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悶聲不響的三名悍匪

    距離自在山莊山門外二百米處,家鎮江的面包車熄火停在路邊。

    車內。

    家鎮江降下車窗,听著在前方山谷內不斷傳來的槍聲,微微轉身︰“老嚴,把包遞給我。”

    “哎!”後座上叫做老嚴的中年應了一聲,拿起了腳下的書包遞了過去,此刻車里除了家鎮江、賴寶芸和老嚴之外,另外還坐著一個滿臉疙瘩的中年,家鎮江的兩個朋友跟他一樣,都是看起來十分埋汰和邋遢的中年糙漢子。

    “嘩啦!”

    家鎮江打開書包的拉鏈,在里面掏出一把只能打七發子彈就報廢的劣質手槍揣在懷里,又將兩把鋸短的私改獵遞給了老嚴和疙瘩臉,最後把書包遞給了賴寶芸︰“這里面有防彈衣,你換上。”

    “好。”賴寶芸接過家鎮江遞來的書包,听著窗外的槍聲,心中已經無比忐忑。

    “你會開車嗎?”家鎮江趁著賴寶芸穿防彈衣的功夫,再次問道。

    “會!”

    “你現在坐到後座上。”家鎮江說話間,伸手將面包車啟動︰“一會到了山門入口那里,我和這倆朋友會把路清出來,到時候我們把路堵住,你自己開車進山。”

    “鎮江,我今天找你來,不是想讓你拼命,你只要開車把我平安送進自在山莊就可以了。”賴寶芸看見家鎮江決然的表情,滿心愧疚的開口。

    “嫂子,今天這個場合,我如果不拼命,你進不去。”家鎮江側過臉,對賴寶芸一笑︰“當年毅龍大哥救我的時候,我跟他保證過,等我回家給母親養老送終之後,這條命就給他了,如今我母親已經走了半年,但是毅龍大哥卻從來沒給我打過電話,現在他沒了,那我更得把他的遺孀照顧好,這件事听我的,別爭了。”

    “鎮江,謝謝你。”賴寶芸眼圈一紅。

    “呵呵,嫂子,像我們這種活在底層的人,沒見過什麼花花世界,這輩子也沒啥太大的奔頭和追求,但最起碼知道什麼叫知恩圖報。”

    家鎮江憨厚一笑,隨即踩著油門,駕駛面包車向自在山莊入口方向駛去。

    ……

    山門外,密林內。

    柳效忠雖然在扔出手機的過程中看見了楊東的身影,但是並不知道對方還有沒有埋伏,所以也沒有硬追,而是幾步竄到了那個受傷的青年身邊︰“怎麼樣,還能走嗎?”

    “沒事!皮肉傷!”青年捂著腿部的傷口,腦門嘩嘩冒汗的回應了一句。

    “走,走了!”柳效忠聞言,扶著青年起身,向樹林外退去,同時伸出了手︰“你的手機還在嗎?”

    “給。”青年忍痛掏出了手機。

    柳效忠接過青年沾著血的手機,按下了古保民的號碼。

    “喂?”在家中等待多時的古保民很快按下了接听︰“人攔住了嗎?”

    “我在自在山莊下面堵著,賴寶芸還沒出現。”柳效忠停頓了一下︰“我跟楊東遭遇了,還動了槍,他出現在這里,絕對是過來給賴寶芸鋪路的。”

    “這個陰魂不散的野鬼!”古保民聞言微微咬牙,腦海中飛速運轉之後,繼續開口︰“效忠,今天晚上你的目的是賴寶芸,記住我的話,不管付出多大代價,都不能讓賴寶芸進山!”

    “大哥,我現在擔心的,是楊東既然控制了賴寶芸,並且還能帶他來自在山莊,那麼他們很可能已經跟岳子文通過電話,甚至都已經把這些事情對岳子文講了,你明白嗎!”柳效忠扶著受傷青年離開密林之後,兩個人速度極快的向山門方向走去。

    “沒關系,即使賴寶芸真的把事情跟岳子文說了,只要兩個人沒見面,咱們這邊硬咬著,我還有辦法能把這件事情賴過去,也有斡旋的機會,可是岳子文一旦見到賴寶芸,听到她把話當面說出來,這兩種情況的意義就完全不同了,所以你務必把人給我攔住,務必!”

    “好,我知道了!”柳效忠應了一聲,快步走回山門處,躲在了石柱子後面。

    “嗡嗡!”

    與此同時,一台面包車速度極快的向這邊駛來。

    “柳哥,怎麼辦?”旁邊一個青年看見越來越近的面包車,微微怔神。

    “把車攔下!”柳效忠一聲呼喝。

    “刷!”

    與此同時,面包車的後側車窗和副駕駛車窗同時敞開,隨後老嚴和疙瘩臉探出身子,手里的二連私改獵同時摟火。

    “吭!吭!”

    無數鐵砂噴濺而出,在山門的幾根石柱子山濺起大片火星,壓得柳效忠等人根本抬不起頭來。

    ……

    樹林內,楊東和羅漢二人拎著槍跑回到林天馳等人藏身的位置,剛準備一起離開,就听見了山門那邊的槍聲,羅漢頓時愣神︰“柳效忠不是奔著咱們來的嗎,怎麼還跟別人干起來了呢?”

    “管不了那麼多了,今天晚上這個地方有點邪性,咱們必須馬上走。”楊東說話間,就招呼著眾人從另外一側向林子外面走去。

    ……

    山門外。

    “吱嘎!”

    家鎮江駕駛著面包車,粗暴的停在山門前方的道路中間,一把推開了車門,拽出後腰的手槍以後,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砰!”

    山門石柱後,柳效忠听見面包車泛起剎車聲,甩手就是一槍,子彈打在地面上之後,家鎮江不躲不閃,甩手兩槍打了過去。

    “砰砰!”

    兩發子彈打在石柱上,柳效忠頓時一縮脖︰“膇A媽,今天晚上這來的都是哪路神仙啊!”

    “媽的!”柳效忠話音落,另外一個小伙躲在石柱後面,從左邊探手往外打了一槍之後,隨即往右側閃身。

    “吭!”

    老嚴身形穩健的端著槍,摟動扳機。

    “我耤I”青年被一槍壓回石柱後面,伸手摸著自己的胸口和小腹,確認沒傷之後,大口喘著粗氣︰“柳哥,這群B養的手太穩了!而且端的是噴子,咱們剛不過!”

    “踏踏!”

    山門前方,家鎮江、老嚴和疙瘩臉三人呈三角隊形,穩步上前。

    “去你媽的!”柳效忠听見石柱後方傳來的腳步聲,一聲呼喝︰“一起上!”

    “呼啦!”

    听見柳效忠的喊聲,他身邊躲在石壁後面的七個人同時竄出,手中槍口高抬。

    “吭!”

    老嚴一槍打出去,兩名青年身上濺起血霧。

    “砰砰砰!”

    一連串的槍聲響起,老嚴胸口的衣服登時炸開,一枚變形的子彈瓖嵌在了防彈衣上,微微冒著白煙。

    “咕咚!”

    疙瘩臉被一槍打在額頭,當場倒下,開始不斷抽搐。

    “砰!砰!”

    家鎮江根本沒看倒地的同伴,再次對著人群甩手兩槍,前方頓時傳出了一陣哀嚎,一人當場被爆頭,血液濺了身邊的青年一臉,而這名青年一愣過後,扭頭就往旁邊的樹林子里面跑︰“我快去你媽B的吧,這幾個人是他媽瘋子!”

    “踏踏!”

    有了青年帶頭之後,身邊的幾人全都開始往那個樹林子里面跑,柳效忠本來還想喊話把人叫回來,但是看見老嚴抬起槍口,當場一個前滾翻。

    “ !”

    老嚴一槍打出去,子彈在柳效忠剛剛停留的地方打出一串火星。

    “撲稜!”

    柳效忠從地上爬起來之後,兩步竄到了路邊的排水渠里。

    “嫂子,走你的!”家鎮江看見柳效忠那伙人被打散了,一聲呼喝。

    “嗡!”

    後方的面包車亮起車燈,開始加速向山門內側沖了過去。

    “膇A媽,車里的人是賴寶芸!”柳效忠听完家鎮江的呼喊,扭頭看著同伴的方向︰“把人攔住!這台車沖過去,咱們全他媽玩完!”

    “嘩啦!”

    柳效忠話音落,剛剛鑽進樹林里的四五個人紛紛折返。

    “吭!”

    老嚴听見樹林那邊的響動,轉身一槍打了過去。

    “嘩啦啦!”

    大片鋼珠飛舞,瓖嵌在樹干上之後,傳來了一陣悶響,為首的一名青年跑出幾步之後,才感覺到腿上傳來的乏力感,隨即撲倒在了地上。

    路邊排水渠內,柳效忠趁著老嚴開槍時,借著槍火的閃爍看清了他的身形,抬手就是一槍。

    “砰!”

    一聲響槍,老嚴頓時身子一歪,與此同時,從樹林里沖出來的幾名青年也開始抬手還擊。

    “砰砰砰砰!”

    槍聲成片響起,十數發子彈潑灑而去,霎時間,老嚴身上不斷濺起血霧。

    “咕咚!”

    槍聲落,老嚴應聲倒地。

    “我膇A媽的!”柳效忠看見對方三人死了兩個,一步竄出排水渠。

    “砰!”

    家鎮江抬手一槍,柳效忠肩膀暴起血霧,趁著這個空當,他一個閃身,躲在了柳效忠之前藏身的那處石柱後面,在大口喘息的同時,腿上一個彈孔溢出的血液,已經將褲子浸透。

    “身上沒傷的,跟我圍上去,受傷還能動的,打電話叫司機過來,開車往山上追!”柳效忠在喊話間換好了一個彈匣,帶著另外四名青年,緩步向家鎮江藏身所在的石柱子圍了上去,但是誰都沒敢率先上前,因為剛才這三個忽然出現,一聲不吭就開槍殺人,而且倒了之後都不吱聲的漢子,著實給他們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威懾。

    石柱後面。

    “嘩啦!”

    家鎮江看著已經在山路上消失的面包車,低下頭換好了一個彈匣,同時在口袋里掏出煙盒,抽出一支煙,沒有點燃,而是放進嘴里緩緩咀嚼起來。

    “嗡嗡!”

    與此同時,接到柳效忠指令的兩台私家車,已經飛速拐進了上山的道路,車燈一瞬間將山門映照的亮如白晝。

    “刷!”

    柳效忠借著燈光,抬手卡住了石柱邊緣的視角。

    “嗡!”

    為首的奧迪A4沒有絲毫停留,猛踩油門向山路上疾馳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