面,既然已經找到了證據那就把人交到警局那邊。”她說道,“讓人把他看好,別讓人找到,現在繼續去找沈萬海,孫蔓蔓那邊肯定也會去找沈萬海,我們得比孫蔓蔓更先一步找到他才行。”

    “嗯,我知道。”紀凌宇點點頭。

    剛剛听到了他們的問話之後,季梟堯還處于震驚里面,到底孫蔓蔓還背著自己做了什麼事情?

    害死了沈夢瑩?

    只是因為沈夢瑩那時候在自己身邊出現過?

    而後再是狄櫻。

    他的身邊竟然隱藏著一個這樣可怕的惡魔?他竟然渾然不覺。

    狄櫻和紀凌宇說完話之後,她便跟紀凌宇回去了,將季梟堯留在後面,紀凌宇則是扭頭瞧著車窗外的季梟堯還是詢問了身邊的女人。

    “你和季梟堯現在是……”

    她想到了發生的事情,搖搖頭,“我跟他之間沒有什麼,以後也不會有什麼,除了我們之間有季望之外。”

    不過,就是這時候紀凌宇的電話響起來。

    電話里面似乎還是提及到了朵朵。

    掛斷電話之後她便蹙眉問,“朵朵怎麼了?”

    “剛剛老師打電話說朵朵已經好幾天沒有到學校去了,他們找不到人。”

    她蹙眉立即說道,“我們現在馬上回四九城吧。”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