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 27 章

    對,就是它。怎麼把它忘了。

    如煙把眼光放在了抵擋毒液的那扇門上。

    既然這扇門可以抵擋毒液,那是不是也可以抵擋石壁的力量反射呢?

    暴力如煙拆下了整座大門,把大門扔到石壁中央。

    好像並不是這樣啊,反射中的力量直接越過了大門,繼續自己的反射運動。

    那麼就……

    如煙一把扛起大門,把大門頂端尖尖的頭部,對準光滑的石壁,用力。

    (葫蘆娃舉起巨石砸蛇精的畫面。)

    “刺啦”一聲,石壁破了,如同被劃破的絲綢。

    繼而如煙把另一邊的石壁也劃破。

    終于沒有力量再被折射來折射去。

    “掀起了你的頭蓋骨,讓我來看一看……”如煙愉快的掀起被戳破的石壁,換而言之應該叫石衣。

    一個蛋?

    右邊呢?

    又一個蛋?

    兩個半人高的巨蛋。

    如煙的手剛剛觸踫到蛋殼,兩個蛋都紛紛變小,如若雞蛋般大。

    001︰“寶藏任務已完成,獎勵積分到賬10萬,積分余額26萬,是否兌換天級能量儲蓄石?”

    “是。”如煙的手上出現了一個潤色的玉球,天級能量儲蓄石。

    隨手把天級能量儲蓄石扔進無盡空間,然後左手抄起一顆蛋,右手抄起一顆蛋。

    “我左手一只雞,右手一只鴨,懷里還抱著個胖娃娃……”天級能量儲蓄石到手,如煙的心情很美。

    胖娃娃?

    如煙把視線盯在了001黑漆漆的身子上。

    001身子抖了兩下,感覺事情不太妙。

    然後如煙一把抓住它,抱進懷里。

    “我左手一只雞,右手一只鴨,懷里還抱著個黑娃娃……”

    001︰救命啊,誰來管管我的傻□□宿主!!

    如煙隨手把魔鬼石壁用暴力,扯了下來,塞進自己的無盡空間,雖然不知道還有沒有用場,畢竟是珍稀物種,帶上,帶上。

    爬出河面,如煙用法力烘干了衣服。

    太陽正當中午,陽光有些晃眼。

    “啊,原來我已經進去這麼久了,半夜都過去了。”如煙拿手遮在額頭抵擋太陽光。

    001︰“宿主,你已經進去2天半了。”

    “臥槽!”如煙從無盡空間掏出手機,開機一看,還真的已經過去兩天半了。

    001︰“是的宿主,你在里面猴竄了2天。”

    如煙︰(你是不是想吃屎.jpg)

    打開手機,里面有好多條短信。

    都是關心她在山上住的舒不舒服,習不習慣,還缺什麼不,或者是要不要回來?

    這次她孤身一人到昌華,連小凰小鳳都沒帶。

    小凰小鳳肩負制作糕點的巨大賺錢重任,她把它們倆留在淨明觀了。

    一一回復了短信後。

    如煙擼起自己的袖子。

    從無盡空間掏出帳篷、睡袋等一系列生活用品,進行了洗漱,打坐。

    把功法在全身運行一周,如煙才把這兩天的疲憊都消除了。

    她席地而坐,從無盡空間掏出魔鬼石壁里的兩顆蛋,放在面前。

    001也從樹上飛了下來,停在如煙對面的地面上。

    一人一系統對著兩顆蛋摸著下巴沉思。

    如煙︰“001,你說這里面是什麼呢?”

    001︰“查詢結果為未知。”

    如煙︰“雞?鴨?鵝?”

    001︰“……”這看著高大上的樣子就知道不會是家禽類好吧!

    一顆蛋突然動起來,仿佛听到如煙侮辱它的身份,很是生氣。

    蛋體豎起來,一顛一顛的就要向外跑。

    如煙兩只手指輕飄飄的捏住蛋,蛋掙扎了幾下根本沒法掙脫。

    “原來是顆活蛋啊。”如煙漫不經心的把蛋放在手上。

    001︰“……”

    “小樣,敢給我跑。既然你是顆活蛋,那你自己介紹一下自己吧,省得我猜來猜去。”

    蛋︰“……”

    “你不說,還給我裝死是吧。”暴脾氣煙把蛋緊緊握在手里使勁的上下甩動。

    001︰“宿,宿主,這樣要變死蛋了。”

    宿主發起瘋來簡直可怕。

    如煙不在意︰“最多變成一顆混蛋。”

    001︰“……”

    甩累了,如煙把蛋放在原來的位置。

    用手指撮撮另外一顆一直沒有動靜的蛋︰“喂喂,別裝死,剛剛我可看見你動了。”

    在如煙甩動那個要逃跑的蛋的時候,這顆蛋終于動了一下,就一下。

    如果不是如煙時刻注意著這顆蛋的話。

    然後不管如煙怎麼弄這兩顆蛋這兩顆蛋都再有任何的動靜。

    如煙︰這段切掉,有損我的神女形象。

    周五傍晚,姬子城開車來接如煙回道觀。

    “老祖在這里過的可還好?”老祖突然來了道觀他有些不習慣,老祖又突然走了他更加不習慣了。

    “非常好啊,你們呢,有沒有認真做功課?”

    “每日如一日,不過子銘要去上學了。”

    “啊?這麼突然啊。”想想子銘好像是到了上學的年紀了。

    “子銘去年就應該去上學了的,不過受傷了,後來就延遲了上學。”

    “受傷?”如煙整個人都坐直了,小胖子的身體很健康啊,而且自己看過小胖子的過往,沒有受傷這一條,這是怎麼回事?

    到了淨明觀,如煙下車第一件事就是找小胖子的人。

    小胖子顧子銘和師傅玄清正在門口遠遠的就盼著如煙歸來了。

    如煙摸摸小胖子的腦袋︰“我不在的日子你有好好的,乖乖的嗎?”

    小胖子紅撲撲的臉點點頭︰“我每天都有好好練功,師父夸我道力精進了呢!”

    趁著這個間斷重新開天眼看了一遍顧子銘的過往。

    沒有受傷一事。

    這是怎麼回事?

    晚間吃好飯,如煙讓小凰泡了一壺茶,拉著大家在院子里賞月。

    “听說子銘要去上學了呀?”

    玄清開口回答︰“是啊,他也到了上學的年紀了,當初一顆雪團一樣,現在都這麼大了,長的真快。”

    玄清有點唏噓。

    “我還听說子銘去年受傷所以延遲了讀書,這是怎麼一回事?”

    玄清瞪了一眼姬子城,老祖還能是听誰說的,肯定是他。

    玄清讓顧子銘和姬子城先去休息。

    玄清把椅子挪到了如煙的身邊。

    壓低聲音對如煙說︰“這件事原本沒想讓老祖知道。”

    如煙示意他停下,然後布了一個結界。

    “可以了,你大膽的說吧。”

    “去年可以說是一個亂年,發生了很多事情。有多地有小孩子在放學路上失蹤甚至是在家憑空消失。原本這些人報案都是個例,地區分布太散,都沒有人注意到。海市市長葛家的孫女和雪嫻,也就是清落最小的孫女一起放學回家,在半路上葛市長的孫女被擄走了,雪嫻被打暈在路邊。”

    “雪嫻被人找到,救醒後,問她是誰擄走了葛市長的孫女,她只記得一個紅眼楮的人,其他一概不知。4脈和葛市長一向交好,而且那次的事件雪嫻被牽連進去了,不也就意味著秦家被牽扯到了,所以4哥托我過去一趟。”

    “我去了卻沒派上半點用場,這麼關鍵的時候什麼都算不出來,每次算都顯示天機不顯。還是4哥家的一個廚子嘟囔了一句最近怎麼這麼多小孩失蹤,我才感覺不對。動用關系查看了全國警察報案系統才發現,這三天失蹤孩子直線上升。”

    “這一查可不得了,我根據失蹤孩子的出生日期一算,發現大部分的孩子都已不在人世。晚上12點我擺了召魂陣,想把孩子們的魂魄召回來,問問凶手和超度他們,可是一個魂魄都沒有來,那個時候我想大概他們已經魂飛魄散了。”

    “可是讓我費解的是這些孩子的生辰八字都沒什麼特殊的,並不像是抓孩子去干什麼陰邪的事情。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晚上做夢夢到那個紅眼人對子銘也下手了,嚇醒後我連夜趕回淨明觀。”

    “還好一切都沒發生,為了安全起見,我把子銘迷暈後藏在,咳,父親給我的家傳之寶御獸袋里,又用一個替身娃娃代替了子銘。當晚那個紅眼人果真來了,他功夫實在了得還沒靠近替身娃娃就察覺了。他一怒之下朝我攻來。”

    “我抵擋不住他的一掌,被逼出了一口心頭血,他沾染了我的血液後,竟像是被硫酸腐蝕了一般,開始冒煙,然後他就跑了,我沒敢追,就是這樣。”

    “更可怕的是,我花了三天才止住那一掌的暗傷,可是全世界仿佛都不記得這件事了,那些個失蹤的孩子的父母都不記得自己有過這個孩子,警察系統也查無此人,葛市長也不記得自己還有個孫女,雪嫻也根本不記得曾經發生過什麼事,連我都要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記憶出現了問題,如果不是我身上還沒好的傷。”

    “擔心子銘再次被紅眼人盯上,我就沒讓他去上學,一直把他放在眼皮底下。所以對外說是畫符的時候傷了心脈。”

    講完這個故事,玄清道長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

    不對,如煙眯起了眼楮。

    這里有問題,有大問題。

    原本以為是個小故事,現在看來有人在暗中下一盤子的大棋,就是不知道這個人有沒有把秦家算在里面,要是敢把秦家當棋子。

    呵呵,如煙臉上出現一抹冷笑。