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 26 章

    如煙轉過頭來,一把抓住001,把它塞回自己的無盡空間。

    001慌得一逼:“宿主,你你你,干什麼呀?”

    “我要下水啊,難道你想看光我的身子?嗯!”

    001從無盡空間里發出微弱的聲音︰“宿主,我是沒有性別的!我只是個系統!”

    反抗無效。

    如煙一只腳輕觸河面,河水這個時候還冰涼,尤其是晚上,更是有刺骨的寒意。

    如煙似乎毫無察覺,一只腳邁下去,緊跟著,另一只腳也下來了。

    河水不深,只到膝蓋。

    在水流的阻礙下,深一腳淺一腳的往河中心邁去。

    水已經漫道了胸部以上,只露出頭部和頸部。

    如煙停住了。

    有柔然的像手一樣的東西,纏住了她的腳踝,試圖把她拉倒,跌進水里。

    水下的手拉扯如煙卻不動分毫,然後越來越多的手纏上了她的腿部,甚至腰部。

    穩的一逼的如煙輕哼一聲,眼中劃過一道殺意。

    如果用水下望遠鏡就可以看到,水里的作怪的東西,在一瞬間被擊成粉末,在水中擴散。

    如煙︰敢佔老娘便宜,要你好看。

    001︰佔霸王龍便宜的下場,就是命。怪你們太年輕,不懂事啊。

    如煙一個板栗爆頭001。

    001抱頭︰我錯了,宿主。

    水里的手是被解決了,不過腳下還有東西。

    這是陣法?

    如煙有點興奮。

    就像是棋逢對手,又或者是久旱逢甘霖。

    001︰“宿主,你是在條恰恰嗎?”

    “你給我閉嘴。”給001一打岔,差點沒走錯步子的如煙暴怒。

    在同一片區域,腳下轉轉繞繞,如煙終于破解了這個陣法。

    是個高手,能在水下布下大陣的的確是個讓人佩服的高手。

    看來這個墓沒有這麼簡單,接下里要小心了,如煙開始一改松散的態度,變的警惕起來。

    破解了大陣,如煙整個人都浸在水下,行走。

    對,就是行走,如同地面上行走那樣。

    水下一片漆黑。

    如煙蹲下來,一點點撫摸河地的青苔。

    終于摸到了一個突起的地方。

    手指一按!!什麼動靜都沒有。

    001在無盡空間里放肆的笑聲清晰的穿出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如煙︰“你給我閉嘴,不然我現在就拆了你。”

    001︰(嘴巴拉上拉鏈.jpg)

    如煙的手再次放到這顆突起的地方。

    既然不是用按的,那麼……

    手指微微捏住這顆突起的石子,旋轉。

       ……

    有石板打開的聲音響起,河底出現一個黑森森的通道口子。

    如煙毫不猶豫的朝里面游去。

    通道十分狹小,而且長。

    游了半個小時左右,眼前出現一絲光芒。

    如煙的手剛剛扒住入口的門。

    耳邊傳來一絲細微的動靜,如果不是如煙法力高深,不然換成別人根本發現不了。

    如煙回頭一看,自己身後的兩邊的石壁溢出一種紅色的液體。

    是毒。

    如煙雙手一撐,快速的進入墓穴里面,把門口的門關起來,隔絕毒蔓延進墓地。

    明明是墓地,卻不是一片漆黑和恐怖。

    處于水里的墓地,石壁上居然還安裝了蠟燭,燭火通明,燃燒卻沒有一絲溫度,而且沒有一點融化的跡象,最重要的是在水里燃燒。

    如煙經歷過這麼多個世界,倒也是第一次見。

    畢竟當初仙界、神界或者其他仙俠小世界,如煙都沒用過蠟燭這個東西,大家要不法力照明,要不用光明燈等。

    往墓地里面走,一路上如煙眼觀四路,耳听八方。

    什麼事都沒發生。

    一個雕刻華麗的門出現在如煙眼前,如煙拿一把寶劍,輕輕的試探著推開。

    嘎吱,門開了。

    還是什麼事都沒有。

    里面一共有好幾個墓室,其中一個寫著主墓室。

    進入主墓室,整個房間空蕩蕩,只有中間擺著一個棺材。

    雕刻的很華麗,就像皇帝的棺屯一樣。

    我以後也要搞個這麼華麗麗的,還得是黃金鑄造的,如煙心想著。

    是個空的!!

    到差點沒把正要作揖的如煙瞎嚇一跳。

    鑄造這個墓穴需要耗費的時間、精力何其之大,可是里面居然是個空墓穴。

    這不應該啊,這麼好看,我都想躺一躺,怎麼會讓它空著呢?

    001︰宿主,你煞筆啊。

    當然,還有一個可能,墓主可能變成毛粽子出去了……

    嗯……希望沒有吧。

    如煙從主墓穴出去,打算去其他側墓穴看看。

    哇,哇,哇,哇……

    接下里,就在如煙的“哇”中,整個水下墓地解開了真面目。

    一個空的主墓室,4個側墓室,分別位于主墓的東南西北,四個方向。

    四個側墓室都裝滿了一個個箱子。

    如煙走進東墓室︰“哇,鑽石。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整整八箱子的鑽石,光芒閃爍,差點沒閃瞎如煙的鈦合金狗眼。

    如煙走進西墓室︰“哇,黃金。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整整八箱子的黃金,金塊,金條,金鏈子,金元寶……

    如煙走進南墓室︰“哇,古董。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整整八箱子的古董,茶壺,酒杯,書畫,瓷器……

    如煙走進北墓室︰“哇,玉石,八箱,都不用數了。”

    的確是八箱子的玉石,有雕刻好的玉石擺件、掛墜,也有玉石原石。

    “狗哥,你對我太好了,走上發家致富之路後,我不會忘了你的!”如煙把001從無盡空間放出來,感動的捧著它說到。

    001機械的聲音︰“宿主,冷靜,請先完成任務。”

    啊??

    如煙一愣︰“這還不算完成任務嗎?”

    如煙手一揮所有的寶貝都被她收進了無盡空間,墓室顯得空蕩蕩。

    “行了嗎?”

    “不行。”

    嗯?照往常的經驗來看,既然這些個不是任務,說明墓室還有什麼關鍵的東西被她漏掉了。

    如煙拉拉自己臉頰的肉︰秦如煙醒醒吧,別被錢沖昏了頭啊。

    巡視了整個墓室一遍又一遍。

    沒有什麼特異的地方啊。

    自己漏掉了什麼地方呢?

    難道是……棺材!

    棺材有夾層嗎?

    如煙趴在棺材里面敲敲打打好一會。

    沒有夾層。

    難道是剛剛那扇華麗的門?

    如煙把門從上摸到下。

    也沒有啊。

    難道是蠟燭通道?

    如煙把所有的蠟燭都扒拉下來,細細的查看。

    還是沒有。

    “二狗子,你是不是在搞我?”

    “宿主,我怎麼敢,我現在和你是一條心的。”如果001有手的話大概都要發誓了。

    “那我都找遍了,怎麼都沒有啊?你別說不在墓地里啊?”如煙的聲音里帶著威脅。

    001︰“……”

    “真的不在墓地里啊!”看001不說話,深知它套路的如煙立馬就明白了。

    “既然不在墓地里,我下來干什麼?”雖然收獲不小,不需此行,如煙安嘍嘍的偷笑。

    001︰“……”

    不對,不在墓地里,001卻讓我下水找墓,這一定不是沒有原因的。

    難道……如煙腦瓜子大開。

    001︰“對,沒錯。”

    如煙看著這扇剛剛自己親手關上的門,轉過頭陰森森的沖001一笑。

    “那個毒要是損壞老娘半分容貌,我那你試問。”

    001顫抖了一下︰“宿主,你要相信你的實力,區區小毒對你成不了傷害的。”

    哼了一聲,如煙 當一聲就打開了隔絕毒水的門。

    外面紅色的水流一下子就涌進來。

    如煙的皮膚表面浮起一道靈氣保護膜,隔絕了毒水的接觸。

    她摸索著那兩面不斷滲出毒液的牆壁。

    光滑,細膩,如女人的皮膚。

    呸呸呸,想什麼呢。

    摸完整個牆壁,還是沒有異樣。

    如煙手掌聚起一道力量,拍在石壁上,石壁像海綿一樣所有的力量都被吸收了。

    如煙不行這個邪,這次用自己5成的功力,狠狠的拍在石壁上。

    毫無動靜。

    這石壁穩的一逼。

    讓如煙好生驚訝。

    以自己如今的5成的功力,都能炸掉一個陸地了,這塊石頭居然輕輕松松的吸收掉了。

    突然寒光一線,還好如煙躲閃的快,一道巨大的力量從石壁里打回來。

    嗯?這力量怎麼這麼熟悉?

    這不就是自己剛剛打石壁用的力嗎?

    那道力量沒有打中如煙,反而擊在了西面的石壁上。

    沒過幾秒,西面的石壁再次把這股力量擊打到東面的石壁。

    這樣來來回來,就像水壺里的熱折射一樣。

    我們的大佬如煙,上串下跳,像一只猴子一樣,東躲西躲的躲自己的那道力量。

    苦逼,再也沒有比現在的如煙苦逼的了。

    自己下手害自己。

    由于這個石壁暫時還沒摸透,如煙不敢輕易再使用一道力量去抵擋上一道力量,到時候要是兩條力量一起亂串,不更完蛋嗎?

    “001,這是是鬼東西啊?”

    001︰“這是魔鬼石壁,一個天然形成的特殊石壁,吸收任何法力,並能自主發射,一般伴隨著某一樣重寶一起出生,億萬年可能才出現一次,而且不易尋找,知道這個的人……為零。”

    這麼說來,這個石壁就不是這個墓主所建,而是墓主剛剛好找了個有魔鬼石壁的地方建了墓穴,還把魔鬼石壁當作自己墓穴的入口。

    “有什麼解決方案嗎?”

    “至今為止……沒有。畢竟都沒人認識。”

    “???”如煙覺得一口大鍋砸了下來。

    如煙一邊上躥下跳的躲避力量襲擊,一邊思考自己無盡空間有什麼可以對付這塊石壁。

    翻了整個無盡空間,貌似對付這塊石壁的還真沒有。

    自己的無盡空間,如煙向來都是當百寶箱的,可是先是挖掘機,挖掘機沒有,抵擋石壁的可用武器,也沒有,如煙感嘆自己果然是個窮人啊。

    就在如煙都有些疲憊了的時候,突然如煙腦中靈光一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