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時也,命也。

    自在山莊腳下,山門處。

    “唾!”

    家鎮江看著向自己這邊竄過來的奧迪,吐出了口中的煙葉,猛然從石柱後面竄了出去。

    “砰!”

    高度警惕的杭毅龍扣動扳機,子彈將家鎮江的外衣崩出一個彈洞,瓖在了避彈衣上。

    “踏踏!”

    家鎮江感覺到側肋傳來的痛感,身形略微一滯,對著前方的奧迪A4就撲了上去。

    “ !”

    奧迪車頭跟家鎮江接觸的一瞬間,直接把家鎮江撞的凌空而起,而家鎮江也在撞擊過程中,一把拽住了奧迪風擋部位的雨刷器。

    “ 嚓!”

    慣性作用下,家鎮江的兩根手指被硬生生別斷,左肩撞在風擋玻璃上,留下了一片蛛網紋,同時抬起右手,將槍口對準了駕駛室。

    “砰砰砰!”

    三聲槍響,奧迪司機的血液染紅車窗。

    “ !”

    失控的奧迪轟然撞在了山門的石柱上,家鎮江被慣性甩出去之後,身體轟然撞在了山門石柱上,落地之後,半邊頭顱塌陷,當場氣絕身亡。

    三名中年糙漢自出現到死亡,一句話沒講,一聲口號沒有。

    打的干脆,死的利落。

    “吱嘎!”

    奧迪車失事後,後方的面包車一腳剎車,輪胎搓起一陣白煙,車門敞開之後,柳效忠帶著剩下的幾名青年竄上車,速度極快的奔著上山的方向追去。

    山門對面的山坡上。

    “沒想到,賴寶芸手里竟然還有這種大匪。”張曉龍胳膊上纏著繃帶,看清山門處發現的一切之後,舔著嘴唇開口。

    “是啊,雖然手藝不怎麼樣,但勇氣可嘉,稱得上悍匪二字。”霍恩陽應和一聲,繼續問道︰“龍哥,咱們接下來怎麼辦?”

    “這邊的事成了,走吧,咱倆連夜去沈Y。”張曉龍話音落,嘴里嚼著口香糖,很快消失在了身邊的小路當中。

    ……

    山路上。

    賴寶芸慢悠悠的駕駛著家鎮江的面包車,額頭上滿是汗水,剛才山口的一陣槍戰,讓賴寶芸已經有些情緒崩潰,她雖然剛強,但畢竟是個女人,至于車速過慢,並不是賴寶芸的車技不行,而是家鎮江的這台面包車,實在太破舊了。

    兩分鐘後。

    “嗡!”

    後方的山路上傳來一陣轟鳴,隨後柳效忠乘坐的面包車支著遠光燈,已經出現在了賴寶芸的倒視鏡內,看見倒視鏡里的一抹燈光,賴寶芸握著方向盤,眼角淌淚。

    後方車內。

    “就是這台車!撞上去!撞停它!”柳效忠用槍指著前車一聲呼喝。

    “都坐穩了!”司機聞言,再次將車提速。

    “嗡嗡!”

    就在面包車提速的同時,旁邊的小路上斜刺里開出了一台越野車。

    “吱嘎!”

    越野車停穩後,一個身影從天窗中探出,手中的雷明頓高高揚起。

    “吭!”

    槍聲宛若雷霆,在深谷中震蕩開來。

    “刷!”

    面包車內,司機在燈光映襯下,看清越野車上那個青年的臉龐之後,一腳剎車停在原地,眼神中閃過一抹絕望︰“柳哥,是張顯達!”

    “ !”

    柳效忠看清達子的面容,對著操作台就是一拳,拳峰登時見血。

    “沙沙!”

    越野車內的達子對天開了一槍之後,越野車原地調頭,緩緩向山上駛去。

    “鈴鈴鈴!”

    與此同時,司機的手機鈴聲響起,他接通電話說了兩句,隨即面色慌張的看向了柳效忠︰“柳哥,山下的人來電話,說警察到場了,有兩台車已經奔著山上來了!”

    “膆L媽的!”柳效忠听見這話,咬牙一聲喝罵︰“棄車,進山!”

    ……

    山腳下。

    孫建勛帶隊到達山莊入口的位置以後,看見滿地彈殼和無數橫尸,當即呆愣,過了數秒後,才掏出手機撥通了楊東的電話。

    “喂,勛哥。”電話那端,已經跟羅漢等人一起繞路走到公路上的楊東接通了電話。

    “小東,今天晚上到底是怎麼回事,山腳下為什麼會死了這麼多人?”孫建勛沉聲喝問了一句。

    “如果我跟你說我也不知道,你信嗎?”楊東確認安全之後,坐在路邊的石頭山點燃了一支煙︰“我們是被柳效忠的車引到這邊來的,但是整個過程中,我們連樹林都沒出過。”

    “這邊的情況,你真的一點都不知道?”孫建勛皺眉再問。

    “勛哥,你覺得我如果參與到了一場命案當中,可能會把消息遞給你,讓你我都難做嗎?”楊東反問一句。

    “柳效忠人呢?”

    “我不知道,我不是說了嗎,給你打完電話之後,我就離開了。”楊東猶豫了一下,隱瞞下了自己傷人奪槍的過程。

    “行吧,我先勘察現場,事後給你打電話,你得配合我做一個調查。”

    “好。”楊東微微點頭︰“對了,在山門左側的樹林里,有一台被打了幾槍的捷達,那台車是我租的,你得幫我開出來。”

    “知道了。”

    “嘟…嘟……”

    楊東掛斷孫建勛的電話之後,率先起身,對身邊幾人揮了下手︰“先下山吧,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再說。”

    ……

    自在山莊內。

    “吱嘎!”

    賴寶芸驅車進入山莊之後,將車停在了院子里的廣場上,看著周遭遍布的建築群,一時有些失了方向。

    “嗡嗡!”

    後方的越野車駛進院子以後,停在了面包車旁邊,達子推門下車,伸手敲了敲車窗︰“你是賴寶芸?”

    “對,我要見岳總,我跟他約好了。”賴寶芸降下車窗,微微點頭。

    “嘩啦!”

    達子聞言,直接掏出一副手銬扔進了車里︰“自己戴上,跟我走。”

    賴寶芸看著砸在腿上的手銬,抿著嘴唇撿起來,鎖住了自己的雙手,隨即推門下車,坐進了達子的車里。

    五分鐘後,經過搜身的賴寶芸戴著手銬,跟達子走進了岳子文所在的別墅內。

    “大哥,賴寶芸到了。”達子站在門口,輕聲開口。

    “好。”岳子文轉身看了一眼二人,輕輕擺動手指︰“一個女人,沒必要這樣。”

    “明白。”達子應了一聲,掏出鑰匙打開了賴寶芸的手銬。

    “來,坐。”岳子文微微伸手,對沙發比劃了一下。

    “謝謝岳總。”賴寶芸微微頷首,略顯拘謹的坐在了岳子文對面的沙發上。

    “你之前在電話里對我說,有關于杭毅龍的事情,要跟我當面談,對吧?”岳子文看著賴寶芸,露出了一個和善的笑容。

    “岳總,古保民要造反!”賴寶芸略微停頓之後,果斷開口。

    “造反?”岳子文微微一笑,靠在了沙發上。

    “對,古保民要造反,剛才在山下那些人,就是他派來殺我的!”賴寶芸毫不猶豫的點頭。

    “嗯。”岳子文笑吟吟的點頭,示意賴寶芸繼續。

    “之前杭毅龍退出民漁協會的時候,就是受到了古保民的指使,古保民用杭毅龍的名義,在外面置辦了很多產業,現在杭毅龍一死,古保民急于把他掛在杭毅龍名下的東西收回去,所以找到了我,讓我把遺產繼承的權利還給他們。”

    “那你為什麼要來找我呢?想讓我幫你保住杭毅龍留下的財產?”岳子文笑著問道。

    “岳總,我是一個女人,我只想好好活下去。”賴寶芸滿目頹然的看著岳子文︰“現在古保民已經把一切都告訴我了,我很怕古保民拿回想要的東西之後,會殺我滅口,所以我把這一切告訴你,只是想讓你保護我的安全。”

    “你憑什麼認為,我會保護你?”

    “岳總,我可以把杭毅龍名下的財產交給你。”賴寶芸神色認真的看著岳子文︰“現在杭毅龍已經撒手人寰了,只剩下了我們孤兒寡母,作為一名母親,我只想帶著我的女兒,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如果我把古保民叫過來,讓他跟你當面對質,你敢麼?”岳子文沉吟半晌,抬頭問了一句。

    “只要你能保證我的安全,我敢!”賴寶芸點頭間,掌心已經滿是汗水。

    “通知咱們在民漁協會的人,封鎖民漁協會的一切資金往來,從現在開始,任何人都不能在民漁協會那邊提走一分錢,民漁協會由總公司接管。”岳子文轉過頭,對屋里的另外一人輕聲吩咐道。

    ……

    自在山莊外,柳效忠帶著幾名青年鑽進山里之後,很快爬到了山頂的位置,舉目四望,仍舊能看見路上在林間掩映的警燈,隨即掏出手機,撥通了古保民的手機號碼。

    “講!”古保民的聲音自手機听筒內傳出。

    “我失手了,賴寶芸被達子接進了自在山莊。”

    “……”古保民听見這話,靠在沙發上,久久無言。

    “大哥,你在听嗎?”柳效忠再次開口。

    “時也,命也。”古保民雙目微閉,努力克制著自己心中翻涌的情緒,輕聲呢喃了一句。

    “按照岳子文的性格,接下來肯定會找你去跟賴寶芸對質,你如果去了,恐怕就出不來了。”柳效忠停頓了一下︰“我如果現在安排一下,你連夜離開大L,肯定沒問題。”

    “不行,我如果現在走了,就什麼都沒了。”古保民坐在沙發上,心中無限掙扎的開口回應。

    “大哥,即使你不走,你認為自己能保住這一切嗎?”柳效忠低吼了一句。

    “我留下,不光是為了我的財產,還為了長瀾,懂嗎!”古保民緊握雙拳,做了個沉重的深呼吸︰“只要我還在大L,岳子文就不會想到對長瀾下手,可我要是走了,長瀾就完了!”

    柳效忠聞聲沉默,作為古保民手下的兄弟,他可以勸古保民離開,但是卻沒有理由全古保民放棄自己的孩子。

    “我不能去跟岳子文見面,但是也絕對不能離開大L,我必須得留下,拖住岳子文的視線。”古保民說話間,起身走到了門口,換好鞋之後,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可能再也回不來的家,伸手摘下了掛在門口鞋櫃上方的一張全家福揣進懷里,繼續開口︰“五分鐘後,我會用一個新的電話號碼,給你發一個見面的地址,你過來找我。”

    “嗯。”柳效忠點頭。

    “派人留意楊東的情況,之前我不動他,是因為我還有退路,現在我垮了,他也必須給我陪葬。”古保民邁步走出樓道,目光陰鷙。

    “我知道了。”

    柳效忠握著電話應了一聲,隨後帶著身邊的幾個青年,很快鑽進了樹林子里面。

    ……

    另外一邊,已經跟羅漢等人沿著公路走到附近鎮上的楊東,右眼皮忽然跳動了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