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 5 章

    太陽的余暉下,神女峰更顯神秘。像是遠古巨大的神獸張開了血盆大口,靜等獵物主動上門。

    神女峰為何有如此巨大的野獸?

    整個神女峰有多少只這樣威猛的野獸?

    外界為何從未听說?

    ……

    姬子城深深的看了眼秦如煙,大概只有這個人知道了。

    姬子城回過神來,差點沒被嚇出眼珠子來。

    秦如煙站在虎頭下摸著巨虎前腿上的皮毛,還招呼顧子銘也過去試試,顧子銘一開始不敢動,猶豫了片刻,最終沒能按捺住心里的蠢蠢欲動,竟然也跑過去,學著秦如煙的樣子摸了摸巨虎的毛發,看巨虎沒有生氣的模樣,還伸手輕輕的扯了扯巨虎的胡須。

    不要作死好嗎,小師弟。還有這是老虎,比普通老虎還大4、5倍的老虎啊,喂喂喂,你們這樣像擼貓一樣擼它真的好嗎?

    姬子城有點崩潰了,懷疑這個世界是不是錯亂了。

    巨虎大爺被順著毛,享受的眯起了眼楮,大方的將池子借給他們梳洗。

    “你們在這里梳洗完畢後就照著原路回去,小虎會送你們出神女峰,之後往遠處走,不要再回來了。

    接下來非禮勿視的事情我就不看了,小帥哥們再見。”家里還有兩只小可愛等著,怕它們著急了,秦如煙踏塵而去。

    姬子城戰戰兢兢的邁入池子開始梳洗,連衣服都不敢脫,怕老虎見了自己白花花的肉體起了興趣,裹緊衣服好似這是最後的保障了。

    顧子銘給巨虎大爺順啦毛,心里就不害怕了,感覺就像自己家的狗子一樣親切可愛,這娃沒心沒肺的顧自己洗了澡,還掬起一捧水撒向巨虎,姬子城嚇的腿都站不住,差點跌進池子里。

    巨虎大爺被淋了半腦袋的水,眼楮都沒睜開一下,像是縱容後輩無理取鬧的長者。

    梳洗完畢,巨虎大爺跟在他們身後姿態優雅的送他們出了神女峰,顧子銘朝巨虎揮揮手高聲喊道︰“小虎,我下次來給你帶好吃的。”虎大爺人性化的翻了個白眼,然後閑庭漫步的往回走,消失在了盡頭。

    玄清道長這邊和徒弟分開之後,向青崗山下的村莊走去。

    村莊原來有個高大上的名字,叫做奉神村,前人靠著在青崗山外圍打獵為生,後來周邊城市都發展起來了,唯獨這里被高大的山脈阻隔了繁華。

    政府為了保護野生動物下達了禁獵的指示後,村民都漸漸外出謀生。

    有良心的,在外面城市站穩了腳就迫不及待的把整一家子都挪出去了。

    沒良心的,出去了就再也沒音訊了,也不管家里年邁的父母和無經濟來源的妻兒。

    固後來這個村被叫做無人村,久而久之大家都忘了它原來的名字,只叫它無人村,更甚者直呼這兒為破地方。

    對于有人的到來,無人村的留守老人很熱情的在不漏風的地方擺上凳子,端上開水,用的還是他們這裂紋缺口最少大白碗。

    飽經歲月洗禮的臉上滿是褶皺,雙手干裂,粗糙如樹皮,指甲縫里滿是泥土,在這不堪的外表下卻有著最澄澈的心靈。

    提起拋下自己的家人風輕雲淡,說起自己的往事激動昂揚。塵歸塵,土歸土,都不在意了。

    玄清道長在無人村借住,白天耕地挑水來酬謝村民,晚上打坐。玄清道長已過耋耄的年紀,身懷功法,讓他保持耳順的容貌,體魄也比青年小伙強不少,耕地挑水不在話下。村民見了無不驚嘆,說他似仙人下凡。

    這日,玄清道長正赤著腳在灣里抓魚,突然口袋里的平安符一陣熾熱,顧不上手里還在活蹦亂跳的魚,玄清道長穿上鞋,施展功法火速朝青崗山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